伏地“啊!”的一声嘶吼萦绕黑丝的右手猛的挥出,直直洞穿了猴子的腹部。猴子面无表情的倒下,至死都没哼一声, 石块“咯噔”一声掉落一旁。有些惊慌才完全醒悟的伏地躺坐在地,猴子干瘦身躯那个被洞穿的血洞不停的冒出暗红色的血液,转眼间就已流到了他脚边。

不知所错的往后退了退身子想要极力躲开这就像长满了无数只眼睛在看着他的一汪血红,才发现身后已是洞壁,别无退路。站起身往洞里猴子之前坐着的地方跌跌撞撞移动着身形,就见之前猴子坐着的地方也铺开了一捆稻草,在草的一边尽头放着一块像是充当枕头的石头。

猴子还在那躺着,眼睛微睁并未完全闭合。见过了无数次死人的伏地自己再清楚不过那是惊讶于自己突然会死才会有的样子。

火堆依然烧的很旺,呆站在一旁的伏地努力的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提麻袋的老人,火堆上的小女孩,一幕幕场景仿似重现在眼前。

那些以前只是听人说的场景今时却亲身经历了一番,老猴子究竟是给他石头枕头还是要杀他,小慧慧到底是因为什么会死,那个老人,那对少女,是什么能让她们造成了那样的悲剧。

想到此的伏地脑中感觉有万千充满暴虐力量的狂流冲进了他的眼眶,夹杂着眼泪接着就向心口方向猛扎过去,可没有了心的伏地感觉不到心跳,更没有狂流找到发泄归属的落地感,狂流仿似坠入了无 边黑暗的空洞,再也无力拉起眼泪去诉说那永远挥之不去想之不明的过去。

两种复杂不堪的情感和疑问不断冲击着已经完全清醒的自己,小慧慧是谁?

小慧慧是他从未在记忆中找见模样的亲姐姐,早已消逝的一条生命;老猴子是谁,老猴子是给他食物,容许他在深山避雨烤火刚刚记忆不多已死于他手的一条生命。

原来自己还执着,还执着于她不明不白的死;原来自己杀了老猴子,误会?误杀? 来这里干什么,受这罪干什么,此刻才发觉自己不是真的全部想起了,而是忘记了最重要的,而这部分记忆也在开始苏醒。自己也曾杀戮无辜,可为什么老猴子的死会让自己这般难过,不明的难过,挥之不去的难过。

乱七八糟的这都是些什么呀,世事怎会如此复杂,这里也会如此复杂?太没意思了,太对不起了。不管因为什么我都不应该杀它的啊,至少即使我死还可复活,而他却什么都没有。

当时雨中的自己是怎么想的,是不是连付出生命换取些温暖的底线都曾在幻想中出卖过,到头自己为何想到却做不到。

脆弱,骨头都像是变成了脆骨,恨之不骨,怨之不立,这就是人吗?

我怎只是一夜就忘记了自己,可又怎能记起姐姐的事。

如坠混沌般的伏地瞬间瘫坐在地,呼吸似乎都可被忽略,他鼻子好酸,眼睛好累,只想闭上就哭,他不想这样。谁能拯救谁,谁又有那么一双手能探入你脑你的思想你的心窝你的血液你的骨髓你的本性你的丑恶你的不堪你的混乱去拯救你。

既然活着无望,那死了呢?

死了如有思想岂不是又要不停的死,那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如果有轮回,那岂不是生生世世了结不了这千千万万....

踉跄扶住洞壁起身的感觉全身热的异常的血液仿似倒流瞬间充斥向头皮,先是控制不了眼睛闭合,接着是脸,胳膊发麻直至无知无觉,如被一层密比蛛丝的电流麻痹全身,身体不由自主的栽倒在地。

眼中的情景像被扭转的摄像机画面侧翻于布景框子里。感觉过去了好久好久,渐渐缓过来的伏地恢复了以往的淡然表情。

走到洞口见外边早已天晴,即使是没有阳光,山间的泥泞也干的异常快。他把洞口所有的稻草都堆放在一起,伸手抚合上了老猴子的眼睛把尸首抱至先前它坐过的位置。

又往里走了走,发现洞很深,但洞口越来越小,以他的身板是再前行不了更深处。

此外他还发现了堆放老猴子食物的地方。肉还剩一块,至于那奶是从何处所得就不得而知了,至少眼前没有,忽然不远处的一捆稻草下露出的一截布条引起了他的注意,走近踢开稻草才发现这是一个不大的小洞,里面堆满了各种杂乱发着霉味的衣服,褂子,裤子,棉衣棉裤,还有大人小孩等各式各样的家做布鞋。强掩自己内心的震惊,趴在地上继续往出掏,接着掏出了水壶,布袋子,铁碗,筷子等生活用具,小洞口的掏出的东西越堆越多。

  U7看W正R.版《H章节e上酷NM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