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最新章AX节上‘0酷o%匠/{网Z

  “胖墩最胖油嘴滑舌喜欢阴人,麻溜瘦小,擅长狭窄处藏身,小红最机灵,会随机应变,比较朴实,小鱼儿身手好,跑的快,继东永远都是跟在娜娜身后的跟屁虫和顶缸角色,小虎脾气不好,玩着玩着就容易玩不起,暴漏他身边人的可能性最高,秋叶是女孩中最老实的,亮亮是男孩中最老实的,同时也喜欢故作聪明耍些无用的小聪明,小凯是城里孩子,就喜欢一个人藏,东平就不用说了,藏十次有九次往自己家里藏,娜娜算是各种方法都应运自如的,有时可信有时不可信,星星我年龄稍大,经验老道,那么轮到...伏地,你呢,”

  站在一边因为身高显得鹤立鸡群,不,换一下,鸡立鹤群才对,在这里自己听着刚才十几个人叽叽喳喳的闲聊才发现就自己这点能耐还真不够人家喝两壶的呢。刚才一直没插话也是极力多探听些事情好对这些即将一起游戏的小伙伴有个大概了解,这下听星星说完,才更具体了些。心想:你个小杂毛猩猩,等让我轮到第三局,看我放大招。

  忽然听到星星叫他,连忙胡乱应答了声,“哦,我没事,我没事,我喜欢把自己的东西跟别人分享。”

  “伏地没事,你待会儿跟着我,我会帮你的嘿嘿。”胖墩儿凑道伏地跟前一脸和善的微笑道,娜娜见胖墩凑到了新来的旁边,没好气的撇撇嘴;“胖墩儿你要找垫背呢,上次你把秋叶骗到草房子里,坑惨人家了你倒忘了,这会儿又骗新人,”

  “切,还说我,你不也坑过继东吗?”

  “那是我讨厌他,”娜娜嘟着嘴故作委屈道。

  “你就不讨厌小凯?为啥每次都帮他?“鼻子上拉着一道鼻涕的东平手里拿着个梨边啃边在一旁低声自言自语道,东平的这句话明显是说着娜娜的禁忌了,在一旁的小凯举起拳头咋呼了一下东平,吓的各自矮小的东平一溜烟跑到了小红身后,耀武扬威的不忘朝着小凯”哼哼“两声以显得自己并不是多么怕他。

  ”你敢跟小虎横才算厉害,跟东平这种窝囊的小屁孩浪费唾沫。”一直都没说话的亮亮站在麻溜身边一副装大的德行摇头晃脑道。

  麻溜一把推开了亮亮,仿佛怕惹一身晦气似的,连忙跟亮亮划清界限,急急忙忙说,“你就别挑拨离间了,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啊,你也喜欢娜娜的大辫子,小凯输了你比谁都高兴。”

  亮亮见身边没人可躲藏,就跑到小鱼儿旁边,憨笑道,“还是你好,每次都多少照顾我一点,比他们强多了。”

  小鱼儿漫不经心很平静的回了一句,“我对你好,你可别关键时刻像上次帮你的秋叶,把人家直接点将似的推了出去,你说天天大家跟小猩猩玩,输了赢了的全靠实力运气,你至于嘛,对不!”

  亮亮显然没想到小鱼儿说话这么直接,老老实实点了点头“恩”了一声再也没吭气。

  “秋叶家里穷,本来就不自信,你到时候别欺负她啊”

  星星见都交代的差不多了,举起双手响亮的拍了拍提醒大家道:“好拉,小猩猩说游戏马上开始,记得要数到一百个数哦,数的不够的得重数!”

  一旁的伏地也努力回想自己在树上时观察到的村里布局大概情况。

  村子整体呈椭圆分布状,主道是一条南北贯穿村子,彻底把村子分成东西两片的土路,宽约七八米,在农村生活过的伏地知道,这个村子其实不是以东西划割居住群的,而是南北,因为南北中代表的直径是椭圆中直径最长的。

  尤其看到南边的村子大瓦房几乎都是,中间地带还土窑砖瓦房夹或着,越到背面就几乎是土窑了。村子房子最密集的属东南和东,东北方向。

  西北角的居民不同别处,一家墙两家用,房子盖的比较拥挤,中心西面挨着街的头三、四户是有人的,再到巷子里面就是荒院子了,里面***,

  西南直接只有两户人家,两户人家前面是片很大的树林,树林边全是烧火用的黍子杆,那是伏地小时候最喜欢藏的地方,掏个洞,藏进去,让外面的人或是自己盖住,空气流通也好,缺点就是藏在表面的人容易被爬上去的人压住从而被发现,藏在里头好是好,可毕竟草垛的密度变了,若是有心找还是会被发现的。

  正东面街边是几间土窑,往里是砖瓦房,村子里的树还挺多,不过大多是杨树跟榆树。

  这边正想着想着忽然觉的有点不对劲,到底是哪里呢?身边的一伙人就已经聚成一个大圈,石头剪刀布决定谁先当抓的人。

  “石头剪刀布!”

