顷刻间伏地就听到了与之前差不多的惨叫声,奇怪的是男人们没有人说话,而被铁钎扎穿的女人也没有发出任何词字,只是双眼狠狠的盯着扎他的男人,每扎一次就裂开嘴疼的大叫一声。

看着眼前这一幕的伏地刚想冲出去问问这群丧心病狂的人们为什么残害这些毫无威胁的女人。

可能女人躶体天生对男人就有的吸引,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才察觉。

不对!有些不对,不单单是说那伙男人们哪儿不对,从行为举止再到行事的每个人的表情,伏地早早就观察过了。

这伙男人根本没被女人的躶体而产生一丝丝亵渎的行为,首先这是不正常的,再 者他们的表情没有丝毫杀害同类而产生的波动,就像在杀猪一样,对,就是那么漠视。

再就是女人们,她们为什么不求饶,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为何一个弱女子能这般的不惧生死,伏地清楚的看到那女人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恐惧流露出来。

像什么,伏地揉了揉皱紧的眉头,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不对...不像,为什么女人们明明毫无还手之力他们还要杀呢?

抓回去怎么着不都比这强吗?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人群中,一个矮个子皮肤黝黑的男人快步走到拿铁钎的男子身旁,低声说了些什么。

为首的男子脸色明显一变,连忙开口说话了:

“二虎,大狗子,招呼弟兄们赶紧撤!他们来了!快!”

被叫道的两人很默契的一招手众人就聚到了一起,被称作二虎子的瘦高男子向前走了几步,问道:“高大哥,这些东西怎么办?难不成都留下活口?”

原来带头的这个姓高,叫二虎子的刚才叫这些女人叫东西?

伏地不禁生疑,幸亏自己没有冒冒失失的冲出去,谁知道这些看着土了吧唧的人们有什么本事,万一出点事连自保都不够可就亏大了!

领头男子有些生气的掉转头怒视着二虎子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他娘的要是全能杀了她们,你留下你来,想活命的赶紧把火灭了,掏出东西,装起来走!利索点儿,谁一会儿拖后腿了别怪我不给你们活的机会!”

从人群中又跑出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嘴里骂骂咧咧的拿起铁钎子扎向了倒在地上女人的喉咙,看来是想让那个女人停下,没想到钎子刚扎下去。

随之而来的就是被身后姓高的狠狠揣了一脚,怒喝道:“你他妈想死就给我留下,老子说过多少回了,千万别堵住她们叫,你...”

还没等话说完,被扎到喉咙的女子全身一阵抽动,抽动越来越剧烈,接着女子被已被扎穿的喉咙里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其余笼子里的女人此刻还是低着头,一动不动。

“这下你满意了吧,你大爷的!他们这下都知道我们在这儿了。”站在姓高的一侧的二虎子上去就扇了那人一个耳光。

扔给那人一个火把,催促道:“赶紧掏东西!”

听到这些话的伏地更坚定了继续潜伏的决心,首先姓高的刚才指责二虎子话的意思不外乎是指这些女人不好杀,再加之一晚上算上这个女的,伏地确实也只听到三个女人的惨叫声,如果只是单纯一味的杀个普通人的话,一分钟估计都搞定了,果不其然,那个只被扎了三个血洞的女人还在撕心裂肺的惨叫着,像在发泄什么,又像在呼唤什么。

这下伏地才忽然明白了过来,她在求救,也只有发出这种声音的她们才能被在很远地方的同类听到,伏地适才不也是走了很远的山路才到的这吗。

他们在掏什么?

这时的火堆已经被灭,但借着众人手中的火把伏地还是看清楚了那几个人从火堆下刨出来的东西,那是一块块造型怪异像是什么东西凝练而成的金属,血红血红的,在火把闪烁不定的余光照耀下,显得那些人手里拿着的仿佛是一快快流血的血肉。

不一会儿十几个人慌慌张张就进了伏地对面的那座大山里。

对此一直好奇不已的伏地也终于起身向下走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刚才众人掏东西的火堆下,拾起了一小块遗落的红色金属,然后又把火堆点了起来。

开始观察起眼前这些女人们,不知为什么,伏地就是感觉她们跟人不一样,不像同类。

手里的红色金属极像金子,因为一小块也很重,拿牙咬了一下也都一样,唯独颜色不是黄灿灿,而是血红的,望着那几个死去女人的血迹都在流向火堆。

伏地拿木棍掏了掏火堆底下的沙土,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一块与他手里一样的血金,刚伸出准备拿起的手又缩了回来,因为刚凝固出来的金块温度似乎很高,不容易被手拿住。

  XB酷匠;网●(永久|}免费AJ看Z小3_说

这时被扎穿喉咙的女人终于不叫了,也不动了,也许是死了。

笼子里的女人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都开始“咯咯咯” 的笑了起来,闻声感觉不对劲的伏地忽的不自然的朝远处望了一眼,就模糊的看见一个个白色的小点儿在朝这边围拢过来,白点移动的很快,转眼就跑到了刚才十几个人逃跑的半山腰方位停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