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知道接下来大猩猩要说的必定是绿煞蛙的事,接话道:“你是要跟我说绿煞蛙的事吗?”

  大猩猩淡然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两座离我最近的城市我最熟悉不过了,河西村的人也许没跟你讲过很多很多年前,还有个河东村吧,当时两个村子相隔一条河,就因为河东村里有一个人偷收割了几片河西村的庄稼,河西村当时的村长就带人偷偷的给河东村人的井里投了毒,本想着投点泻药,结果有人拿错了药,没过几天,整个村子里大大小小的人都死了。当时我父亲说他正随我爷爷在那边的山上练功,亲眼看到河西村的人放火烧了整个村子,父亲当时问爷爷为什么不管管,爷爷当时指着身后一个爷爷几天前捡回来一直没笑过,也没吃过东西的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就说,这是唯一一个活着的河东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他长大了,就该河西了。”

  “那人不会是灰袍人,据我所知,灰袍人也是旅行者,那最后那个孩子呢?”伏地迷惑道。

  大猩猩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失踪了。所以我说,不管是河西村人遭遇灰袍人洗劫也好,玛拉界你所在那座城市吃人的绿煞蛙也好,为什么都是针对其中一座城市,都是各有因缘的,你一个人改变不了什么,它们是害了你的朋友,可之前它们没伤害你包括你的朋友之前,一年一年不也都是这么过去的吗?不也是你杀它们的人在前吗?”

  5☆酷…匠网正N版首《发

  伏地狡辩道:“那不一样!”

  大猩猩出乎意料的没有生气,而是继续说道:“什么不一样,你说不出来吧,还是需要思考理由,伏地,我们就先不划分各个种族,就单单我与小猩猩,眼里看到的世界都是不同的,所以我们两人眼里的世界更是不同的,事事不可能发生的尽善尽美,如果非要一个理由,你就当拿你朋友的命换了玛拉界那些以后祭祀不会再死人们的命吧,凡所有世界事情的变化总不能都以你的标准而改变到你接受吧,伏地,看在猪阎王的面子,今天我给你提个醒,你不是在你的白日梦里活着,凡是到了大梦世界的旅行者,就不再是单单在自己的梦了,你若不合规矩,这些个世界存在的规则也会把你消磨掉,你自己也会把自己逼到不认识自己!”

  “我明白,就像眼前站在这里的你一样,我就是打不过你,所以我若想问你,你不想说的就不说,我若想杀你,我也就只能选择消亡。”伏地咬牙切齿道。想到因自己而命丧黄泉的朋友,难道除了恨自己,逼自己想通,就真的不能恨点别的了吗?

  仿佛看到了多大的一个笑话似的,大猩猩像人一样的“哈哈”笑了两声,冷声道:“你这也算一种明白,就那么简单!玛拉界剩下的绿煞蛙你不可以杀,现在,你可以滚回去继续你的旅行了!”说罢簸箕大的手掌猛的拍了下来。

  伏地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

  就在这之前,大猩猩和伏地进入野草滩不到几分钟后,远远的趴在一片杂草盖着的凹坑里的一个矮小身影,望着进入草滩的两人,抹了一把眼泪,翻过身四肢大展,毫不顾忌会有捉迷藏的人发现他。

  痴痴的望着永远会雾蒙蒙的天空,裂开嘴,笑了,用一个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不停念叨着: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

  是的,伏地忽略了“好奇”,但凡生物都会生长的一颗好奇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