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c匠◎网首B●发f

  一边还吃的津津有味的大白只是眼睛随意往他手中的大腿肉上撇了一眼,识相的伏地就立马把肉扔了过去。

接住肉的大白把啃了一般的獾子头夹在腰间,另一只爪子拿起烤的黄橙橙直冒油花的大腿肉大口大口吃了起来,边吃还不停的往伏地这边望来。

感觉吃了半分饱的伏地没有继续再吃,怕伤着肠胃到时候肚子疼,就蹲坐在一边专心致志的看着大白,越想越觉得欢喜。

这要 是睡觉的时候也抱着,肯定也热乎乎的,自己跟这家伙的第二次相遇也应该是偶然,之前无交情不说还被自己打了一顿,现在交好也无非是自己抢了人家的肉。

烤熟了给了人家一点点,不知道好不好搞定啊。

不一会儿见大白也吃的差不多了,仰面朝天躺在原地似人般的一直爪子边抚摸肚子,另一只爪子这才把一直夹在腰间的獾子头拿到嘴边细细啃了起来。

见时机已到,开口问道:“大白?”一脸迷惑的大白目光扫了伏地一眼就继续眯起眼啃起它的零食。

伏地试着往近靠了靠,不好意思的笑道:“考不考虑虑当我的追随者!”

料想大白也许跟外界几乎没什么接触,听不懂旅行者什么意思,刚准备换种解释开口的伏地见大白意外的停下了啃食,满眼恐惧的一跃起身扔下“零食”准备拔腿就跑。

伏地见状下意识的伸手拽住了一条大腿,感觉异样有些慌乱的大白掉转头不自觉的张开大嘴就要咬下去。

伏地心里不由得有些怒气,不经思考随即大声吼道;“住口!再动我就打死你!”本都差点咬到手的嘴停下了,满眼委屈般的双眼瞬间还变的泪汪汪了。

“我现在正式的问你一次,愿不愿意追随我,听到旅行者就跑,看来你还是知道些的,我没有恶意,一来看你确实有点本事,而我现在也正需要个熟悉这里的帮手,二来我听人说起过界别世界里有一种专门护主的白色巨鼠,护的不是一般人,而是血液能遇火变金的血金女。

之前我还不相信,但当我看见她们中的一个居然真的吃着一个小孩的胳膊我才明白过来这的确就是好食孩童的血金女。

你的主人应该就是当时死去的那三个女人之中的其中之一吧,跟我也不用你认我做主人,当个自由的追随者,随我各处游历,有甚吃甚,肯定比呆这儿强百倍!” 伏地进一步诱惑道。

至于从这里走出去真的有自己说的这么好与否单靠自己的能耐可不敢保证,但要是有了这个家伙凡事就肯定会大不一样了。听到这里的大白出乎意料的竟然摇了摇头,表示不愿跟随。

见到大白拒绝的伏地脸色阴沉了下来,腾出的另一只催发出散发着死亡气息黑丝萦绕的左手,作势抓状,冷声道:“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就是看中你自身战斗的能力和对这里的熟悉优势,长的也不讨人厌,所以需要你伴我一程,也不说多久,起码今时此刻在我没走出大山之前的确是需要你的,可同时我也有你想得的好处。”

说罢收回左手从怀中拿出了当时保存下来的几块血金,在大白面前晃了晃又装回衣兜才继续接着说,“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血金对你们是有莫大好处的,你们对血金女的忠诚是一回事,可想来你们与生俱来的认主也是有缘由的吧。”

说这些话伏地全靠猜测,他想既然血金女的价值不管对谁而言最珍贵的应该就是血金,要是说血金对生来就注定要认血金女为主的这些老鼠们没半点好处,这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所以他想赌一下。

成则成,不成就杀了它,可爱无害吗?

没那么简单吧,它们的主人都吃的是小孩,它们想来也不会是善良到哪里的无辜。

伏地也实在找不下一个除了归己所有还能让它活的理由,可以同情心泛滥的是那些本身对谁都无害而自己又有足够选择余地的对象。

大白眯眼呈思考状,忽而双爪作揖猛的点起头来,略比正常老鼠还短些的鼻子也呜咽似的抽泣起来,伏地试探性的松开了手。

大白也没有逃跑,而是拿起自己的“零食”双爪奉上,一鼠脸的楚楚可怜,感觉刚才就像伏地误会它了般,就那么站在伏地身边蹭来蹭去没完。

转而走向了已经烤的内外都通熟的剩余獾子肉前,拿起抗在肩上,对着伏地咧嘴笑了一下。

看到此反而让伏地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变的手足无措起来,意识到手上的黑丝还没褪去,赶紧收回。

哈哈干笑两声伸手就要去摸大白毛茸茸的脑袋。大白微微侧了侧头躲开了伸过来的手,如个顽皮的孩子在朝大人撒娇耍赖,跑出几步就停下来回头等伏地。

一开始还怕大白耍诈的伏地背过去的手里还紧握着那块剥皮时用的薄片状石头,但见到大白好像已经适应了两人的关系,没走开不到五六米就停下来等他,心里的和手里的石头不禁都放下松了口气。

看来的确是自己想多了,不由得感慨这下前途就不在茫然了,起码有个引路人。

不知不觉跟着大白前进的步伐就快要走到天黑,虽然大白领的路脱离了之前的山道,可自己之前也都说过了,以最近的距离找到有人住的地方。

既然是近路就肯定鲜有人走,兽有兽的路,人有人的路嘛!

高空之上隐隐传来闷闷的雷声,身边四周呼到的空气中感觉有些潮湿。

刚刚翻过一座山,才到山脚下,望着眼前荆棘密布的树木丛想着还要继续爬山的伏地听到腹中因饥饿传出的古怪叫声,低下腰还没来得及系上鞋带的伏地抬头无意扫了一眼大白所在的方向,正要让拿些肉过来。

就见离自己大概十几米远站在一处凸起大石块上的大白正异常认真的盯着伏地。

不是开玩笑,也不是敌意,完全不像一个动物看着自己,这眼神活脱脱的是个人才会有的啊,因为那眼神仿佛要跟自己说什么般!

伏地把鞋带塞进了鞋帮里没顾得上系,突然像意识到了什么,不等愤怒的话脱口而出,更没等他迈出一步,大白就在撕下一块小孩手掌般大小的肉仍在石头下的灌木丛里,转身一跃消失在天色将暗的茫茫山野中。

追到石头跟前的伏地立马翻找那块扔下的肉,找到后一口塞进了嘴里嚼了几口就勉强自己整块吞咽了下去,这样起码消化的慢点,能多扛一阵子。

没张嘴叹气,只是紧闭的嘴唇上鼻孔里不停的吸气呼气,弯下腰揪出了没系完的鞋带,用力往紧拉了拉,系了一个死结方才起身拉上了上衣拉锁。

夜色如被水调和过的黑蓝色墨水倒在了透明的玻璃上,一切景象近在咫尺却不知下一步被踏足的会是哪一颗小草,一切过去都恍如昨日却不知如何把握,再往上看那即要下雨的云,像个被人打了多少下都不会喊疼报复的沙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