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听到问话的胖墩竟然没有丝毫顾忌,长长的叹了口气,怔了怔神,好一会儿才开口说。

  “知道你也会问,不单单是我,那些玩游戏的,除了小猩猩,剩下的其实都跟我一样,父母都已年迈。但我的父母生我的时候可是很年轻的。在猩猩之村,我们的生命在没有苍老前即使发生危及了生命的意外,也都是不死的,我们靠着大猩猩世代延续下来的这个游戏而长大,成熟。但这样的轮回在我们这一代被一个出现打破了,这才导致了你看到,父母早已年迈,而我还如孩童的画面。”胖墩不禁呲笑道。

  “恩?”

  “因为我们吃猪肉,杀猪,不知道被一个什么世界里叫猪阎王的怪物发现了这里。从那以后,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趁黑夜忽然出现在我们这里,开着一辆深蓝色的农用三轮车,打着手电筒,在凌晨时分去家家户户抓小孩。古怪的还有就是在复活之后,我们记不起了被抓后发生的事情,玩游戏积累下的那些促使我们长大的莫名东西仿佛被掏空了般,也许这就是复活的代价吧!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拿未来的自己换现在还存活的身体,所以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我们的父母们就越来越老,而我们几十年了,连记忆都被吞噬后积累不起来,都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子。”

  “你这不是还记得些呢么?”伏地尴尬笑道。

  “我?这也是听人以讹传讹听来的,待下次再被抓上一回,就又忘了,记忆这个东西很玄乎,说不来的。”胖墩黯然道。

  “大猩猩小猩猩呢?大猩猩我倒是还没见过,但小猩猩的实力我可是多少见识了那么一点点的,也不弱啊!”伏地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试探道。

  g更…S新:最@快1上N酷匠网

  “大猩猩一般不生活在这里,而且它有个毛病,就是怕黑,白天的暗黑角落是无所谓的,可一旦天色暗下来后,无论在夜里发生了多大多严重的事,它是都不会出来的。小猩猩倒是不怕黑,但与猪阎王比起来,还算不得上一个档次。第一次猪阎王来这的那次,小猩猩前去阻拦,就一个照面,差点被打死,到最后还是因为天快要亮了也许是忌惮大猩猩的缘故,猪阎王就拉了半车小孩走了,从那以后大猩猩就不让小猩猩管这事了!以前我们这里的小孩比现在多的多,现在全村也就剩我们几个了。不断的被抓走,不断的复活,时间久了,就会有些人再也没复活过来。”胖墩盘腿坐在炕沿边,情绪在说到这些事的时候一直显得很是低落。

  “我们都明白,这就是猩猩之村的命运,小猩猩说大猩猩去别的世界找能帮助解决猪阎王事情的帮手去了,但一直也听说有什么结果。而且几次我听星星念叨过几句大猩猩常说的话,什么人吃猪,猪吃人,因果什么的。还有什么猪阎王是来自什么很特别的世界里,反正乱七八糟的,而我们也不愿意停,除了游戏,我们再也做不了什么。”

  听到这,伏地也实在想不到一个可以说服自己认为猪阎王哪里做错了的理由。起码在人吃猪的情况被发现了后,猪着一种群中,出现了可以能与人对立公平的存在,道理在这一瞬间,就已经不是由一个种族说了算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用的”胖墩看到伏地正在思考的模样说道。

  “你来这里跟我说的猪阎王是另一回事,你还是想想你自己怎么赢了这剩下的两场吧,你若被留在这里,活着也是痛苦,我们实在不行,大猩猩说就搬离这里,不过一旦离开这里我们就再也没有游戏的庇护下成长了,只能踏踏实实长大,直至老死,不过听说可以学些本事,外面的世界也很精彩呢吧应该!”

