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自己话说的有些不妥的伏地急忙补充道:“胖爷你大人有大量,今天帮我半个红薯,他日我必当涌泉相报于你,放心!”

  “你别到时候还我半袋子红薯就得!”

  被戳穿心思的伏地不禁哑然失笑。随即岔开话题随口问道:“你当菜说什么谁吃谁什么的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里还有怪物?还是小猩猩怎么?”

  胖墩一听到这,顿时又恢复了起初的猥琐表情,似笑非笑故作神秘道:“捉迷藏可好玩了,你待会儿自己看见就知道了,如果有机会,到时候我再解释给你听!”

  “你也知道,跟你们比起来,我充其量就是一个块头大,头脑简单的新手,论隐藏也是最容易暴漏的,胖爷你选我作同盟的理由可有点牵强啊!我觉得咱们还是分道扬镳的好!”伏地一心想更多更快的了解一番这个多人参加必有异常的游戏,另一边从星星之前的介绍中又得知游戏中还有勾心斗角一说,怕被胖墩出卖。交情这种东西他跟眼前的小胖子可是一天都没培养过,对他有点好感能多说一句也全来自于他递出的那半个红薯。如果换做他是胖墩,关键时候如果有把他推出去的必要,不推?那简直是天理不容啊!!!

  站起身的胖墩犹豫了几秒钟似在思索什么,随即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笑道:“你说的也对哈!不过你要记得刚才答应我的话,胖爷的第一次心软就是对你啊!千万别让爷失望!”说罢转身换了个方向急速跑去。

  无奈苦笑了几声的伏地不禁蛋疼,怎么感觉这个小家伙说话都老气横秋的。那些孩子也是,从言谈举止种种行为来看,也处处透漏着与他们的年龄完全不符的迹象,心思一个比一个精明。

  经过几番周折,最后选择在存在东南角一处房顶烟囱后躲藏的伏地,保持着五体投地如壁虎般的姿势趴卧在暗灰色的冰凉瓦之上。露出半个脑袋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在四处搜寻被抓者的秋叶。常言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倒不是被这么个莫能两可道理束缚的人,只因为最后选择了这里全是因为这里除了胖墩还藏着另外两个人,危险与安全取决于这两个人会不会抓住。如果抓住了,暂时肯定会让抓人者的秋叶放松原先制定的搜寻计划,从而自己获得些余地,若这两人没被抓,那自己相反就危险了。连胖墩都能飞檐走壁的出现自己身侧,他没有理由不相信对于房顶这样的地方秋叶上不来。

  远处正在行走中的秋叶忽然停下了脚步,似乎在感觉附近的动静,一动不动,保持着侧耳倾听的姿势。

  足足十几分钟过去了,还是那个动作。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晰的判断,刚才麻溜藏身的地方就在离秋叶十几米远一处院门敞开的院子大门后。

  至于始终保持一副莫名其妙眼神的秋叶是否真的察觉到了附近有人暂不做假设,但麻溜听见了秋叶的脚步声那必是确凿无疑的。

  麻溜瘦小的身影一闪便脚步轻盈的跑到了院内,利索的翻过了不到一米高的院墙奔向了旁边的院子,跑到被一块大石头压住木板当盖子的地窖旁,身子一缩顺着没盖严实的边缝就滑了下去,临了还不忘伸出小手抹掉刚才留下的印记。

  显然听到脚步声动静的秋叶发现了异常,猛的奔跑起来,看现在这驾势,丝毫不比其他人差啊。顺着动静走进了麻溜最先藏身的院子里,她以最快的速度检查了院子里的水瓮,杂草堆下,进了家里隔了一分钟才出来,看样子也是没发现什么。

  正当垂头丧气的秋叶要离开之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麻溜藏身地窖边的一个倒扣水桶底猛的动了动,向一侧倾斜滚落开来。水桶口恰好指向了水井的石头台子,被封死的铁桶底部则对着地窖口。

  乍一看还以为是主人放置不当随意倒在地上的。

  就在这电光火石前后不到十秒钟的间隔,一道身材矮小的黑影“嗖”的一下跳过墙来,由于去势甚猛,没站稳的秋叶在落地时立马摔了个狗吃屎。慌忙起身的她对着屋里的大人比划了几个手势,不知道说了什么。从屋里走出一个大人,径直走向了被石头木板压着的地窖口,然后那个大人在秋叶的示意下把石头搬了开来。

