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顿烧烤吃下来,几人连桌上桌下算起来已经摆了不下二十几个空酒瓶。

  正所谓酒是喝到醉时方恨少,而几个人是实实在在的恨钱少啊!

  大个儿还好,脸色不红不白。

  胖子跟伏地就有点不受看了,脸红脖子粗的,活脱脱被开水煮过了似的。

  唯一面不改色,反而越喝越白的是秀才。

  伏地望着桌上一人还剩多半瓶的啤酒,看了一眼枕头,不禁提醒道:“枕头,要不你那点儿别喝了,你看你的脸色白的可不正常!”

  在一旁的大个儿自己给自己倒了一大杯,仰头一口喝干,打了个酒嗝,晃了晃因醉意而都快失去神经肌肉链接的胳膊。

  挥挥手道:“土...土土地啊,这你就不懂...不懂了吧,我听我爸...爸说..说过,咱这喝酒脸红的是肾解酒,像枕头这样的是肝解酒!”

  葱头不禁反问道:“不是说喝酒脸红的都是实诚人嘛!”

  大个儿狠狠的白了一眼自夸的胖子,撇嘴道:“我见你那红起来像猴屁股的脸蛋也不是一次两次,那次喝的都吐酸水儿了,我跟枕头趁机问你对哪个干妹妹有意思,你倒牛,给哥们儿来了句‘打死我也不说’。”

  坐在一旁一直不怎么答话的伏地呵呵笑道:“不论是肝解酒,还是肾解酒,反正听你们这一说,伤了哪个都是要半条命的器官,吓的我现在喝一口酒跟喝毒药似的,味道都怪怪的哈哈哈!”

  “是啊..听大个儿你说完,我肚子还真有点疼,你个臭葱头,你红脸关公,难不成我白脸曹操?没把书念好的你肯定忘了关于是咋死的!”才缓过神就立马回讽了葱头对他的攻击。

  “咱几个也都喝的差不多了,来来来!清干净杯中酒,咱几个再压它几条马路,明天开始我就又得补课了,好怀念初中那会儿的疯狂啊!你们还记得初三那年最后的那个狂欢夜不!那次咱们你你我我我的朋友十几个人聚在不到十平米大的小出租屋里,一人两瓶啤酒不到就都喝醉了。那会儿伏地你小子说自己喝不了啤酒,怕肚子胀,以为大家会敞开了喝,会喝不少。于是自己就出去买了一瓶白酒。结果别人都是喝的情绪失控,就你身体失控,三四米宽的巷子,大家一起去吐的时候,走不了几步你就得从巷子的最左面晃悠到最右面。还有你葱头,知道要上炕,袜子破了个洞,不好意思,害得你老哥我不光得买吃的,还得帮你四处买袜子。大晚上的蹲在大门口的石头上换袜子啊哈哈哈!”

  说到这里的大个儿眼眶不禁红了起来,想要继续说,一时哽咽没换过气,掉转头哇哇的吐了起来。

  接过话茬的枕头使劲挠了挠头发,说道:

  “还有土地,那会儿平安夜送苹果的热潮还没过去,你直接给扛了一整袋子苹果,一进屋就直接扔在了土炕上,哈哈哈!把大家吓的一愣一愣的!胖子,你还记得那个叫什么来着,反正就是大个儿的朋友。喜欢上半身里面不穿衣服,大冬天的也只穿一件拉锁能拉到帽子的运动棉衣,挺酷的那个男的。当晚记得那家伙好像是失恋了,正值毕业。一边喝酒,一边手机里放着那首‘爱大了,受伤了’。我清楚的记得,那家伙仰头不出声,泪却流个不停,当时我都看见那泪顺着胸口流到了肚子上,哎呀,那叫一个帅啊!想想咱多会儿能有人那连失恋都哭的帅了吧唧的!”

  “比不了的,说实话,当时的他们比我们成熟多了,毕竟不好好学习,厮混,其中的代价就有要过早的承受不属于当时年纪的东西。但即便是这样也不意味着在将来人生的道路上,他们还会比我们超出那些当时就存在的差距,时间,慢慢的会把人与人只见最早存在的差距,一点一点拉回去!”大个儿不禁感叹道。

  听到这里,伏地心里也跟着节奏莫名感伤了起来。

  他们说的这些话,不管曾经是否在自己身上发生过,可对也曾有过青春年少,青涩往事的自己而言,谁没有倾诉不完的回忆与感慨啊呵!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直到肚子里的酒也笑话的没刚喝完时的闹腾,众人这才准备拿起杯中就,干完就撤!

