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墩这下反倒不说话了,低下头猛的吃了一口油糕,嘟嘟囔囔道:“只要需要被守护,就永远不会有自由,哪怕生命!”

  听到这的伏地不禁正视起不过七八岁的胖墩,下意识的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这话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就能说出来的,更不可能的是从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嘴里,不管之前被受猪阎王迫害的他们成长了多少次,可记忆不是也被清洗了吗?关于大猩猩和他们的关系,伏地没有问过大猩猩,毕竟不是所有好奇心都能被满足,不关乎自己太大的事他向来不愿多听多记多问。

  “胖墩,你告诉我,你们是不是都记得,还是...就你记得?”伏地看了看窗外,见没人,沉声问道。

  听到伏地问话的胖墩给了伏地一个远超出他年龄的微笑,摇摇头,夹着筷子的右手立起一支筷子。

  酷匠fj网Q永o久b免(费)看2小"e说

  “唉,我帮不了你啊,说实话,大猩猩也许也是有些顾忌,我才能安然离开这里,我...”伏地叹气道。

  “我知道。”胖墩语气淡然轻快的说道。

  “我现在帮不了你,可若当我有变强的那天,我会回来的,到时候..”

  “我了解。我本来也没指望你这次离开能带我出去,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其实我有时候也只是想搞清楚些事情,所以就想的多了点,哥你别在意,吃饭把,那会儿我出去的时候碰到星星了,她说大猩猩让你吃完饭就去村南口找它。”胖墩单纯的一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单纯可爱的小胖子般,嘻嘻笑道。

  “恩,现在听到你叫我哥,不知道怎么了,感觉怪怪的,哥说话算数,说会再来找你们,就肯定会回来的,除非..”伏地真诚道。

  胖墩也没有再说话,背转过身的他一个劲的低头猛往嘴里扒饭,刹那间的泪如泉涌他没有让背后的伏地看到,就着饭一齐吞咽进了肚子里。

  吃完饭的伏地没做片刻休息,立马起身赶往南村口。在途径村中央的那个捉迷藏据点时,只见小猩猩,娜娜,东平,小虎,等等捉迷藏的孩子们,除了胖墩,都聚在了一起,没有人说话。望向众人的伏地也没有停留,毕竟与有些人的萍水相逢,有可能这辈子只是见一面的缘分。

  只听背后传来小猩猩熟悉的“嗷嗷”声,回头只见,小猩猩灰白灰白的手掌摆出一个滑稽的剪刀手,伏地也回应了一个剪刀手,其余众人包括星星这时都回应了伏地一个剪刀手。伏地知道,贪玩的小猩猩意思并不是在表达什么别的意思,而是要告诉他还有两场游戏欠着呢,众人也是捕风捉影的跟着用了一个剪刀手跟他算是告了别。

  在离村口还有些距离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大猩猩那魁梧的身影了,又滑又顺黑黝亮黑黝亮的毛发都让伏地有种想冲上摸摸的冲动,挥散了自己滑稽可笑的想法走上前去打了个招呼就跟着大猩猩朝村南面枝草异常茂盛的荒草滩里走去。由于前面有这坨黑坦克开路,倒也少受了野草对前行的阻碍。大约行进了一个多小时后,走在前面的大猩猩忽然蹲下身来。

  “上来!”

  不明所以的伏地指了指大猩猩后背又指了指自己,“对,爬上来!快!”大猩猩略带催促的语气刚说完,就听到四周草丛里传来“簌簌簌!”四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接近的声响。二话没说“噌”的一下跳上大猩猩宽阔的脊背,紧紧板住肩膀。感觉到已经爬上来的大猩猩腾出一只手护住伏地,另一只手呈握拳状,站立起身如离弦之箭般的速度飞快朝前方奔去。

  耐不住好奇的伏地这才回过头看了一眼刚才传来声响的身后,不禁被吓出一身冷汗。身后满是狂奔追来大约大大小小不下上百只体态如猫大小的老鼠样的怪物,,通体毛发如草色,硬币大小般血色通红的眼睛,粗短的鼻子,圆滚滚的身子下是四只浑圆粗短的四肢,猛的一看还感觉有些可爱,可当看到紧追而来张开嘴时露出的颗颗如筷子般粗,尖锐出如针般密密麻麻的牙齿后,他就再也没觉得它们哪里可爱了。闭上眼仿佛都能感觉到被那利齿沾惹到后血肉被拉成丝状的惨状后他就赶紧调转头朝前不敢朝后看了。

  只见不时也会有偶尔从两侧草丛里窜出来的,被大猩猩随手一拳就砸飞,不见血肉横飞,像被砸到的是一个皮球,翻滚了几十米后又追了上来。

  从下午一直跑到天色将暗,才终于从这异常茂盛的草海中跑出,停留在一片四周野草也正常高矮的小山坡上的大猩猩汗如雨下,气喘吁吁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和了过来。

  “不死鼠!猩猩之村的人们老死以后的尸体里长出来的,一具尸体才能长出一只。”大猩猩解释道。“你不用好奇它们为什么不袭击村里人,倒不是因为与村里人有瓜葛才不去吃人,而是它们有严重的领地意识,甚至可以说是畸形的思想,它们认定这片埋葬死人的草滩就是它们的领地,所以即使是饿死也不会去吃村里人,平时靠捕食些误入这里的野兔狐狸的为食,可一旦有人侵入它们的领地,它们也会以死相博。你来的时候是绿煞蛙拼着鱼死网破才拿一扇门的代价换把你送到这,不巧你命大,没把你放到这,起码我是没那本事创造界点门的,只能带你从这唯一的界点处离开。”

  “这里的人们,世世代代都是在这里生活的吗?”伏地随口问了一句。

  皱了皱眉的大猩猩答道:“你是想问,是我奴役着这里还是有没有我这里都存在是吗?”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问问!”被猜到心思的伏地佯装打了个哈哈道。

  “我就知道你们这些是最难缠的,明明跟自己无关的事也要参合参合,不过这也不是秘密,不妨跟你说说也好,我们的祖上就是被一个当时在外闯荡的猩猩之村的人救了的,当时这里就叫不死村。那个人也时常会带我的祖上来这里,记得我父亲跟我说过,那人走过这片草地的时候,那些不死鼠不但不攻击他,还会像人一样列队似的开出一条路来,当时的村里里人比现在多的多,最后被那些渴望得到不死身的人们寻到了这里,那人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才将所有真正知道这里的人们杀了个干净,由于他没有后代,临死前把保护村子的职责交代给了我祖上,从那以后他交代我祖上,不允许这里的人再向外界踏足一步,他们单纯的思想出去后很容易会因为见识到的世界而改变,再来个灭族之灾可不会再有人来解围了。至于那个游戏,似乎从这里诞生之日起应该就有了吧。伏地,我说这些也是要你答应一些事,跟你说明一些道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