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底牌

  猝不及防的伏地根本来不及转变身形躲避,只得头往下缩,双臂前挡,护住面门和胸口。

  顷刻之间胳膊和手掌处就被扎出几个血淋淋的伤口,但绿色透明的尖刺却不见了踪影。

  “你朋友的尸首就在这片荒滩里,小心去晚了连个尸首都捞不着。”已经抱起女子身影的黑衣男子转身边走边说道。

  躺卧在男子怀中的女人一脸痛苦神色,她一脸苦恨表情质问男子道:“黑衣,你怕死?宁愿失信?”

  男子平视前方,埋着丝毫不慌乱的步履边走边微笑道:“我若不惧生死,何来的今生与你面面相对,何来的你侬我侬缠语绵绵,何来的今时此刻。”

  女子不说话了。

  “站住!”强忍疼痛的伏地出声吼叫道。

  已经站至小山坡顶的男子没有回头,却是站住了身形。

  急喘了几口气的伏地高声问道:“我只是想问问你们,关于现实和这里的几个问题。”

  “呵呵,红鞋,没想到我们还能遇到这么伟大的人哈哈,都沦落到如此地步,还在深究整个世界,执迷不悟呵呵。”随即高声回应伏地道:“我只知道这里有死了的人,也有活着的梦,我叫它大梦世界。”

  这夜,一名名叫红鞋的红衣女子,和一名叫黑衣的黑衣男子,在说了一句“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后转身消失在了小土坡后的一扇凭空矗立在那里的破木门里。

  有的时候,有些人背叛了自己,不单单是为了自己。

  现实正如男子口中以“尸首”道出前去询问朋友下落的伏地,是残酷的。

  伏地在漫野荒草滩中一条结了冰的小河里,找到了已已经全身布满墨绿色斑点,被冰冻在冰面下的三人。

  同时河边还聚集着七八个手握小凿子,在想破坏冰面取出三人尸体舔食饱腹的绿煞蛙小矮人。他一声不吭冲上去屠杀了个干净,然后拾起一副散落在地的凿子,蹲坐在河边,一点一点,一块一块,小心翼翼的刨着冰面。

  迸溅出的碎小冰屑沾落到眼角滑落出的温热泪珠里,在暖里一起融化着。一滴一滴,到最后连成了一条似卷珠帘里的链子般.....整整凿了一夜,泪亦落了一夜,天将亮之时,终于才将三具已经冻僵,面目骇人的三人刨了完整出来。想起几天前很自己还谈笑风生的几人再次见面就已是这般凄凉惨景。

  他转身疯狂的扯拽河岸两边的野草,没一会儿就对齐了诺大的一个干草堆。望着草上还沾着血迹,才想起昨夜只顾着凿冰取尸,全然望了手臂上还有未处理的伤口。

  )}酷f匠网Mj唯一#w正版,$@其他(都p是‘{盗8版\^

  无论是面对自己的死亡,还是面对别人的死亡,伏地不知是与生俱来还是鲜为人知的个人经历造成,他都会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这些人似乎...还存在着,或是在心中,起码是此刻,悬起的波澜尤为甚少。

  难过吗?伤心吗?绝望吗?残忍吗?他一次次默问着自己,脑海中像是有无数张惹人厌烦的嘴脸从昨夜至今都喋喋不休无休止的讨论着批判着评论着周遭的一切。脱落掉世俗的思维方式后,他不需要就此事交代任何人,哪怕是三人的父母。他最需要交代的是自己。人是一个只有活着才有历史,才有未来的物种,面对今时此刻,除了无力,无奈之外,即便做出些不理智的冲动,但又能改变什么呢?

  有些事情,一旦在等不及你做出抉择亦或准备就把结果突兀的放置在你面前,除了承受后默默记在心里,你还要做什么,不值言语。

  悲伤的泪已经被风吹去,他眼神淡泊的慢慢把一具具遗体放置在草堆上,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燃了枯草。顿时原本枯如死灰的枯草如被大赦解除捆缚的恶魔,张开了火红的血盆大口,蓝烟四起,在一阵“噼里啪啦”声中,火焰吞没了几人的身体。

  他想起了当夜从大楼院子里跑出来的黑影,于是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大楼里,一层一层到处都是施工完没有收拾干净的钢筋断条,水泥袋子和破砖。没有任何发现的他想到了地下室,并不见光的黑洞洞空阔深处,像一张贪婪的大嘴含满了刀枪剑戟,幽幽的等待前来探险的他。

  刚经历了三人身死大悲的他内心的恐惧就像一堵混泥土墙,麻木坚硬,没有一丝犹豫便踏上了向下延的台阶。

  地下室很大,从紧闭一瞬为更快接受黑暗环境的他睁眼能模糊看到些地下室情景来看,外面的天这时明显已经亮了。

  向里多走了几步的他很快发现眼前一根承重柱方向的角落里蜷曲着一个浑身在瑟瑟发抖的黑色身影。像是早知结局般的睁着又大又圆溜的眼睛看着他。

  伏地立马认出了这就是那夜引诱自己追出去的那个人形怪物,走近了才发现,这怪物长的同那天变回原型的烧烤店老板都是一个物种。

  他极力控制着随时可能爆发的情绪,问道:“你是什么怪物?”