  酷匠网/首‘Y发c

  木板揭开的瞬间一个身影便从窖口窜了出来,准备向大门方向逃窜,显然秋叶才是占得先机把握主动权的人。与平时玩的有点不一样的是,秋叶已经发现了麻溜,但麻溜还是在逃,这一刻伏地忽然有点明白了过来先前说的抓,应该不是指发现,而是抓住。向前一扑的秋叶一把抓住了麻溜的脚踝,自己也不慎被带倒,两人连滚带爬的齐齐掉进了地窖。

  这时,本以为关于麻溜的游戏都归于结束的伏地还没喘几口气,本来寂静无声的村子里,一处农家的地窖里便传出了一声声凄惨如恶鬼现世般的惨叫声,那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藏进地窖的麻溜发出的。后背不禁冒出冷汗的他刚想问胖墩,捉迷藏怎么就捉出惨叫声来了,但这时的胖墩早已不知藏身何处了。

  回神再望去之时,从地窖口爬上来的没有麻溜,只有一个灰头土脸的女孩身影,那就是秋叶。

  “你大爷的!这也太他娘的惊悚了吧,我就说肯定没这么简单。”

  麻溜的惨叫声才响完不久,在伏地收回脑袋拍胸得以自慰的同时,又一声惨叫陆续响起。

  原来是藏在水桶里的小红被抓。本来已经差点要躲过一劫的小红先是自己找了一个好的藏身处,在麻溜忽然闯进本来平静不会被怀疑的院落时,又加以陷害,这时的秋叶也应该多少会被麻痹。但世事的难料往往就发生在这些不可预知的意外上。

  帮秋叶搬起大石头的大人眼看就要进到屋里,不想一眼瞥到了院子里倒下的水桶,便折返回去想要扶起来。没想到走过去拿住水桶边的时候手停顿了下,明显是发现了什么。在伏地眼中看似最无害的秋叶却急转头望向水桶,那个大人没有继续扶水桶,而是转身走进了屋里。

  像一只小猫似的秋叶蹑手蹑脚走向了水桶,伸手向里面摸出了一件红色的薄衫。

  原来伏地走神的刹那功夫,陷害了麻溜的小红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出了水桶,转战于大门外朝着据点的方向去了。

  自从地窖中爬出后,秋叶的整体状态就有种让人说不上来的不对劲。直到撒腿追向小红的秋叶跑起来他才惊讶的发现,无论从速度,听觉,还是反应来说,都提高了。本来要早跑一步的小红却有被逐渐追上来的趋势。

  在前面一直跑着的小红忽然脚下像被什么绊了一下,卷起一阵尘烟后摔倒在地,被迎后赶来的秋叶拽住一只脚踝,野蛮人似的拖向了村中央西面临街小卖铺靠南边紧挨的草屋。

  看到这里有些不解的伏地开始搜寻刚才小红摔倒前被绊了一下的地方,那地方是一个略微凹下去的坑,上面落满了被风堆起的一层树叶,怎么也看不出有何不妥之处来,伏地也就没把这次疑问当成一回事多想。

  同先前那次一样,小屋里只传出了有点尖利的小红一人的惨叫声。身穿点缀着红色枫叶装饰小白长袖衫的秋叶随手拨掉沾在身上的几根杂草后,很随意的朝着伏地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身形以比先前还要快上几分的速度直奔位于村正东方向不远的东平家。

  终于能缓上一口气的伏地回想着刚才的惨叫声,似乎隐隐约约有一个男的叫声,如果没抓住一个人就能让个人能力得以提升,那抓住麻溜后所产生的提升度和抓住小红后所产生的提升度就有点差距了,如果模糊简单推算一番就能得出,刚才草房子里,被抓的应该还有一个男的。

  “倒霉的小红,不过虽然刚才她叫的很大声,但还是能隐约听到,同时被抓的还有一个男的,根据我的了解,那人应该极有可能是小鱼儿,倒霉的孩儿啊!哈哈!”

  不知何时又窜到伏地身后的胖墩悄声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