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等伏地话说完,那胖子的身影就化一道残影从眼前飞跃而过。看到胖墩要跑,六个小鬼似乎互望一眼,立马做出判断,留下黄绿紫红四个对付伏地,其余两个去追击胖墩。伏地还是小看了小胖子的潜力,只见被投掷而出未叉中被吸回到手的两只小鬼显然有些生气,一只跳跃起来坠地后追击,另一只则一刻不停的投掷着不断在手中出现消失出现消失的三股叉,胖子的小身影忽左忽右,关键时刻总是能让危险擦肩而过。伏地这边则是刚手握铜币的右手拍飞了一个冲上前来准备直接扎他脖子的黄毛小鬼,只见小鬼被砸落在地上后激荡起一片尘土,还未等尘土散尽,就又飞上来三只小鬼,伏地双拳紧握,仰天大叫一声,不退反进欺身向前两掌平推,见机举起三古叉迎敌的小鬼们还没高兴完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踢飞了出去,只见伏地双掌血糊糊的两者血洞,腰侧也有两个洞,鲜血涓涓而出。就在刚才伏地以两手被洞穿,腰部扎了两股叉的代价,给小鬼们还了狠狠的三脚。趁着这可空隙,他落地后拼命的朝着据点的方向跑去,脑子里像在敲一面小鼓,“咚咚咚咚咚!”快些跑呀快些跑,“咚咚咚咚咚”孩儿你慢了就都晚了,晚了,“咚咚咚!”逝者已去,你来何用,阴阳两隔,你去何方...快点啊!胖墩还在前面生死未卜,快点啊,去试试,去看看他,再见见他。他是不是他,他到底是不是他,别了这么久,感觉对,人不是,猪怎么会是人,人又怎么会是猪。伏地记起来了,就在他被娜娜吞吃的时候,他全记起来了,记起了过去,没什么意义的过去,不堪的过去,记起了他一直执着的人,那么多,怎么都那么多,到底哪个是真的。他的死到底是好还是坏,对他来说,他又在哪!伏地满脑子横七乱八瞎窜的细虫子,他痛苦,他难过,不过在他迷迷糊糊终于跑到猪阎王的三轮车旁的时候,一切都又静了下来。

  !酷匠*网n永4久免.T费f/看小\说《

  双腿一阵发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从所谓有的熟悉,这么近,仿佛他的灵魂就在自己身侧站着般。伏地忽然感觉天都是塌了的般,犹如豆腐鲜嫩的大脑灵动的颤抖着,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忽然变的这么清明,有此般让人既伤感又欢喜的感觉了。

  “你是不是...我.....你...是不是忘记了..麻烦请你告诉我,你...”伏地跪倒在猪阎王面前泣不成声,,都把一旁的星星,小猩猩和胖墩看傻了,追击而来的六只小鬼和翻车跳下一起准备处置伏地的蓝毛小鬼一众都在猪阎王挥了挥手的示意下退了回去,站在一边。

  “我们在梦里见过,我没忘记。当时的你还是个孩子,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呵呵...你以为我是谁,你以为你是谁。”猪阎王面无表情冷哼道。

  精神恍惚有些癫狂的伏地恍若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心中像有什么东西崩断阻拦它的大坝,蓬勃汹涌的狂俯而来。

  “我是伏地,我记得。但.....你说话的声音,你身上的味道,你..从你出现..我.我控制不了不去想他...但我..”身体里像是有另一个灵魂在说话般的句句令人震惊的话语就这样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

  “我感觉你就是他,你,我知道是你,一定是你,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但我知道一定是你。你知道吗,你走的那么突然,你连最后一眼都没给我机会去看,我是不是也恨我,我知道,我知道我亏欠你的太多了,太多太多了。我后悔,我不是人,我不懂事,我想你,可是我真的好像你。你不在,妈妈一个人过的好辛苦,你知道吗,至从你走的那年给我托过一个梦,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哪怕是梦里也没有。在来这里之前我见到了跟你一模一样,跟原来的你一模一样的你,可是他身上没有你的味道,我好想你。”哭诉到这里的伏地全然没有顾忌眼前的这个叫猪阎王的存在是连大猩猩都没办法的恐怖人物,或称之为怪物吧。他死死的抱住了那包裹在军大衣下的宽肥身躯,眼泪鼻涕不止。

  意外的是,猪阎王侧首,微微昂起了丑陋不堪的猪头,嘴里叼着的烟都烫着了他的嘴角他也没察觉。忽然猛的一把挥开了倒地痛哭的伏地,用冷漠不能再冷漠的语气沉声说道:“:“我是看你天生与我有些缘分,未曾想赤子无心,苦了养育你的亲人,才可怜了你几回,何时轮到你在本尊面前卖后悔药来,今日我就明明白白告诉你,本尊不是他,他早已去往别的梦界,不断经历不断生死,不断睡去不断醒来,你也早些觉悟,既然走起了这条路,就走下去,如果能回去,就把这里的事情说给外面的人听听,看看他们真正生活的世界,别在跟我这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我最不屑你这种人,在的时候不去珍惜,直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天谴都抵消不了你这种行为的罪孽,唉,不说了,不想说了,我今日,也只能帮你最后一个忙,既是在这里相见,你我再见之日也难如登天了,这猩猩之村的罪孽我就不惩罚他们了,你转告他们,以后切记善待牲畜,尤其不可再杀猪。””

  “哒哒哒”他拿出一根摇把儿发动了三轮车,招呼着小鬼们都上了车,把车上的小鱼儿也一并扔出了车斗,关了手电筒,挂了个档,踩着油门,“哒哒哒哒哒”声渐行渐远,有一句话在那片吵杂声中猪阎王是说给自己听的,“我这不是一生杀猪太多,才落得如此下场吗哈哈哈哈....”

  而已经站起身的伏地望着已经消失不见的三轮车,揉了揉哭红的眼睛,微微一笑,自言自语呢喃道:“就是那个味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相信那是你,即使有一天谁都再不能随便要了我的命,可只要你要,我就给!”

  转过身拿食指伸进嘴里一阵乱拌,“哇!”的一声,他把肚子里的三人都吐了出来,擦了擦嘴角,拉起还没反应过来胖墩的小手,朝胖墩家走去,“胖墩,今天早上给哥吃糕行不!”

  “你等等,别拽了,告诉你等等!”

  “怎么拉么?”

  “我还没把他们吐出来呢,一会儿消化了。”

  “...........”

  、

  “你认识猪阎王?”

  “等我死了就告诉你”

  “跟你说话真晦气。不打招呼?直接回我家?”

  “不打!心情不好,酝酿酝酿!”

  “得,霸气,你胖爷这回跟着你可算是霸气了一回。”

  莫等离去再联系,莫等不在再挽回,除去金钱堆粪土,还剩几世见活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