唾出嘴里早已把土腥气嚼没的草根,微微眯了眯眼,狞笑道:“那我就再让猪阎王回来,我再拿绝处逢生看看能不能换个逢凶化吉,加之我吃掉那些小孩,想必也能与你一站呵呵。”

  大风起,远处成片的野草就像打来浪花的海滩,黄色的海洋。迎面吹过的冷风把大猩猩身上的毛都吹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它宽大的手掌使劲的拍了拍脑袋,使劲朝着远方“嗷”了一嗓子,跟之前小猩猩“嗷”的那一声一样阴阳怪气一听就是出自它老子,猫生猫,狗生狗,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大猩猩的儿子会“嗷嗷”。

  A◎酷》匠LQ网R正?z版首0发%

  “让猪阎王这事你威胁不到我,凡事总有办法,再者你说的吃掉所有小孩跟我一战更是不可能。”

  伏地听到这,本还正面迎风的身子稍稍侧了侧,皱眉道:“你以为我跑不过你?你就那么坚信你能在没吃他们之前抓住我?”

  “不是,我想说的是,你若真要那样做,也不会空腹站在这儿跟我装大了,我还听小猩猩说了你碰到猪阎王的事,我有些弄不明白,你能否愿意给我说说。”大猩猩道。

  “这件事从今以后不要再提了,这是我自己的私事,碰到他,能帮到你们,也是偶然,就像我得到不死身,只是你不相信罢了呵呵呵。”

  说到猪阎王的事,他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连忙挥了挥手暂时告别了大猩猩,朝胖墩家走去。

  老子还有顿炸糕没吃呢,不能白忙活啊,有了不死身这个心里的底子,这次就能真正踏上找那个他的旅程了,当然,要是想增强实力,光欣赏沿途的风景就远远不够了,这次如果再遇到什么,需要正视面对的机会可就多了。

  走着走着忽然想起了什么的他回头叫了大猩猩一声:“听胖墩说你有个绝技,叫猩猩拳,为了感谢我救了你们村儿,你就把它教给我吧,好歹我还能给你施展施展,浪费在你手多可惜。”说罢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独留大猩猩一人的草海边,它像人一样蹲坐下来,大手支着额头,头若思考状。直到小猩猩跑来叫它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又坐了好一会儿了。拍着小猩猩的肩膀边走边自言自语叹息道,“老猪啊,你们一个是精于算计想得到不死身,一个是千方百计引诱让他得到不死身,我都快让你们搞糊涂了,不过被你下了一年的棋子,今时终于出了棋盘了,我的人情也算是还完了,你也再照顾不上他了。听小猩猩转述当时看到的情景吧,你们好像是父子,乱了,乱套了,你多会儿有那本事能有个旅行者的儿子,这次他离了我们周围的这几个世界,以后可全是靠他自己了,伏地啊,从今以后的路,可就是你自己要走了,再也没有人能护你左右了,虽然不知道老猪跟你真正是什么关系,不过我看他对你的付出,也不亚于是对亲儿子了,希望你好好活着,能活着离开大梦。”

  身边相跟的小猩猩听到父亲说伏地要离开,刚“嗷”了一声,一个大巴掌就把它拍出了五六米远,从尘土堆像个皮球样爬起来仿佛已经习惯了父亲发火的它委屈的又站回到大猩猩身边,大猩猩这才说道:“这么大了还不会说几句人话,不会就不会吧,本来以为能糊弄过去那头猪,你可争气的狠,让你别弄死他等我,你玩游戏倒好,把不死身也传递给了那小子,你不知道你老子有时让你朝东的意思是让你朝西走不?”

  说着小猩猩真朝西迈步走去,“回来,你个脑子不开窍的家伙,捉迷藏玩傻了,还想着跟那小子玩捉迷藏,他必须马上走,你老子我一眼都不想多看见他,听到没?”

  这时除了并不知父亲与猪阎王事先有约的小猩猩说出“完了”两字后的小猩猩又含糊不清的说出四个子,“救人...好人。”

  “唉,这场戏真真假假,真的是老猪确实因为伏地才不继续报复村里人了,假的是我答应他给他不死身,真的是你没坚守住村子的坚贞,我只要你跟星星好好的,别人怎样,与我何干。”

  它忽然记起,许多年前不也是一父一子一路同行的情景,那个人同样得到了不死身当时他不是也没能坚守住村子的坚贞吗?

  坐在小板凳握着筷子的手不停的在碗里扎来扎去,望着已经被扎的千疮百孔的油糕,胖墩始终没有咬上一口。盘腿吃着温粉油糕的伏地看了看有些忧郁的小胖子不禁笑道:“怎地,舍不得我走啊,快点吃饭,好好玩游戏,快点长大,到时候让大猩猩带你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兴许能碰到我呢,你是不是?”

  “猪阎王这下也不来了,大猩猩是不会再带我们出去了,长大?长大我得种地,然后成家,生孩子。大猩猩说过外面的世界不适合我们,唉....”像个小大人似的胖墩唉声叹气道。

  “你为什么想出去呢?在这里起码你们还很安全,出去了,外面的凶险可不亚于上次的七彩小鬼们,你们不是长大后就没有不死身了吗。”伏地道。

  “我偷听过星星和大猩猩的对话,只要离开这里,我们除了衰老无法控制,不死身还是会保留的,他也想星星变成不死身,可好像她不行。我想要变强,我不想村子再遇到猪阎王一样的人来,我们还是逆来顺受,靠别人来保护,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小鱼儿被钉在车上,嘴里被叉子刺穿嘴的样子,我当时恨不得撕碎那只小鬼,可是我还是害怕,因为我上去也是同样的下场,你也许会觉得我跟其它的孩子们有点不一样,其实只是你不了解他们,我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靠吃掉彼此才能获得成长,我们也痛苦,你不知道,我第一次吃的人是东平,当时我吃了又吐,吐了又吃,大猩猩也许是为了我们好,它也的确为我们付出了很多,可我们还是希望换一种活法,我听我的爷爷说过,很久很久以前,也有过找到离开的方法从村子里跑出去的人,可凡事被抓回来的,都被大猩猩打到老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