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罪孽纹身与梦中有慧

  昏睡中的伏地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火车“哐当哐当”的梦境里。只见两间土窑靠西的这间土窑炕上躺着那个之前被秀和梅带上火车的小女孩,小女孩嘴唇泛白,眼睛微睁。有气无力的躺卧在靠窗台的炕上。地下是忙着做饭的一个年仅四十多岁的女人,她一会儿往锅里舀水,一会儿又是削土豆皮的,偶尔嘴里还低声叨叨几句:“不行就找药先看看,花的钱咱们先垫上..”

  “闭上你的臭嘴,再叫唤打断你的脊梁骨,银子娶媳妇不花钱啊,家里头钱多了啊,吃几个药片片就行了,谁让他妈和他老子不说多拿几个钱,预防娃娃个头疼脑热的,再说领回来干甚呀,家里头白面是天上下雨下的?都是点儿畜生,大畜生,小畜生,没一个好东西,都逼的我累死了才算,我小时候那会儿难活死也没个药,现在不也活的好好的?该死的咋都是个死,该活的咋都死不了,怕甚,要个娃娃干甚呀,帮我种个积几十亩地也不利利索索,我养女儿做啥,养女儿就这么点儿都指不上?还养了个女娃娃,要她有甚用,死了倒好,再也不用要娃娃了,帮我把这个家养起来哇又不是不能?着急的这是不想帮我种地了,秀和梅哪去了,带回这么个东西难活下啦不管啦?”坐在紧连着炕的灶台边的老人气哼哼的磕掉了刚刚抽完烟锅里的烟丝大声道。

  女人也没敢再说话,该干嘛干嘛。

  炕上的小女孩虚弱的咳嗽了两声,低声道:“姥爷,给慧慧看看病吧,慧慧看看就好了,慧慧看病的钱爸爸会给姥爷的,慧慧难受的,给慧慧再吃点药吧!”

  9g更0T新最2/快e+上{{酷匠J网\d

  老人回头不耐烦的瞅了一眼小女孩,狠狠的瞅了一眼,“快死了吧,都死了吧,都死了才好,养这么多,没一个有用的,都白眼狼!”

  第三卷高墙与五人

  第七章给哥剃头僵持了约有一分钟左右,这样气氛下的一分钟却显得格外长。伏地察觉到小龙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的也站到了马天那两个手下的身侧,流里流气的颠着脚尖。

  终于马天有些沉不住气,怒喝一声道:“没听....”

  话还没说完就被小白麻利的举动惊呆了眼睛的马天瞪大了眼睛,嘴张的老大。

  只见小白迅速的摆出了一个打高尔夫球的姿势,双臂一挥,镐子头上尖的那头就直直的从太阳穴穿进了壮汉的脑袋,还没等壮汉身形软下,小白跟着就是一脚把尸首揣进了坑洞。

  “滚!”一咬牙朝着麻杆吐出一口唾沫的小白眼睛一瞪怒斥道。

  被眼前一幕吓的都尿了裤子的麻杆连滚带爬的一跑开就是大喊大叫的叫人。才回过神来的马天还没等开自己就感觉有人掐住了他的后脖颈猛的往前按压着推了几步。紧跟着就是身后几声“别动!”,自己的两个手下也被伏地匕首支在脖子上一个,另一个打晕了过去。

  掐住马天脖子的正是小龙,只见他发力一脚就把马天揣了个狗吃屎趴倒在地,刚想爬起身就被小白一脚踩在了脸上,沾着血迹和些许乳黄色的物质的镐尖就停留在他眼前这个因为角度而颠倒的面前。

  小白微笑着吼了一声,“小龙,给哥剃头。”

  猛吸了两口就吐掉半截烟的马天怒吼着挣扎了几下,高声大叫道:“说什么跟我有个屁的关系,小兔崽子我对你的耐心可是放了足够的期限,你赶紧把老子放开老子就全当做了场梦,你要是还不知好歹,别怪我跟你鱼死网破!”

  受他话影响的那三十几个人士气又立马暴涨,个别的隐约有些想要动手的迹象。

  夹着被抽的半支烟的左手支在嘴边没吸一口,猛的一把做过小龙手里的剃刀如怒目金刚怒喝道:“这句话就是宁——做——一夜王,”

  意识到情况骤变的不仅仅正想要出口制止的伏地,还有眼神明显已经慌了的马天,可还没等他开口,脖子颈动脉处就被一刀划破,鲜血喷溅而出,临死之前他终于听到了没一口气说完的后半句。

  “不做一世庸”

  第十九章有位熟人要见你

  在一个灰雾蒙蒙的早晨,已经蹲在村口一夜没合眼的大龙撩开了紧紧裹在身上的大衣,从侧兜掏出了一个已经被挤压的皱巴巴的烟盒,伸进一根手指颤抖的压平了烟盒内部的褶皱,掏了几次才好不容易掏出半截断了香烟,有掏了几次总算把卡在底部的另半截扣了上来,挤掉了些许烟丝后把两个半截拧插成了一根比原先要短了一点的烟,刚放在嘴边伸手掏火垂下手臂的瞬间就见一只布满血污和被利器划的满是翻出红白相间伤口的手,伸出的一根燃着一丝黑色火焰的手指点着了他被一夜过后冻的发紫干裂嘴唇上含着的香烟。本能的吸了一口,好奇心催使他立马想吐出针扎般苦涩还没来得及过肺的烟雾看清来人,就见火焰熄灭的手掌又伸出一根手指,把他嘴里的烟拔了出去。

