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忽然出现的伏地,起脚便杨起一阵尘土的秋叶没做丝毫犹豫边狂追了过去。

  那只脱离了秋叶脚,被甩飞了的花布鞋仿似一个体态极度优雅的跳高运动员,在半空中滑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后结结实实的落在了秋叶的头顶。

  这一刻在本来已经绝望的伏地眼里,发生的是那么的慢,那鞋飞的是那么优美,美丽可爱,恨不得飞身上去搂抱亲吻一番;这一刻,这只花布鞋就是他今生最爱的女人,;这一刻,这只花布鞋就是他的太阳.......

  楞了不到秒瞬神的秋叶都来不及穿鞋,加速朝已经不到半米距离的伏地扑去。而据点还在遥远的十几米之外。

  秋叶追向伏地的之后几秒,禁不住好奇回头望了一眼的伏地清楚的看到一个黑不溜秋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一头顶开了四面八方坐稳了的大锅,趁秋叶追他露出的空当,冲到了作为据点的那颗树前,如抚摸女人的窈窕身段般对着树眯着眼摸了个没完。

  不是胖墩,又能是谁。

  “胖墩,继东到达据点!”

  “距离犯规时间还剩十秒,

  十,九.....”星星开始报数。

  有幸运女神关照都没能改变局势的伏地不禁怒从心起,握起一拳猛的像后挥去。只见秋叶在被拳头挥到的刹那,身形竟然化作一道残影,硬生生的往旁边瞬移了几分。这下他的心更又凉了个晶莹剔透,转而又不禁庆幸自己幸亏一早没把武力解决当成保命手段。

  当所有人都以为伏地的命运就要跟死人一样,尘埃落定之时。一只脚没了鞋的秋叶瞬移没站稳,险些踉跄摔倒。

  “伏地到达据点,游戏结束。”随着星星的一声高喊,第一轮游戏终于结束。

  才扑倒在地一根手指碰住树干的伏地,侧首回望,见秋叶已经站在了自己身旁。

  “被抓者有:小鱼儿。小虎,娜娜,小凯,小红,麻溜,到达据点获胜者有,东平,继东,胖墩,亮亮,小猩猩,还有新来的小朋友,让大家为他们鼓掌!!”

  鼓掌?自己没有听错吧!人都被吃了,哪来的大家。伏地疑问还没组织成语言脱口而出之时,就见离自己不远处的秋叶双手托膝,脸色煞白不停的干呕。随着干呕的力度加强,眼看着就要吐的样子。

  紧接着另他有点颠覆人生世界观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从嘴巴张的就像一个吊死鬼般的秋叶口中陆陆续续飞出了被吞噬掉的胳膊、脑袋、脚、手指头、头发....期间不乏小红的头,小凯的脚,小虎的长腿.......

  最终那些被吃掉的人又活生生的站在了伏地面前。他现在终于明白之前星星跟胖墩说秋叶时所说的“饿”,胖墩所说的这个游戏他们一直都玩,为什么谁都喜欢抓人者不喜欢被抓了,呵呵.....呵呵呵....

  这时,小猩猩一摆一摆地向伏地走来,旁边还跟着那个充当翻译的星星。

  小猩猩走过来看似轻轻的拍了一下伏地的肩膀,伏地直接就坐地下了,不是腿吓的发软,而是他娘的力道实在太大了,加上刚才力竭,才恢复少许体力,要承受有点难堪。

  小猩猩朝着伏地“嗷唔哼哼戚戚的半天,然后站在一边的星星翻译道:“小猩猩说他有点喜欢你,说你如果被吃了,也不会死,只不过要留在这里陪我们一直玩游戏,变成这里的一份子。”

  “那....那...来到这里的...人有没有成功的....离开..离开的。”心里一惊的伏地结结巴巴问道。

  “截止目前....进来的也不多....好像都没有吧哈哈哈!”故弄玄虚的星星放声大笑道。

  听到这话的伏地顿时都有种想哭的冲动,苍天啊,我还是宁愿回来遍地是鬼的世界也不想跟这一伙小娃娃天天你吃我,我吃你的,哥现在只想吃红薯啊,哥来到这儿以后也只吃过红薯啊!

  当然这些发牢骚的话,要说也只能心里自己说说。

  “那你能告诉我你们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吗?”

  伏地问。

  站在一边一直给小猩猩翻译的星星听到这话不禁也笑了,回答道:“你能告诉我你,你的同类,或者是你i,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吗?”