  “你愿意离开吗?”伏地问

  胖墩反问道:“你愿意永远的离开一个你执着了一辈子的地方吗?从今以后再也回不来,再也呼吸不到这里的空气,吃不到这里的素糕,这里玉米的香味,感受不到这里宁静的祥和,离开真正是属于自己的土地,你看到了村子周围的那些荒野了吗?那都是我们的地,就连以前最可爱的小凯也在一次复活后变成了莫名奇妙的城里人,我们这里哪里有城市啊,我们这有只有农村,没有像大猩猩说的每天一出门就是钢铁怪物到处横行穿梭,想着怎么个小心翼翼才能活着回到家的狗屁城市。”

  胖墩说到这不禁哭出了声。

  世界那么大,而你那么小;所以注定是你记住那个世界,而不是世界记住你,世界不会抛弃你,而你是否抛弃了你的世界呢?

  坐在一边握着一碗饭的伏地一句话也没有说,不得不说,胖墩的一些话,说到了他自己心里。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离开自己的世界,不管自己是否也如他们这般执着于那里,可伏地也想回去呵。属于哪儿的,他就是属于哪儿的,无论他在哪里,即使回去时一片衣角都带不回,可都是个偶尔一迷茫就会想起的地方。

  每当许多年后记起今日对话场景的伏地,都会不禁好笑一番,自己当初对胖墩等人的评价中,似乎的确,少了些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

  “那你们还吃猪肉我去!!”

  “这个....关于这个的道理,你我都懂的,但就是说不出来。呵呵!”

  第二十章小鬼开门

  吃过饭又聊了好一阵子,不知不觉天竟慢慢暗了下来。为此星星专程跑来替小猩猩传话给伏地,说小猩猩说天黑了,今天由于有事不继续了,明天中午继续,它还说,它很期待你肉的味道。嘻嘻嘻,被吃过就变成猩猩之村的了哦!

  “星星姐,我怎么到今天才发现咱村儿,还有只说话这么温柔的母猩猩。”

  胖墩见星星临走也不忘调侃下。

  “滚!小心我告给大猩猩,让它给你一巴掌,拍成肉馅饼哼哼!”说罢一步一跳的笑着跑远了。

  “她是大猩猩从别处带回来的,是个孤儿,小时候大猩猩给她起名叫阳阳,一个传说中却从没有人见到过有一种叫阳光的东西,大猩猩说那代表希望,寓意带给这个村子无尽的希望,结果星星说她不想叫阳阳,她来的那个地方有星星,不能照耀夜路却能指明方向的星星,她要永远做大猩猩的星星,最后大家就叫习惯,叫成星星了。”

  “哦...我其实见过那种叫阳光的东西”

  “是吗?那你给我说说”

  “在那里,也是有的人喜欢它,有的人讨厌它,算了,等哥离开这里的时候有时间再说吧,我现在不想想这些”

  “哦...”

  失眠这个问题,无论出现在哪,都会演变成恐慌的根源。不过伏地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应对方法。

  那就是找一个话题点,或者是事件点,进入幻想。刚开始的时候所有幻想情节都是按照自己意志设定开始往下发展的,不过也就是能开个头,再之后的情节就有点自然而然的意思了。

  有的时候情节发展的好点,心里又会感觉太不现实了,就睁开眼停止后纠正,然后继续。有的时候也不知怎地就蹦出些个压根接受不了,或是对于一些事情做最坏打算后的结局,也因为害怕而终止。不管美好还是丑恶,起码算是找到了替代睡眠的方法,不至于脑子不停的超负荷瞎转而发疯就是好的。

  胖墩的母亲给铺的被褥,一家人算上伏地也充其量才四个人。右西往东数,炕头给了有关节炎的母亲,紧接着是胖墩的父亲,伏地喜欢睡在有墙靠的地方,所以早早的就霸占好了靠墙的位置。

  村里没有电,点的也不是蜡烛,是一个由铁罐子、柴油、棉花组装而成的油灯。由于被伏地问了一句怎么没有蜡烛,多心的胖墩母亲硬是从大红柜里找出几根白色的蜡烛,点了一根。

  炕上的被子都铺好了,胖墩的母亲特意把每个被子角都叠了个边,说这样能暖被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