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难以接受的真相

  难以接受的真相

  面对突发情况的伏地来不及多想,全靠本能反应。

  转身不退反进前冲至迎面袭来的男子身前猛一弯腰半蹲,闪电般的急速向前起身撞去。

  猝不及防的男子一个仰面朝后跌跌撞撞倒去,紧随其后的人手忙脚乱的有扶有推的。

  几乎在顶倒男子的同时,伏地屁股着地,一脚蹬向门框,朝后翻滚了两三米的距离。

  事实证明,电影离一蹬就滑出几米的情况,地面有可能抹了色拉油.....这时伏地第一次使用这招时的真实心里写照。

  翻滚待定看也不看一个低扫,转身站起旋转一圈就是一个摆拳。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低扫腿只吓退了冲来男人们几秒,但其后猛然甩出的摆拳却结结实实扫住了冲在最前男子的鼻梁。

  吃痛闭眼的男子还没等身后有人扶,就感觉扬起下巴裸露出来的喉结被一个重重的东西狠狠的感觉像是打进了咽喉,一时喘不上起来,脸憋的通红,两只手急的全身四处乱抓。

  身后几人明显没见过这么骇人的场面,吓的一时愣在当场。

  并非因杀心起而攻击的伏地下意识的一个疾步冲上前去一把捏住了男子凹陷下去的喉结。

  大拇中食三指用力一捏,只感觉一声脆响,感觉喉结好像又被捏挤了出来。

  蹲坐在地明显能喘过气来的男子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咳嗽不停。

  这下子看到男子没事的众人立马想起了始作俑者的伏地,但再回神望去,房间内早已空空如也。

  在伏地爬起站定面前的是刚刚把闯入者尸体全部一滴血都不剩解决掉的白衣小矮人。

  进食完毕的小矮人们统一的全部又用白布笼盖住了丑陋不堪的脑袋。

  面对眼前这个从二楼空调箱忽然掉落下来满身煞气,明显不是祭祀活动参与者的外来人,集体性的齐齐往后退了几步。

  也顾不上去想刚才是哪家把晾晒的被子弄的被自己当成空调箱失足踩空。

  因为比这个世界任何人都有清醒头脑,此刻唯一能以别样角度看问题的伏地发现,刚才后退了几步的能小矮人似乎在害怕。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它们对自己实力的自信程度还没达到对付一个本地城市的异类。

  这时负责追捕他的几名男子,包括玛拉街祭祀人员,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后退了几步的白衣小矮人并没有同许多人想象中的冲过去,自己起带头作用的应用自己的能力去消灭眼前这个明前跟祭祀活动格格不入的青年。

  而是转过身去朝着人群“咿咿呀呀”比划叫个不停,挥舞着手里的工具呈前刺状指向伏地所在的方向。

  “我艹你大爷!小畜生,原来你没能力杀人,只会吃死人,害得你大爷我先前差点被吓尿。你们要是哪怕在聪明点假装朝我追几步,我也就只有逃命的心了。”

  恍然大悟的伏地说罢向前一个疾步冲至小矮人跟前双手闪电般的立马就掐住了两个反应稍迟钝的小白人脖颈。

  只见被掐住脖子的小矮人只能不停靠如挠痒痒般力气的挣扎挥舞手里工具挠向伏地手臂。

  “这才是真正的手无缚鸡之力啊哈哈!”

  其它见状的小矮人更是连连后退,还不忘继续朝人群叫唤比划,显然想让这些之前听话的祭祀人员上前帮忙。

  没等人群先动,见状不对的伏地抢先一步,猛的大喝一声,“啊!!!”用吃奶的劲儿把手里的两个小矮人向正前方扔出。

  静如死灰的玛拉街道上在传来格外奇葩的两声“呱呱”叫后,街道上的所有瞬间一片渗人的死寂。

  整个街道上的画面就像是电影画面被按下了暂停键。

  连本来手已经马上就要抓到伏地衣领的一个老头都浑身僵住,抖个不停。

  有的时候,当我们费劲千辛万苦揭开了阻挡我们道路亦或令人恐惧的迷雾后,要么发现了比我们想象中还要难解决的问题和更恐怖的现实,要么......干脆发现隐藏在迷雾下的就是一个苍蝇般恶心渺小的笑话。

  令玛拉街祭祀祭祀死去的无数人中,除却每年一对的年轻男女是真正算得上他们有点意义的付出外,其它的牺牲充其量就是一个摆脱不小笑话阴影的阴谋。

  当人们发现小矮人的面孔其实早已不是当初灰袍人追随者吐出的小矮人;

  当人们发现小矮人的模样竟然同当年灰袍人的追随者有几分相似之后;

  当人们发现传说中的灰袍人威胁其实早已被人利用;

  当每年为他们牺牲的男女和这些仇恨已略有淡却所谓的闯入者却真真实实的死去时;

  当人们发现即便拿起“武器”,长相像极了追随者的小矮人也是脆弱不堪任何力量后。

  距离当初玛拉街事件若干年后的今天,人们再一次发出了不同意味的嘶吼。

  为祭祀献身死去的人中不乏会有他们的亲人甚至子女,人们随即就开始今晚的另一轮别开生面的疯狂报复,这次的报复,是有绝对证据和理由的。

  他们再次团结起来搜寻着一切可当做武器的器具,这一次被刺向锤向冲击而向的不再是闯入者,而是这些恶心吃人诱骗他们的怪物。

  简单的“咿咿呀呀”惨叫声中充满了恐惧与对伏地的仇恨。

  看正Un版章R节A上Wa酷8+匠/。网

  这一切如果没有他的出现,对小矮人们来说又该是多么美好的一夜。

  忽声感触的伏地已经完全被当成空气般被忽略。

  他不禁想起了那些年年牺牲更大的闯入者,无论他们是因坚持何种信仰而生,能勇敢的从人群中脱离,明知每年闯入玛拉街祭祀的人都是有去无回,可还是义无反顾的前仆后继,这不是一个单单的“愚蠢”就能搪塞掩盖反击真实光辉的事情。

  所以对伏地而言,不管是为纪念当年那对牺牲的年轻男女而每年都自愿牺牲的一对对男女,还是因为各种信仰和目的而惨遭厄运的闯入者们。

  或是也许真是因为畏惧而祭祀灰袍人的河西街人,他们都是也是可敬的!

  因为这条街已不在叫河西街,人也不在自称为河西人。这条街现在叫玛拉街,这些人现在叫自己玛拉人,所以他们还是可爱的。

  历史不容忘却,更不容改写,可更是不容践踏。

  最需要的,其实是最真实的传承,那样才会拥有为保证历史存在感,而为之真正愿意牺牲拼搏的人们。

  玛拉街事件对伏地而言起码暂时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可如生活般喜怒无常且习以为常的问题又如期而至,那就是门的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