  就在伏地才举起杯,还没张口说话之时。

  本来也是顺其自然端起杯的枕头却忽然发出一阵剧烈的干呕,没等身子躲开桌面就直接喷在了桌子上。

  有同样情况的还有大个儿和葱头,相继出现了捂着肚子,貌似很疼,且不断呕吐的症状,当然,伏地也不能避免。

  但令人惊恐的是,吐出来的根本不是刚才吃进去的啤酒和肉串,而是些墨绿色的粘稠物。

  伏地强忍疼痛站起身转过头,下意识的望向正端着茶水悠闲看报纸的老板。

  即便伏地投射过来的目光是怀疑和愤怒的,但他回应时竟然还是那一成不变的憨笑。

  在这种情况下的憨笑忽然有点不合情境。

  这时大个儿几人痛苦的模样急速加剧,双手捂着的不在是肚子,而是脑袋,不停的左右晃啊晃,仿佛在用力摆脱着什么,啊啊惨叫个没完。

  酒瓶碎落一地,到处都是身体撞击到桌凳后与地面摩擦响起的“刺啦刺啦”声,乱作一团。

  几乎在同一时刻,伏地早已把兜里一直惯于把玩的铜币费力掏了出来。

  奈实痛苦与疼痛并重的无力感是在无法让它转起来,只能将铜币含在嘴里。

  只听“噗!”的一声,铜币被弹射到了桌上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转了两下势要倒下。

  强忍胃里翻滚引起的恶心和痛入骨髓的疼痛,伏地发出了一声低沉至极的怒吼:“铜币转转转!!!”

  只见本来要倒下的铜币立马立了起来,不断发出“嗡嗡”声,越转越快。

  随着“嗡嗡”声的响起,伏地和几位好友的不适状态也略微有些好转,起码停止了呕吐。

  稍微瞅着空当勉强说出话的大个儿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伏地,这...这是怎么....回事”

  铜币的“嗡嗡”声响起后,一直坐着的老板见状起身扔下手中的茶杯就是往外逃。

  伏地一把抓过桌子上的铜币,落于手心的铜币腾空转了起来,因转速过快,不时的发出丝丝“呜呜”声。

  还没等跑几步的胖子老板猛然停下身形,双手十指紧扣脑门。随着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快。

  他胖乎乎的的身体也随之开始变的模糊起来,整个身体看起来就像是颗颗彩色的细沙组成。

  到最后直接演变成了跟电视机信号不好时换台般的,身形开始撕扯揪拉成不规则的形状。

  整个过程胖乎乎的老板没有发出一声叫喊。

  待反应过来的伏地转身看几个朋友的情况时,面对空空如也一片狼藉的场面,哪里还有几人的身影。

  伏地心里一急,疾步上前掐住了渐渐幻变出原型的老板。

  全身墨绿,没有毛发,黏黏糊糊,双腿微微呈自然弯曲状的老板活脱脱像一个被剥了皮的人形怪物。

  吐出来有核桃大小的眼球让人恨不得用手指扣挖捏爆。

  “告诉我!他们人在哪?”伏地咬牙切齿道。

  喝了酒的缘故,布满血丝的双眼仿佛随时都会崩裂出眼眶,可见他的愤怒。

  dn看W正3i版bq章D节上!酷j匠*网/

  怪物丝毫没有因为被掐住脖子而做出任何反抗性的挣扎,而是面色平静的眼神之中略显忌惮的看了一眼伏地另一只手里的铜币。

  伏地见状,继续催发起了手心里的铜币,随着“嗡嗡”声的响起,表情痛苦异常的怪物“嘭”的一声低响,没有想象中的血肉横飞,而是化成了一堆普普通通的细沙堆落于地面。

  风起,沙随风扬。

  一筹莫展的伏地生气的大喝一声一脚踹翻了桌椅,就在这时,黑漆漆的店铺里走出的几个不足一米的身影,让他的神情再次变的狰狞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