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过了多久,再度醒来的伏地并没有电视剧里演绎的躺在洁白干净整洁的医院里,身边也没有漂亮的护士美眉嘘寒问暖打针输液,只有吃了满嘴的干土,和被压麻了的左臂。

耳边传来呼呼风声,天不知什么已经亮了。好冷,好冷啊,本就出来时候穿着衣衫单薄的自己现在晕了一夜,尤其显得更冷了。

咦?不对,晕?大猩猩打我的时候,我晕了,被绿煞蛙的毒侵蚀的时候,我晕了,这算不算是睡着了呢?

伏地又趴在了地上,闭上眼,没一会儿眼睛就略微有些困倦。不禁暗自高兴,看来不死身给自己带来的起码还有睡眠啊哈哈哈,这也算是补偿吗?面露欣喜的伏地起身向城市里走去,摸了摸兜里当时从那个司机车里抓来的钱币,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该吃东西了啊!

先吃点东西,找个地方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回这个世界的家里去最后看看家人,就离开吧,至于是去先追魂还是先抓那几只漏网之鱼,伏地还没想好,下一站在哪里,伏地也还没想那么多。现在满脑的都是吃热的,喝热的,洗个热水澡,穿的热乎乎的,因为现在....真的实在是太冷了。

回到市区打了辆车就直奔最近的面馆,要了一大碗骨汤牛肉面,一大碗辛辣辛辣的油泼面,又要了三四个烤出来的面饼,狼吞虎咽不到十分钟就吃了个干净,看的服务员们眼睛直发愣。

还没缓过神就被叫去又要了三个茶叶蛋,一大碗白开水,等缓过劲来的伏地才发现自己吃撑了,肚子疼的坐饭馆缓了好一会儿,又去了趟厕所后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

面馆终于送走了这位从早上来,中午才走的活菩萨。

走出来的伏地忽然觉得身上也没那么冷了,可衣服早已脏的脏,破的破,都有点对不起自己照的镜子。

于是沿街附近开始找服装店,招了半天也没找到,无奈只能打车让司机带自己回离家最近的服装一条街。

  酷~匠'c网%正$版首Fh发$、

买了一条军绿色的登山裤,一件土黄色紧身背心,外加一件机车夹克,最后还缺双鞋子,就让服务员拿了双军靴。

连袜子都买齐了才大包小包的走出了店门,身后是一个心疼直跺脚的老板和满脸无奈内心却又暗自高兴赚了几块钱的服务员。

阴沉的天空总会给人一种要么下雪要么下雨的错觉,心情也难免牵受影响有些不温不火。

步行走过玛拉街的时候伏地在街口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想起大猩猩说的话,的确是能解释一些事情,可也只是一些事情,可不也是以自己为中心而产生的道理?

那今后呢,内心不免有些乱七八糟的无奈,晃晃头,埋怨自己想的太多,还是遇事择势而行吧。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巷口的伏地站在一角挡住风点了一根烟,听到有脚步声从巷子里走出来,不禁侧头望了一眼。

只见一个容貌和他基近相似,一身校服,背着一个单背带的书包,手里还夹着基本书,低头边走边玩着一部手机眼神青涩的少年。

那不正是自己吗?他赶紧掉转头背向别处,知道那个身影已经走远。 “唉”的一声长叹全身松垮的背靠在背后的水泥墙上,看来自己取代的日子到头了,自己该走了。

可现在,在这座再没有家城市,我又能去哪里呢?

他没有立刻就离开这里的打算,他还想逛逛,闲来无事的逛逛,全身心放松的溜达溜达。

低着头走过沿着人行道上的台子,走过杂乱不堪七怪八绕的小巷子,走过人迹稀少的城边,从下午至黄昏,从黄昏到晚上。

腿很麻木,就那么一个节奏来回迈着步 子也没觉着累。

街上的行人也渐行渐稀,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几个人影了。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又走到了自己家北面的丁字路口,昏黄的路灯下整条街道让人感觉有种昏昏沉沉下的清明。

心里不禁叹息即使最好的相机也无法把眼里看到的复印出来,此一眼跟下一眼的不同,比时间还要流走的坚决,是的,所有的事物都在一刻不停的变幻运动着,根本没有轮回,只有转化。

路口处是一排地基略高些的平房,现在也只有一家门外立着白色灯箱写着两个血红大字的诊所还开着,感觉自己有点晕的伏地习惯性的走进去想让量量血压,医生是一位五六十岁头发花白带着眼镜的老伯。

“血压有点低啊,怎么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血压低气血虚啊,这书念的,比参加革命还没命,命,睡眠怎么样?”老医生唠叨了几问后道。

这下伏地倒是有点无言,睡眠怎么样,从猩猩之村回来才有了睡眠,到现在还没睡过觉。

“呃...经常失眠。”伏地答道。

“那就是了,神经衰弱有点,回去多吃点炖鸡炖鱼汤,注意睡眠,不用配什么药。”老医生摇摇头道。

“恩,那谢谢您了!”

走出了诊所伏地正准备向界别之门的方向走去,忽觉脚下不便,原来是鞋带开了,于是蹲下身系起了鞋带。

“叮咚!”一声空鸣,兜里的铜币一不小心掉落在地。

还没等拿起铜币站起身,就听到了前面不远处传来的一个女孩儿银铃般回响声不绝的笑声,抬起头扑入眼帘的是一个距离自己不过二十多米,从后看扎着马尾辫,身穿一身红白运动装形的女孩在轻快的朝着远处跑步而去。

伏地不由自主的追了过去,迫切想看看她长什么样,感觉好不一样,可他无论走的多快,那个女孩始终就与他保持着最初出现的距离,随即他加快了步伐,跑了起来。

这下带来的不是离的有多近,而是伴随着女孩渐行渐远的笑声,身影也逐渐消散在了 空气中。

有些莫名奇妙的伏地只得无奈摇摇头转身离去。

到达界别之门的时候,面前那扇破木门丝毫没有什么让人感觉特别的地方,从散落的砖块和遍地的木棍破窗户可以猜测原先这里应该有一处小屋起码,只不过现在就剩这扇门还屹立不倒而已。

伏地起身走到了门正中央,顿时整个身体仿佛置身于一个有吸力的风口,再看四周也没发生什么变化。

闭上眼看到的情况一下就不同了,面前是一片有质的空气团,其中夹杂着各种颜色的微小气流不下几十种,他伸出手轻轻从上抚摸而过,当路过一股藏青色的气流时,手掌微微向前被吸引了一点点,很微弱,可还是感觉到了,这是他与魂相互间的牵引产生的共鸣。

他暂时没有做出选择,而是又按照刚才的方法抚摸了好几回,还是没有感觉到那几只绿煞蛙的痕迹。看来暂时只能先放下了,说罢伸出的右手朝着那股黄色的气流抓去,顿时全身如被电击,疼的睁开眼的伏地隐约听到天空雷声阵阵,刚抬起头看就只见一道手指粗细的闪电当空划来,还没来得及叫出声眼前一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