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面走来的小矮人们,不用说就能看出来是跟玛拉街舔舐尸体的是同一伙。

  因为它们长着同样让人看了恶心的蛤蟆模样脑袋,佝偻瘦小的身体,和丝毫搭不起来调的婴儿般白嫩的手臂。

  分成两拨一左一右,各站一排,在距离伏地五六米的台阶上停下了脚步。

  随手拍掉了沾在手上的细沙,嗓音略带嘶哑干笑道:“会说人话吗,如果还是咿咿呀呀跟捏死你们的那些同伴一样,咱们就别废话了,来点直接的!”

  “你不属于这里,难怪,难怪!”

  站在正当中,面貌掩盖在破旧的灰色衣袍里的一个小矮人细声细气道。

  听到这,伏地也是明白过来了。感情这是寻仇来了,既然敢找他,那必然是有所准备,必定不会同于玛拉街相遇般的手无缚鸡之力。

  他冷笑一声,说道:

  “本来这些事可管可不管,我也是个过客而已,不想遇上了,如果换做是你看到这里的人以同样的方法对付你的同类,你是管还是不管呢,呵呵..”

  小矮人听罢,停顿了几秒,继续说道:“你的试想不成立,所以没有讨论的意义。既然来到这里,你也想必是了解过了的,我们是灰袍人王浩手下追随者一族,它的强大你没见过也听说过少许的应该。”

  “你应该比我更明白,我应付得了与否,现在好像不是那么重要,事实是我已经那么做了,懂?”伏地此刻没有轻举妄动,全在想着多交流一句是一句,引诱小矮人多说出些情报自己也好做预判,所以能胡搅蛮缠尽量多缠缠,没想到这些小矮人还识缠。

  “你难道就不怕我们的绿煞蛙青王直接灭了你?好好想想吧!至于你的朋友,就当弥补,我们可以讲和!”

  听到这里心里不禁一颤的伏地脑筋不停的回想,过滤,总结,推理。

  在力量面前,没有人愿意多说一句话去解决事情,更没有因为地位高而懒得动,派手下去送死加以试探,这些小矮人明显是在咋呼自己,自己坏了人家好事暂且不提,但若是要让这几个异界的朋友来替自己做下的事买单,这种影响心智心境,埋没良心的事情,他是断然不敢也不会去做的。

  感情这个恒长久远的存在,若是开了这么一个不好的头,以后还要想着要挥发自如,恐怕就难了,发展的厉害些,成了心魔,倒霉的可是自己。

  “人不还回来,鱼死网破!!!”伏地想到这里,眼神毅然决然,脱口而出。

  小矮人听到这身形不觉往后退了一点,但细心的伏地却看在了心里。

  还不死心的小矮人继续说道:“他们的存在方式跟你是不同的,你有真正属于你的世界,他们也有真正属于他们的世界,各自的命运。你对他们来说,什么都不是,他对你来说,也应该什么都不是才对!况且凡是喝过我们绿煞一族血液的人类,都活不长久,你没死是个意外,但他们恐怕就难逃劫难。”

  有时若是关键时刻的示弱能成全一件事,谁都会不吝啬去做的。

  让两种生物去谈论价值观,有时是会局限于双方对彼此的认知程度的,就像小矮人不过是想小小的报复一下的同时,与伏地讲和。

  但在伏地看来,小矮人对这个世界朋友所做的事情,已经深深伤害了他的人生观。

  头皮一硬,就要硬到底。同信仰一样,信念不死,就无可惧。

  谈判无果的小矮人显然已经感觉出了伏地对他们的杀意,此次出现的手段已经用完,敢再次出现在伏地面前,其实也是缘于它们身后的退路。

  小矮人们也好奇,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破坏了玛拉街多年以来对自己族类有绝对好处的祭祀阴谋,没想道会遇到一个同灰袍人一样的旅行者。

  没等伏地猝不及防的前冲,逃跑也异常迅速的小矮人就一个不剩的全逃进了屋里。

  进屋搜刮一番却无任何发现的伏地垂头丧气的站在店铺门口。

  大个儿,枕头,葱头,就冲你们今天带给我的“回忆”,兄弟我也会把你们找出来,希望你们能安然无事。

  而另一边一处世界里的那只说话的绿煞蛙也在陷入沉思。

  从青王那里所知的大梦世界里,这些旅行者应该和它的主人一样,都是外来者。

  据说这些外来者的存在其实与这些世界的存在是息息相关的。

  他们少有来这里的,可但凡是来到这里的,都有不一般的气运保护着他们,也不代表他们不会死。

  d2看hy正版l章节上A酷u{匠网

  这里所谓的气运是来自他们的真实,他们永远比这里的人要真实,无论是想法还是做事,都有种不可言喻的不同,总感觉就像上帝来到自己的世界了。

  虽然一不小心也有死在这里的,当年灰袍人途径这里,制造了河西街惨案。

  因为那个也是旅行者女孩的缘故,就让青王大人吞吐出了还未消化完的那些人们的梦魄,送往了与世无争的奇异世界。

  心有不甘的青王大人顺便打开了通往我们绿煞界绿煞蛙的族地,把这里又当成了一站食物所。我们也谨遵训导,觉不过分贪食,因为末陀大人跟随灰袍人王然顺路偷偷留下的食物所众多,也就分而食之,为绿煞蛙流一席存活之地。

  虽然我们自己不经历没有任何力量,可我们因为青王大人占下的一席之地,也结交下一些盟友出力,除了像跟随在灰袍人王然身边的青王大人初期听说也只能吞噬个别些小东西,最后跟了灰袍人就变强大了,剩下的这些族人能解决食物问题活下来就是万幸了。

  想到这里,站在荒凉一片满是破布搭造的小帐篷边的小矮人,正是当时与伏地谈话的绿煞蛙小矮人不禁蹲下身躯望着离它们很远很远的那个强大的王国,绿煞人梦境世界。

  这次好不容易哄骗来了一个被诱惑冲昏头脑的绿煞人想着把玛拉界的事情解决,没想到还给搭了进去,早知道就自己吃了他了。

  绿煞人可比玛拉界的人们好吃多了。也正是因为此它们才会被驱逐到这片荒凉之地,这也是青王给争取来的,不然它们就是灭族。

  “末里!”只见从众多小帐篷里跑出一个身材同样矮小,可不穿任何破布衣物的绿煞蛙人来,走到这个小矮人跟前等待指示。

  这个小矮人犹豫了一会儿道:“你去找一下鬼命鸳鸯,先就说青王大人让我带去它的问候,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叫做末里的绿煞蛙低声颤抖道:“末几大人,我们..不是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到青王大人了吗....况且也只有大人能联系到我们啊..”

  说话应该是管事的小矮人生气怒喝道:“滚!要是真的这么说,那些盟友谁会搭理你,快滚!”

  "是是是!"末里转身朝远处跑去。

  何谓因缘,因缘就是你跑了很多很多很多的路,可最后还是会转一个圈。

  毕竟世界那么大,那么高,你即使是走直线,可死的时候还是会死在大世界,埋在泥土里。

  如果让这个叫末几知晓未来的某一天,这个叫伏地的男子在大梦世界与它们有不止这一次的缘分,它会不会也能陷入一阵思考,而为今日的决断后悔不已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