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胖墩口中的真相

  伏地没有说话,他不想知道这个世界太多,实在没用,眼前就想着先吃饱肚子,盘算怎么逃过赢了这恐怖的第二场,这次可是由小猩猩抓人,作为真正威胁到他的存在,想必这个在它主导的抓人游戏里,面对它的危险远远超出实力最普通甚至算是垫底的秋叶,听胖墩说,小猩猩每次可都是全灭。

  “胖墩!”

  “哎!啥事儿?”

  “哥哥会还是会还给你半袋子红薯的!”

  “啊!!!那你今儿就别吃饭了。”

  “那我就还你一袋子,我留下来天天陪你玩游戏!”

  “别,你还是走吧,离的越远越好!”

  "知道有些世界里存在的鬼吗?"“那是什么玩意儿?”

  “就是人死了以后会变成青面獠牙,尖尖的指甲,像空气一样想去哪就去哪,想在哪出现就立马在哪出现的一种东西。”

  “你别吓我啊。我们这里的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我是说,我会像鬼一样,天天陪你玩游戏,慢慢还你那半袋子红薯的”

  “你拉我那一把就顶平了好吧...”

  {酷03匠√网ix永久v免u!费R|看Kp小说-

  “那你闭我那一眼呢?”

  “.....”

  位于村子中心略微靠北临街,一处用枯树根和些横七竖八的烂木头围起来的院落便是胖墩的家。没有大门的院子唯一可算是有些遮挡的也只有东南角落的茅坑。

  坐北朝南的是两间房檐和正面都以青砖相砌的土窑是住人的,窗户顶端是一个大半圆,还是旧时木条组装镂空的那种,隔出的小方格或菱形格子上贴着红黄粉绿等颜色的窗户纸。

  半圆下面的窗扇虽然也还是没刷过油漆的木质窗框,但好歹是玻璃,这样的土窑对于童年便是在农村度过的伏地并不陌生,他不用看也知道那些玻璃是靠紧挨着玻璃侧钉进去的。

  院子里停靠着一辆被剥了头皮眼睛般没有车头外罩的四轮拖拉机。紧挨着房屋不远处东侧长着一颗有些年岁粗壮的老榆树,榆树下面是一个大灶台。胖墩说那是煮猪食和杀猪时候用的,一般人养羊也多是山羊,为了喝羊奶,养毛驴骡子和牛之类为干农活,养鸡是为下鸡蛋,唯有猪是生来便为吃肉的。过年的时候每家每户都会杀猪。猪的脑袋有猪头肉,从前腿肉到腰条,从后腿肉到屁股肉,猪尾巴,猪蹄子,猪下水,猪舌头,猪油,猪血,猪脑子,猪毛,就连粪便都会倒进茅坑化粪池。

  刚出生的小猪傻乎乎的就像小老鼠一样,粉红鲜嫩,犹如刚从笼屉蒸熟的婴儿般诱人。只不过婴儿长大是为吃,老鼠长大为到处糟蹋粮食,延续子孙万代。而猪一生下来就是为给人们填肚子解馋用的。不管它生的如何老实还是万般凶悍,待吃肥后均难逃被五十多公分长的杀猪刀一刀捅至脖颈大动脉处左右一拧,加以放血的速度。也有过杀猪师傅手不利索刀捅的脱离方位的,血流了一地还满院疯跑逍遥,道最后不知是折腾的属实无力,还是生死间忽然就通了人性,前后腿双双下跪。被骂骂咧咧的人们拖回杀猪台继续拿刀通,直至一动不动,期间不乏埋怨杀猪师傅的失误有可能会导致血放不干净,哪块哪块肉进了血的。

  血被彻底放尽于一个早早准备好的大铝盆里,死透了猪被拖至灶台边早已烧的滚烫的大锅跟前,边淋着滚烫的开水边拿着一种生来便被赋予褪猪毛的石头,一片一片的猪毛就这样被褪了个干净。

  真可谓猪的一生就是为死而来。

  “杀猪我也见过,你见过杀牛吗?就那种小牛犊。”伏地像是记起了什么,感慨道。

  “没,没见过,你见过?说说,是不是跟杀猪一样。”胖墩不禁好奇道。

  “不一样,我这辈子说实话也就见过一次。至于杀牛的原因这个我就实在想不起了,当然不排除别村的牛跑到我们村被杀的可能。那是一头黄色的牛犊,被人们拿跟绳子栓在了一颗树旁边,眼睛大而明亮,跟人的眼睛一样通神,就像会说话似的,我见过老牛哭,但看那头小牛我甚至连害怕都没看到。可想而知当时的它还是单纯的。人群中为怎样杀牛吵吵嚷嚷了好一阵子,最后从中走出一个人,手里拿了柄小铁锤,我当时记着那人也不是特别用力,朝着小黄牛的脑门就是一锤子。当然不会是脑浆迸裂呵呵,好像当时那皮都没怎么被蹭破,小牛叫都没来及叫摇摇晃晃就倒在了地上。然后人们就往地上铺了一块很大的塑料布,开始剥皮。对,跟猪不一样的是牛要剥皮,整个皮都剥下来,在我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也只能记到剥皮。剥了皮的小牛整个身躯能清晰的看到里面乌青血红的肌肉,白一块,深红一块的。当时我感觉应该还有一层皮吧!白白的一层薄膜,仿似过去捅那么一下就会爆裂开来。”

  “这有什么啊!还没杀猪刺激呢哈哈!”

  伏地摇摇头苦笑道:“你听我说完,当时我清楚的能看见,小牛的眼珠子是转动着的,直至被剥了皮,赤裸裸的躺放在塑料布上。”

  面露疑惑神色的胖墩听到这愣了愣神支支吾吾说道:“你...你是说...”

  “对,那头小黄牛没死,他们活剥了它。”伏地冷冷回答道。

  “你这都算不得上一个完整的故事,切~”显然被吓了一跳的胖墩立刻转移话题。

  “谁的记忆回忆起来都不会是完整的,就像我们讲述杀猪,并不非得完全懂杀猪的程序,或是为了回忆而刻意去学习询问。如果把回忆都变成故事,那不纯扯淡呢么.”

  今天胖墩家里做的饭就是用前不久才杀了的猪肉炖土豆粉条,与胖墩年龄相差过于悬殊,看似已经六七十岁的母亲挽起衣袖和着油黄油黄的糕面。

  “咱们今天吃炖猪肉烩菜和素糕。素糕就是指油糕的前一道工序。”胖墩解释道。

  “我小时候吃过,我知道,小时候其实我的情况跟你家还有点像。”伏地不禁怅然道。

  “胖墩?”

  正在帮忙搜寻碗筷的胖墩听到伏地叫他,“啊?怎么了?”

  伏地招手示意他过来,待走近了才低声问道:“我一直没好意思问,你父母年纪跟你怎么悬殊这么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