  “我..我是..绿煞人遥笛,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可以变化成任何你想变成人的模样..只要你饶了我,我就是你的奴隶,求求你了,我从来没杀害过这里的人,也没伤害过你朋友,都是绿煞蛙,都是那些可恶的小矮人们,都是他们。”眼前的绿煞人虽然身材高大,可这时也许是知道伏地能回来,必定是解决了红鞋和那个叫黑衣的男人,缩成一团双臂环抱肩膀蹲蜷在那用颤抖的沙哑声音求饶道。

  “这种情况下,活是你自己要争取的事,在我这儿,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因为那些叫什么绿煞蛙的小矮人怪物,我定会用尽全力不让你活!”伏地眯着眼死死盯住眼前的怪物,平静道。“不过我绝不介意你出卖他们,这样的话我会让你死的痛快点。”

  “我们都是来自绿煞界,我是绿煞界里的穷苦人,为了家里人吃一口饱饭才不得已为绿煞蛙做事,我能把人的脸皮披附在自己的脸上变成人类的模样以此来勾引人到各个据点,他们负责设陷阱杀害吃掉,追随者是绿煞蛙中很多年前才出现的一个异类,听说他得了灰袍人的好处,变的空前强大,这里也是他留个自己族人的,这次听说你坏了他们好事,特地请来了鬼命鸳鸯来对付你。”绿煞人答道。“你不想听听我们绿煞界的事情吗,我能说都说,只要你能放过我。”

  伏地不耐烦的挥挥手,“不想听,我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去的地方,我现在只想知道在这里哪能找到它们。”

  绿煞人急促的喘了口气答道:“那个烧烤铺子算是一个,只不过昨夜怕鬼命鸳鸯对付不了你,保险起见就连夜撤退到了河东市,它们一般也都活动在那里,在这座河西市因为有祭祀活动所以很少害人。河东市的据点分别是卡拉酒吧,建桥路十一号.....”

  “完了?”伏地问道。

  “呃...呃..”

  “完了,就完了!”说到这里伏地一声冷笑,

  刚准备起身就只见头顶落下一只掌心转动着铜币缠绕黑色丝状物的手向头顶盖来,在伏地以为已经必死的结局,没想到绿煞人猛的长大了嘴喷出一股绿色的烟雾想要吓退伏地,在见到伏地中了烟雾却没有事的惊讶表情中,全身就已经被拍成了一堆黄沙。

  低头望着手背隐隐散去的绿色斑点,伏地没有理会,他知道是那天喝酒中了毒的缘故,可身体当时被铜币压抑消除了部分毒性,暂时没有发现任何症状,倒是好像身体对刚才的烟雾起了排斥作用。

  “放了你,该说的你没说,没用的的说了一大堆,既然能来鬼命鸳鸯,那就肯定还有帮手,既然你把据点都说了,我放了你?当我的奴隶,哼哼,既然你也是为了家人,那你残害的那些人呢,他们的亲人又能做些什么呢,他们忘记了的,我就替他们记着。”

  离开小巷的他没有回家,而是赶到河东市一口气铲除了那怪人口中七个窝点中的五个,算上烧烤铺子,那就还剩一个。

  他心里压抑的东西需要宣泄,他怕停下来自己再度想起难过。人就是这样,丢掉了什么总要拿些东西弥补回来以此安慰自己,伏地从不觉得自己这样可耻,可耻的是什么都不做的人。

  原先没有找到的原因也在于这些据点都在人多的闹市区,就自己一个人,完全无头绪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转眼间,伏地一路赶到最后一个据点的所在地——华餐街,河东市一条著名的小吃街。

  小吃街一般除了周六日,节假日,中午和晚上,其余时间几乎是没几个人的。

  伏地到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人们早餐潮刚过的时候,遍大街的塑料袋奶茶杯子竹签棍,街上弥漫着各种吃食炸烤煎过的诱惑气味、摸了摸饿了一夜什么都没吃的肚子,刚想买点什么果腹,摸到口袋的时候才发现没带钱,只得无奈摇摇头继续朝街最里面的一家包子店走去。

  绿煞蛙就在这里,他需要赶紧赶过去,怕去晚了绿煞蛙们察觉到事情不对这最后的一批跑掉。

  只是一直没出现的后续手段让伏地多少有点忌惮,不可能这么顺利,应该有后手,只是不知道在哪里,最后一个据点了,重要的王牌多会儿都是留放在最关键的地方。

  那么,危险有可能就在街两侧的摊位里,是谁呢?或多或少还有零星来往或是停坐吃早点的散客。有站在炸臭豆腐摊位旁等着打包的年轻女孩,也有吃着油条豆腐脑时不时还朝伏地瞟几眼的白发老头,还有摊煎饼的大妈,等等这些人都朝这里不止看了一眼,难道都有问题?看到这双腿不禁有些发软,特娘的,不会是一场敌众我寡的群殴吧..一只手不经意的触到了衣服角感觉硬邦邦的,低头一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