  "抽烟其实是件挺沧桑的的事情!"一个声音道。

  还停留在大腿外侧衣兜的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转头望去,只见一个双臂衣袖已经破烂不堪,手臂道道破了的伤口处如爬满了暗红色蛆似的狰狞的血痂,一张即便唇上下巴都布满黑色胡渣多了些沧桑的苍白脸庞,发黑的眼眶神色木然的大口大口吸着原本是他嘴里的香烟。

  这一刻,被眼前一幕震惊了的大龙甚至都忘记了腰间还别着一把小白交给过的制式手枪。惊讶过后,反应过来的他立即条件反射的左手摸向腰间,才触摸到比手还要冰凉的枪,没等握住就见眼神还飘往村子方向的青年缓慢的抬起一脚横扫了过来,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的慢,在他眼里时间被刻意放慢了无数倍也没能让他躲过踢向他脑袋的这一记来袭,脑子“嗡”的一声,眼前没一黑,更没有闪烁转动刺眼的金星,只感觉要呼吸的那条塑料管道比挤压扁了一截的同时,要呼进呼出的气被惊吓的停止了进出,这一瞬间的寂末里,呆滞眼神里的世界以奇怪的存在方式还正正的没有丝毫东倒西歪的留在视野里。

  一声没吭的青年嘴里含着烟,眯着被怕被烟呛到的眼,走过去弯腰抽走了才打开保险的枪,朝前走了几步,顿了顿,转身有走了回来,一脚踢向了大龙的后脑勺。

  大龙眼前一黑,眼睛微微的闭上了。

  第二十六章起烟卜卦

  “鬼”这个熟悉的字眼在从大仙儿口中蹦出的同时,伏地本还算平静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禁不住心中的疑问,颤声问道:“鬼..鬼不是不能见太阳吗,白天..他为什么,不怕太阳?”

  一旁听到问话的农妇也有点不敢置信连声问道:“你说我两口子一辈子也没干过啥缺德事,就是没个娃呀,咋好短短的还招来了鬼,听老一辈说鬼不是白天不敢出来吗,这今儿大白天人家做炕头还晒太阳嘞,大仙儿您要不在给看看,是不是弄错了!”

  说道最后女人的声调都略带哭腔。

  第三十五章那些被带走的“这...咳咳...这就是本能....老杨,你还是个凡人,而且是个执迷不悟的凡人,你真以为杀了那么多人,就是神?哈哈哈哈!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若回头,或许还能感动个我。”

  “你的苦海,你回头了吗?”说话的同时老杨朝着那个不知不觉已经近在咫尺的小男孩一爪扣去。

  回头了吗?回头!回头了吗?你的苦海,你的苦海回头了吗?回头是要放下,还年轻的我如何甘心,苦海回头,我...我...回什么头,我走了哪里,我回什么头,苦海因执着而起,我的执着,到底,到底是什么。没有结果,没有选择,怎么值得我去看我的苦海。

  从脑海中阵阵回声中解脱出来时,老杨的手已经划过了并无实体只是个影子的小男孩身体。

  有些不敢置信的我禁不住也伸手摸了过去,但小男孩推嚷中小手打到他手时发出“啪!”的那声脆响却彻底震惊了我和老杨。

  他可以触碰我们,而我们却触碰不到他。

  第四卷一路摩托

  第四章帅气的陇格

  只见那个长发单纯美女已经走至跟前,陇格拍了拍门,侧首示意了一下伏地,立马会意的伏地起身走开。

  随后就见陇格领着那个长发单纯美女进了本来今晚自己要睡的小黑屋,门被反锁后不久,站在离小黑屋最近距离的他隐隐约约就听见了里面传来了女孩有些似痛又不愿大叫极力抑制的呻吟声,本来就关不严实的木门“咯噔咯噔!”快节奏的晃动个不停。

  站在活春宫外的伏地此刻哪里还有心思想什么伦理道德,被若隐若现的叫声和早之前两人长相画面相互叠加重合刺激之下的他全身发烫,仿似刚喝完酒在幽黑的小巷四处找寻站街女,又似瘾君子在疯狂的翻找可结束煎熬的白粉末,这种心情既激,又有些丧失理智。

  随着屋里节奏的加快,恰巧还在热身的女孩们中有点无意把音乐点了个暂停键,寂静的练歌房里,“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瞬间羞红了练歌房里的所有女孩,也包括一直装作若无其事偷听的伏地。

  随着屋里传出一声男人低吼,女孩的呻吟声也达到了最高。在一声由低至高声线又滑落至最低的销魂“啊啊”后,抹了把脸的伏地连忙打开了离自己最近通往外面的侧门站在了大马路边,从梁子给的那半盒烟中抽出一根点燃,抽了起来。

  早晨凉凉风迎面吹来,但仍吹不回他脸颊之前的苍白。被陇格和那女孩床笫之事激起激情的伏地忽然觉得自己把冷漠冷淡了太久,孤独原来只是因为一个人,而欲望,才是温暖骨头缝骨髓,祛除冰冷的炽热岩浆。

  一连抽了两根烟的伏地好不容易才冷静了下来,由以前冷漠的表情在两支烟十分钟的过渡过程里,他焕然一新,再世为魔。

  是啊,成神才能成魔,成魔才能成人,看似几字之差,这遥远却又离的好远,好飘渺。从这一刻起,他需要的还有激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