  第一回合小虎、小凯、东平、继东,娜娜出局,几人略显沮丧,

  娜娜有些垂头丧气道:“唉,看来今天咱们是当不成狼外婆咯,只能好好藏了。”

  东平单纯幼稚的小眼睛望望这个看看那个,坦然道:“反正我也每次逮不道你们,没你们厉害,所以我也习惯了。”

  听到这里的伏地才想起一直感觉怪怪的问题出现在哪,正常捉迷藏人们都是喜欢当被抓的,谁也不喜欢到处抓人去,他们则是恰巧相反,那就只能说这个抓人的是有好玩的地方或是好处。

  恐怕事情果真离自己的想象有些远。

  经过几轮的石头剪刀布,最后莫明奇妙竟然是被评视为实力最弱为人也最老实的秋叶获得了胜利,首轮当抓人者。看着秋叶外表唯唯诺诺的样子,都让伏地感觉有种即使自己被抓住说几句好话兴许就会放过自己的样子,心里也就没刚开始那么担心了。

  于是众人这次又聚成一团,围在秋叶身后,秋叶所占的地方是一棵树,树的南边是一面很长的墙,墙根下堆放着很多很多大瓦房打地基用的大石头,错落的堆成了一大片,树的西面是一家小卖铺,小卖铺旁边就是刚才一伙人说的草屋。

  “那我开始数了啊,1,2,3......”捂着眼睛趴在树身上的秋叶开始以很快的速度数数。只见众人“哗”的一阵阵惊呼尖叫声中化作鸟兽四散开来奔向各处。伏地也一口气按着只见预定的路线,先干扰别人的视线朝着正东面跑去。

  正以为自己因为年龄身体素质各方面都超出这伙孩子而暗自高兴起码这也算优势的同时,一道矮小的身影以比他还快的速度超过了他。

  没错,是东平,他跑向的应该是自己的家,因为村子里面种梨树的只有东平家,而那棵还结着没摘完梨的树就种在正东方向的第四处院子里。

  “我*,不是吧,这么惊奇?”伏地不禁目瞪口呆道。回头再看向几个身影还未完全消失看样子都不过六七岁的小家伙们奔跑的身形都跟刚过去的东平般速度而敏捷,唯有稍慢些的小猩猩也不是想象中的慢,伏地这下彻底○疼了.......

  跟着伏地跑往同一方向的不单是喜欢藏在自己家的东平,还有娜娜跟小凯、小鱼儿、亮亮,他们也是选择往东跑了一段距离后转而向北跑去,伏地一刻也不敢休息,心里按照秋叶数数的节奏自己也默默数着。看距离差不多了,就转而向西北那片房屋最密集的地方跑去,因为这里地势较高,伏地捎带看到了几个还在奔跑寻找藏身地的家伙。小虎和继东是相跟在一起的,向东南方向的村边跑去,麻溜一个人在村东南角徘徊,那也是离秋叶所在根据点最近的地方,星星不参加,负责监督根据点的犯规,胖墩和小红,小猩猩都看不见其踪影,想必已经找到了藏的地方躲了起来,距秋叶数数的节奏迟了两三秒的样子,伏地才看到秋叶掉转头像四周望了开来。伏地赶紧低下头在这片居民区寻找第一个藏身处,才一转生踏出一步,就感觉脚底绵绵的,随之传来一声低呼,“哎呀,你就不能长点儿眼光啊,一伙人里头就属我肉多,你还就踩了个我。”说罢丝毫不理会伏地惊讶的表情,脱下鞋子两只手搓了搓肉呼呼的小脚。

  不禁问道:“你小子多会儿跑我身后的?”

  胖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憨笑道:“别怕,我不阴你,我是看见你跑的这条路线了,感觉跟着你有戏,再加上我这神乎其技的脑子,咱两铁定能跑回去,哎哎哎!你别用这种鄙视的表情看我好不好,你以为我胖墩吃的饭都长肉里去了啊。”

  伏地无奈的苦笑摇了摇头问,“知道哪有吃的吗,我现在饿的全身发软,你说待会儿拖累了你小老人家,也不好是不是?”

  此刻的伏地缺失饿了,一晚上没吃饭,加之这又一上午,说不饿的那是铁人,他不是,跟胖墩说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有就有,没有就算了,扛不扛的过还两说呢。况且到现在都不知道大猩猩父子们的实力究竟比自己强多少,当时面对那鬼鸳鸯男女也是自己正好有克制他们的铜币和渊源,若没了那铜币,就凭那女的可以化为无形体状态的那几下,,更别说比女人更强的那个男人,自己当时无非说实话也算是带着点欺诈的手段才诈住了那两人,若真来个你死我活,想都不往那想了就。所以说当时装酷的背后掩藏着的是一颗已经抖个不停的小心脏。既然被诓骗到了绿煞蛙们下血本拿出的手段里来,可见它们对大猩猩父子实力的信任远远超过了鬼命鸳鸯,故而伏地才这么听话的一起玩这个游戏,不管结果如何,先尽力,在这个过程中摸摸底,狗急跳墙兔子咬人的事儿还是能拖往后拖拖再说。

  蹲坐在地上的胖墩抓耳挠腮犹豫了好一阵儿,仿佛下了多大的决心似的,从皱巴巴的裤兜里掏出半个烤红薯,递给伏地。

  “挣扎了半天,想想一会儿还不知道谁是谁的红薯,算胖爷我可怜可怜你做回善事,诺!给你了,不过一会儿我要是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可得出手啊!”

  接过红薯的伏地没做片刻犹豫一口就直接咬掉大半,边吃边说道:“没问题,哥说话从来想算数就算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