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地一跃而起跳上了那块大石头,额前的黑色头发被风吹乱了,脸上的泪滴却没有被风吹去,闭上眼仰头伸展双臂好一会儿,“要下雨了,淋湿了会冷的!”说罢坐了下来右手捂嘴,牙齿轻咬着中指嘴里若有若无的似是笑了一声后就双手插裤兜朝另一个方向急步走去!

  JG酷匠网zR永-~久"/免费$看小,L说e;

运气不好那是挡也挡不住,找吃的碰着大白,到头来没收服还搭进去仅有的食物不说,还被错引到这完全无头绪的大山里,最后倒霉的是下雨了。如果让大白辩解倒不说所谓的食物单单到底是谁抢了谁的这还真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可逃跑了大白断断是不会给他这个碰面的机会的。伏地自己不知道的是,动物对敌人散发出的敌意大小是可感觉出程度的,大白当时即使有那么一点点跟随之心也被他当时爆发出的强烈杀意给吓的没了想法。人面对一些问题是会左右上下前后直至多元宇宙都能给思考权衡利弊一遍。可动物不会,聪明的野兽动物在感受到你给它爆发的最低的底线后,固执的对你会失去所有信任,有不聪明的,最后就大多就下场很惨了,活下来的大多还是这些从一开始就断绝来往的。问到伏地自己也解释不了当时忽然的杀意,事后想来只能形容算是冲动,这个理由明显是不够的,这只是敷衍自己罢了,再往深了想,即使想到了也是些改不掉或压根就能得自己欢喜的些存在。眼前这场下个没完没了的雨至少不会听解释怎样怎样如何如何,那雨也仿佛在说,你要我听不也是盼望我不浇湿你吗?想到此的伏地胸口憋闷,恨不得大声吼一吼。可天都黑了,自己还没找到一个避雨之所,再瞎吼上一嗓子,到时舒坦了,可要是引来个什么七怪八怪的,“吃不了兜着走”被兜里装嘴里吃的有可能就成了自己。被雨水浇湿了的山间连草都是滑的,好不容易爬了几米手手边抓不着大把大把耐拉的草或树枝就得滑退的更远,不得已不能爬山了,只能沿着山脚往前绕着走了。现在想停也不敢停不来,因为一站在原地缓过气就会浑身冷的发抖个不停,好几次牙齿都差点咬住舌头,一直折叠起装在裤兜被忽略掉的一顶帽子这时到起了作用,起码眼睛不会被雨水打的睁不开眼。进了水的靴子走开路来“呱唧呱唧”叫个没完,湿透了衣服黏在身上仿佛有数千万只小手拉拽着自己疲惫不堪的身躯往那泥泞里躺去,心里仿佛有个声音在不停的叨叨,晕过去就好了,醒来就是梦醒后的世界,躺在床上起身吃个早点;晕过去就好了,即使还在山中,

兴许睁眼就是雨后的天明!渐渐的雨下的似乎更大了,耳边已全无他声,昏昏沉沉的脑海中仿佛出现了从未见过的听说。炕上坐着四个吃饭的人,地下还有一个坐在被磨的乌青色木头板凳的十五六岁少女,炕上的少女则约有十七八岁是姐姐。年龄稍大的一对男女应该是夫妻,点着油灯的土屋里散发出温暖晕黄的光。炕上的女人边拿着勺子从盆子里给炕上的少女舀了一碗面边问,“梅啊!你们这回去的时候坐火车可得把钱拿好,那是你姐我跟你姐夫今年帮爹种地收成得下的钱,一家七八口可都等着这钱呢,爹拍电报的时候都问下是多钱了,你们可不敢瞎花!”坐在小板凳上也吃着面条的少女眉头皱了皱也什么话都没说,“花儿!你别不高兴,这年限就是个这,你和梅得体谅家里头舍不得给你们买花衣裳,根子银子都还小,以后娶媳妇还没开始花钱呢!你两也不小了,懂事点,多帮爹做农活的!知道不!”梅很麻木的“恩!”了一声,蹲在地下的花也不耐烦的“嗯”声就再也没说话。梅吃完了饭在一边逗着男人膝边扎着两只小辫子前面留着齐刘海的小女孩,看见小女孩像个小大人似的不耐烦推了推手,坐在地下小板凳的花顿时也笑了,仿佛刚才带来的不快已成烟消云散的往事了。这时坐在炕上的男人说话了,他边摸了摸膝边三四岁的女儿头,边开玩笑道:“梅跟花回高西的时候戴上慧慧吧,到时候姐夫给你们拿上一百块钱去好好给娃娃买些吃的看看他姥爷,这她姥爷去了高西几年了还再没见过咱家慧慧了,你看现在这小家伙懂事的就像个大人。”女人习惯性的狠狠瞅了一眼男人说,“这离高西得坐十几个小时 的火车,现在人们都说到处都是偷小孩抢小孩的,咱家慧慧上次都趴在锅台帮我刷锅了,你快别瞎说,等多会儿咱们有时间再 领上慧慧回上一趟高西。”几人就在这闲聊瞎扯中吃完了饭,意外的是平时从不洗锅碗的两姐妹今天竟然破天荒的帮大姐收拾了碗筷洗了锅。在两人抢过大姐手中的被子帮忙铺开梅和花四目相对很默契的笑了。眼前一晃换了副场景,站在村口收拾妥当的姐妹两在执意央求大姐答应让她们带慧慧回高西,说反正正月大姐和姐夫也会去高西走一趟,到时候正好把慧慧领回去,姥爷姥姥都想慧慧了,这时咱这大架子咱这一代生的第一个宝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