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姐听到说姥爷也想了慧慧的时候,眼中不经意流露出一丝担忧,但实在拗不过两个妹妹的坚持,从兜里掏出三四十块钱,叮嘱梅要拿好,这是路费,剩下的十几块钱给慧慧买点吃的,给她姥姥姥爷也买点吃的捎回去,小慧慧很懂事的竟然没有哭,大姐在妹妹们并没有道别声的转身拔步离开后,擦了擦因为恋恋不舍而被眼泪淹红的眼睛,调头走向猪圈喂猪去了。抱着小慧慧的姐妹两站在火车过道里面无表情,四目相对时默契的是两张同样咬牙切齿了一瞬间的嘴。至始至终都没哭一声的小慧慧小声问道:“三姨四姨,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被叫道三姨的梅恶狠狠的咋呼道:“你妈就是不要你了,她叫我们把你卖了!”听到这的小慧慧一下委屈的不成样子,但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哭,不流眼泪。“你别吓唬她了行不,人家麻烦的了,你咋不跟姐夫要,你看现在领她做啥了,衣裳也买不成了!”一边的是小慧慧四姨的花不耐烦的瞅了一眼姐姐梅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就转头望向窗外。听到花埋怨,梅也没继续犟嘴,只不过低声嘟囔了一句,“那不是姐姐在了?我还不敢说了!”“哐当哐当!”在夜幕降下的不一会火车里亮起了头顶的车厢灯.....灯光,黄色的火光,那是......伏地接近迷离的眼神忽的睁大,全然把刚才自己脑海里出现暮暮场景跑诸脑后,因为他真的看见了光,在离他不远的一处半山腰那里,那是山洞里点火才会散发出的光。

他停下脚步脱下一只靴子使劲倒了倒里面的积水,去脱另外一只的时候才发现之前因为生气鞋带被自己打了死结,把已经冷僵的双手凑到嘴边用热气呼了半天稍稍缓和舒展了下白如净纸的手指,蹲下身闭上眼凭着感觉解起了鞋带,好一会儿手指都又因为雨水淋湿后不断的吸收热量而又变的颤抖不堪鞋带还是没解开,气愤的往脚上砸了两锤后起身一拐一拐朝半山腰山洞的方向爬去。山洞现在离自己就十米不到的距离,想要爬到洞口就必须想办法翻过这个坡度在平时只需要几秒钟时间就能过去的斜坡。伏地尝试了好几次都无功而返,其中有一次还滑倒撞到了一棵树上。“你大爷的,哪里都是树,偏偏就这个坡没几颗树没点草,真是倒霉了你大爷儿子媳妇孙子家了。”多次的尝试还是不能成功的伏地本还焦急的心情也不得已安静了下来。雨也随之而变的小了很多,停顿了片刻后伏地决定多走些路绕着山洞远些的周围看是否还有能到达的路,想罢就摸出最后的半瓶饮料喝了下去,体力顿时也恢复了少许,起身搜寻了半天终于发现了有一处的斜坡上稀稀落落的长着几簇草,急忙向上爬去。手指深深的插进黏糊糊的泥土里,全身放松后把力气都集中用到了胳膊上,尝试了几次终于抓住了仿似救命稻草的绿草,稍稍腾了点气力就紧跟着又往手里多握了些,费劲千辛万苦终于爬了上来。

  酷+匠9e网o?正(☆版首发)

山洞就在眼前,有火光必定就有点火烤火的人,能点着火的想必不会是什么山狐野怪,即使是也得变幻成人形不是!不过被惊吓惯了的他还是从身边搜寻了半天石头,结果苦闷的竟然没摸到,没办法,抓把泥吧!有总比没有强,要是有什么危险就朝着对方的眼睛甩,神仙看不见了用心灵感应不也得有个过程嘛,到时候自己再黑丝手那么一出手,直给你搅个稀巴烂!碰着也少你块肉,我不信吃了疼还有不跳爹叫娘的。内心徘腹琢磨了没几秒钟就想出对策的伏地开始悄身挪步像洞口望去。眼睛往里挪了一点点,只看见半堆燃烧着的篝火,火堆还挺大,上面垂吊着一个铝壶模样的器皿正在咕咚咕咚冒着热气像煮着什么。在往里看,看到一个膝盖,双腿应该是盘腿席地而坐,那是穿的什么衣服,怎么全是灰白色的毛,应该是护膝吧,山里潮气重,穿这也属正常,一般只有猎人才会这么讲究吧。继续往里探头的伏地全然看到盘腿而坐他以为的猎人时心里“咯噔”一下差点哭了出来!那灰白的毛哪是什么衣裤护膝,那是人家的皮毛。盘腿的是一只浑身灰白长毛瘦干瘦干的猴子模样的怪人,说是怪人是以为那张脸似猴非猴似人非人,满是沟壑皱纹,此刻正闭着眼仿似在打坐般。能看到的洞里异常干净,地上虽然有土,可竟然没有一粒小石子,洞四周各堆放这几捆稻草。至于洞深处还有什么就不得而知了。许是察觉到洞外有人偷窥,长相古怪的猴子竟然伸出一只手作了一个请进的手势,眼睛这时还是没睁开。见到盘腿如菩萨打坐般姿态又面相不凶恶,还跟自己作了请手势相当人性化的猴子犹豫片刻伏地就大大方方的走进了洞里背朝洞口面向火堆蹲下身来。猴子从作完那个手势后就收回长长的手臂继续指头相扣一动不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