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眼前发黑到能睁开眼发现已到别界,不管拿文字还是语言或者感觉,都只能归纳成一瞬间,可真实体会做大手术的人都知道,从麻醉到醒来,其实是一个身心都很疲惫漫长的过程。

本来什么都没发生,你就跨越了时间,乃至空间,就如没有梦的睡眠,什么都没有,可又很累很累,不似做飞机能引起的时间与距离错觉差。

此刻站在一片入目荒山野岭一处小山头的伏地觉得自己像坐了一辆行进了几千公里的长途汽车才到这里般。

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没有任何错位感,仿佛在提醒他,看似轻松的一个短暂也会让人不是那么舒服容易的跨越。

抬头低头也罢,都看不到一点星光灯光,也没有风,没有虫叫。奇特的是夜色却算不上很黑,依稀可以看到四面环绕的大山。

看到此景的伏地不禁气的狠狠拍了一下大腿,你大爷的,早知道来这么一个荒无人烟的鬼地方,就不会顾忌什么钱不钱的,哪怕没钱抢点也算啊,何苦至把吃饭买衣服剩下的不多钱买了身上这三包方便面和两瓶果汁饮料。

早知如此抢也罢偷也罢,买它一堆吃的喝的,野外生存装备,有个酒精炉也好啊,起码还是泡方便面,手电筒也买他十几个......知道自己懊恼的越多自己越麻烦。

蹲下身摸出两盒烟,拆开一盒掏出打火机点了一根。

不一会而半根烟下肺,心情也稍稍平静了点。看来这大晚上的是不能想着走了,也看不清四周的情况,还是等天亮再作打算吧。

随即起身拾了些干枯的树枝,拿打火机点起了火堆。感觉自己有些困倦,就折腾了半天又点起了三堆火。

现在整整有四个火堆把他围在了中间,又起身折了十几根稍粗稍长的树枝,把已经着了有一会儿的火堆下的灰扒拉到了中间,把树枝横竖铺上,脱下了褂子,侧卧准备眯一会儿。

  #Z最i6新{章J节B上酷匠\h网《}

没办法,至从获得不死身需要睡眠后伏地还一直没好好睡一觉,来来回回折腾也就忽略了这事儿,这下一看见天黑,就更控制不住的疲乏,说好半睡半醒,提着心睡一觉,起码身边有动静也能警觉。

可没想到这么一躺,就不知道自己怎么闭上的眼,因为白天没有阳光,也不会刺眼,所以现在睡姿都穿呈摆大字的伏地还呼呼的睡个没醒。

就这一睡, 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忽然寂静无声的山里传出一声凄惨至极的女人叫声,一声接一声。

流在嘴角的口水都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伏地猛蹲坐起身,警觉的侧耳又听,怕是自己的幻觉,可等了半天也再没听见声响。

回头再看向莫名奇妙怎么就灭的火堆,才发现自己可不是才睡了一会儿, 木柴都烧完了,灰都是凉的,加之半夜,自己可不是睡了一天将近两夜。

瞬间吓起一身冷汗,赶紧双手摸了摸头,没事,脸,没破,从肩膀一直到脚都摸了一遍,才放下心,细细回想刚才睡梦中听到的惨叫,自己也没做梦啊,幻觉应该不现实吧。

幻听? 可自己明明是被惊醒的。

越想越怕的伏地赶紧又点了堆火,撕开一袋方便面干啃了起来,没一会儿一包面,一瓶果汁齐齐下肚。

才准备打个哈欠,那渗人心魄的女人惨叫声又传到了伏地耳边,直把他吓的牙关紧闭,手紧握拳。

这下可听清了,这个声音是从右前方山下稍稍有点远的地方传来的,在惨叫声叫了不止一次后,听着也没那么害怕了,细细听辨有一半以上的把握这是一个女声,但不敢保证是不是人。

像是是经受了很大的痛苦,随着惨叫声连续的越叫越低,直至最后又一声高亢的惨叫声响起的时候,还站在原地的伏地立即起身朝小山头下惨叫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鬼叫,这是活生生的人在经受很大疼痛,绝望后愤恨时发出的惨叫。

他一只胳膊挡在面前,以防划伤眼睛面部,另一只手里紧紧一块石头。

他极力的猫着腰跑,因为穿着靴子鞋底有钢板,靴尖端里面也有硬塑料的缘故,也不必忌讳踩碰着什么硌脚拦脚的细树枝。

现在惨叫声又已经停了,自己已经按着之前声音传来的大概方位边走边跑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爬上了眼前这座山。

半蹲下等了整整又一个多小时,附近还是再没发出过之前听到的惨叫,这下伏地也不敢瞎走了,只能静静的等天亮再说吧。

回头望向来时的小山顶已经在夜幕笼罩下变的模糊不清,也没再点火。在原地呆的时间越久,内心被这莫名的恐惧充斥的感觉就越明显,伏地极力的控制自己不去多想,心中开始默读起来,1,2,3,4.......

天色将明之际,已经阔别一夜的惨叫声再度响起,这次可以确定,声音来自山下偏左的方位。

伏地这次不得不放慢了脚步,先直直的下了山,进而沿着山脚向声源地靠去,一直走到从刚才所在山脚下又拐到了另一座紧挨着的山脚下才隐隐约约看到前方有火光。

不禁郁闷,怪不得刚才在山顶上没看见,原来在另一侧,也怪倒霉的。

伏地收回刚刚迈出的一步,转念一想,不能就这么直冲冲的往前走,平视的话视野不开阔不说,到时候跑也有可能被人在山上夹击,倒不如我先往山上走一段距离,在火光的上方俯视看清楚情况再说。

一番转折终于到了从上至下距离火光不到一百米左右灌木丛中,可灌木实在是太高,没办法,趴在地上又匍匐前进了一截这才看清了惨叫的来源,不由怒气恒生。

只见山下大概围着火堆的有十几个穿着破烂,不是黄胶鞋就是破布鞋,身上穿着的是七八十年代逃荒人才会有的穿着。

在他们的身后是大大小小不下十几个有成年人胳膊粗的圆木定制而成的木笼,笼子里关的不是山中野兽,也不是悍匪囚徒,而是一些年龄看起来都不过从十五六到三十岁左右的女人。

她们个个披头散发,衣不蔽体蹲坐在牢笼里。其中有三个笼子是空的,在火堆旁则堆放着两具已经全身赤裸,满是血洞的女人尸体。

还有一个正是之前发出惨叫的女人,被男人们按倒在地,从中走出一个头发短粗,脸上满是像被什么划出的一道道血迹已经干涸成黑红色的血槽,粗眉大眼,目光平静的抬起了手中一根大拇指粗的铁钎,狠狠的扎向了女人已经赤裸的胸口,噗嗤一声,鲜血四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