  “不能!”伏地说“我们问的问题其实是一样的,我们都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所谓的什么历史也好,考究也好,都是过去留给现在的一根头发轻重的证明而已,应该这么回答你,我们生来就存在于这里了。”

  多么犀利的回答,锋利的把伏地感官里刺出了一个酸酸的漩涡。

  “看来,不管怎么着,我想离开这里,也没有我想象中的容易咯?你们也都不是表面上的小孩吧!”伏地叹了口气皱眉道。

  “不,我们就是孩子,只不过成熟了点点而已,嘻嘻嘻嘻!大哥哥,小猩猩说了,我们的认知不一样。谁也没有必要回答谁的疑问,摆在你眼前的,只有好好玩游戏。再有,如果你真的有别的出路,恐怕你都不会玩这所谓的第一场,既然关于这个游戏的基本状况你也了解了,那么这第二场,你是在所难免更拒绝不了的啦哈哈哈!这后半句是我说的!”

  “你....”被气的一时语塞的伏地闷哼一声没有说话。

  1R更新最快w'上x~酷匠J网t}

  “好啦!咱们先休息一会儿,到了午饭时间,大家先回家吃饭,胖墩,见你两走的挺近,你就带他去你家吃点饭,吃完饭我们直接进行第二场。”星星说完朝伏地往胖墩的方向努努嘴。

  “那第三场呢,等到玩完第三场,那不是得半夜啊?”伏地看着天色,问。

  站在一旁脸色明显不太好的娜娜瞅了伏地一眼没好气的说,“就没准备你能熬过第二场才让大家先去吃饭的,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

  “哎哎哎,你是谁家的小娃娃啊,你咋这么打击人,啊?你懂不懂尊老爱幼,你知不知道....”早已看不下去的胖墩拽这伏地的袖子就是往村东的一户人家走去。

  走在去往胖墩家的路上,伏地才想起胖墩阴自己的这茬子来。当时胖墩比划的时间比真实时间多了整整十几秒,可奇怪的是当时看灶台里的时候已经没人了呀!最后又怎么就从灶台里蹦出来了呢,当时等有人熬不住的还有继东,可想而知自己这只螳螂背后蹲着多少只看着虫子跳悬崖的黄雀鸟儿啊!

  “胖墩,哥也不生气,哥不是还欠你半袋子红薯吗?你就告诉哥,我那会儿刚开始看你还在,为什么一眨眼就瞧不见你了呢,最后你还是从灶台里蹦出来了呢?”伏地随口问道。

  胖墩听到这腿一紧就准备溜,伏地一把拽了回来,看自己跑不了,还有带回家吃饭的任务,更有可能这个大个子以后就是他们的伙伴了,不得不露出一副猥琐不能再猥琐的委屈不能在委屈的表情道出了实情。

  “你咋个判断我在不在灶台里呢?”

  “看你那鬼机灵鬼机灵的白眼仁儿.....莫不是?”

  胖墩一副怡然自得的表情哈哈大笑道:“猜到啦?我闭起眼睛,眼皮上也抹上了锅灰。其实继东当时就在离你身后不远的茅坑里,我比划的那个手势最主要是蒙混他来着,没想到你上当了那小子倒是耐得住性子,一直等你吸引开秋叶后我跑出去才跟着跑出来的,哈哈哈哈哈,先不说你关键时刻拉了我那一把,只能说你还是觉悟太低,第一次玩这个游戏。”

  “细节...赤裸裸的细节....唉,世事无常啊,可惜这个游戏要吃人,可惜你哥我的宿命就不属于这里,要是游戏不吃人,我就是我,来这里种些地,这日子也清闲得很啊!”伏地感慨道。

  “那是你没吃过,被吃虽然痛苦,可吃起来就爽多了,我们这里的小孩,必须经历这些才能长大,不然,小孩子永远就是小孩子,永远长不大,更不可能有机会跟着大猩猩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咋??还有大猩猩?大...大..大的跟小的,我去!~我已经是成人了好不,我再吃不就变成老头了,咦?那我怎么没见你说的什么大猩猩啊!”说到这里,伏地早已空空如也的胃里不由涌起一股五味杂陈之气的腥味,,呛入鼻腔,令人作呕难受。

  “这就像有大人就有小孩儿一样,有小猩猩就肯定有大猩猩啊!不过大猩猩一般都不在这里,它很厉害的,要是它在,你都别想着逃跑,它可没有贪玩的小猩猩好说话。”走在前面带路的胖墩边走边晃着他可爱的小脑袋提醒道。

  伏地没有继续追问,他现在实在无力去探寻关于这个世界的太多,眼前最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想着先吃饱肚子,盘算一下怎么逃过或赢了这恐怖的第二场,这次可是由小猩猩抓人,作为真正威胁到他的存在,想必在这个由它主导的捉迷藏游戏里,面对它的危险远远超出实力最普通,甚至算是垫底的秋叶不是一分两分。尤其在听到胖墩说在小猩猩当抓人者的游戏里,除了他自己险象环生的偶尔几次逃脱,对于剩下的人来说,几乎可说算是团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