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尸体的小怪物

  无声的话剧在两个演员莫名其妙的消失后表演完毕,接下来再进行应该就是真正所谓的祭祀了。

  对祭祀这个词理解的并不是太深刻的伏地脑中急速的回想自己了解到的祭祀,正常来说一般就是拿些猪牛羊等,充当贡品,然后举行一番以纪念和祈福性质的活动。当然也听过原始社会的祭祀,有的是以活人的死来祭祀,但起码也是因信仰等等而产生的。

  但现代人们的祭祀则充斥满了种种不单纯的目的,小矮人显然就是这个不单纯之一。

  因为随后发生的事情彻底证实了伏地的猜想。

  从挨着舞台一侧的商铺一楼走出一对身着白色的麻衣麻裤白布鞋的年轻男女,尽管伏地的视力没有多标准,甚至还稍微带点近视,但从模糊轮廓上还是可以看出那对男女的长相绝对也不是平凡之辈。

  正所谓对美丑的感受不单单是靠视觉捕捉,两个相互极端却又紧密联系的美与丑其本身所散发给人的第六感都是会有细微差别的。

  这对年轻男女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缓缓走到灰袍人的雕像跟前,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

  接着舞台上的所有演员开始发出哭声,不是传说与话剧表演中那种嘶吼,而是深沉低郁的嘤嘤哭声,连伏地一个外人都能听出来,这些人的哭声中透着一股真正感情流露的伤心。

  哭声如潮般的起起落落。站在雕像前的男子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锋利的刀刃,高高举起,狠狠的刺向了女子心口,待女子倒下,又刺向了自己。

  顷刻只见原先还活蹦乱跳的两个大活人就变成了两具倒在血泊中的冰冷尸体。

  人群的哭声这时更大了,听着眼看都要崩溃似的。

  另一边早已蠢蠢欲动的白衣小矮人似乎有点不满意人群的哭声,“咿咿呀呀”叫唤了半天,朝着两具尸体蜂拥而上。

  一如同话剧表演中,对待那对惨叫声中消失的男女般围住了已无生气的两具尸体。

  严严实实,估计站在跟前都看不到里面的情景。

  等小矮人们再度散开朝闯入者人群走来时,台上人们的哭声也渐渐小了下来。

  {r最$9新F章~Q节上酷G匠网{)

  理所当然的是尸体不见了,更令人汗毛直立的是小矮人们竟然在一片“咿咿呀呀”声中朝着魂不附体般一动不动的闯入者人群快速奔来。

  紧随其后的是人人手中也握着不同能置人于死地工具的演员,同时也是祭祀的执行者。

  看那气势汹汹从走已经变成跑的样子,怕是要对付这些闯入者了。

  要干涉吗?要救他们?答案是没有意义。

  这样的事情在这里每年都会发生,即便是死人,也都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

  如果所发生的一切都合乎他们这里的情理,自己认为对的,在人家那里就未必会是对的,又何必强加干涉。

  若是干涉了,弄出的乱子大到自己收拾不了,就是死也解决不了问题。况且自保的本能已经促使他趁机敲碎了身后的一块玻璃,跳进了楼里。

  奔跑中的玛拉街祭祀人员中不乏听觉敏锐者有听到了异响。

  只是随手示意了几个旁边的男人向伏地砸碎玻璃的方向,便有人会意离开人群向所指方向的一楼商铺跑去。

  跑到屋里的伏地发现二楼不是连体商铺,已经是住宅了,而自己所在的是一间小卧室,屋里家具陈设老旧,空无一人。

  推开卧室门的同时,楼下传来了一楼玻璃门被砸碎的声音。

  “果真不当是自己家的啊,说砸就砸!”

  自己调侃了自己一句后的他连忙跑至门口,想要打开门往楼上跑。结果门愣是没打开。

  心急之下想估计自己弄开门人也早上来了,被人追的感觉难免有点心颤。

  随即又爬出先前的地方,发现紧挨着这户人家的旁边竟然开着窗户,之前或许是因为广告牌遮挡的原因没看见。立马小心翼翼转到了另一户人家。

  完全分离的两个独立单元,若是追他还得从隔壁一楼再往上爬,要么就学自己,也爬过来。

  不过窗户已经被关上了,起码三四个干扰已经无意布下,足够那几个人找一会儿的了。

  这户人家屋内奇葩的是自己所在的卧室门竟然锁上了。

  看着屋里无处不充斥着粉红色和布偶娃娃明星海报的小屋,想必定是一个女孩子的闺房,锁住门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屋里卧室的门毕竟跟防盗门是有区别的,稍微用点劲儿就能踹开。

  还好运气这次没那么被,这家的防盗门估计是直接随手关上的,从里面一拧把手就开了。

  不由分说的伏地打开门随手一关,就立马往一步几个台阶楼顶跑去。

  提前观察后了解到这边的楼与楼都是紧挨着的,本来想着跑到楼顶后,就是捉迷藏也能玩到天亮,祭祀过后的街道必会恢复正常。

  而自己也无非付出点体力,没想到气喘吁吁的跑到七楼,发现通向楼顶的竖梯口上的铁门被一根大号铁锁锁着。

  立马改变战略的伏地哀叹一声,转身又跑回到了七层的一户防盗门前。

  想着之前救妹妹时的黑丝手,试着再次调整,却很难调整到那个状态。

  见这扇防盗门质量明显只能说具备门的特质,想必是从买上就没换过。从衣兜掏出一串钥匙,拿出挖耳勺上下门缝滑了一下,确定这家人也是随手关上的门,没有上保险。于是绕开一个串钥匙的钢丝环,几番周折终于如愿打开了门。

  这时的屠杀已经接近尾声。

  那些玛拉街祭祀的人,拿着或刀或锤,疯狂的袭向呆如丧尸一动不动的闯入者。一刀接一刀,一锤接一锤...鲜红粘稠的鲜血喷溅进了他们的眼睛,鼻孔,嘴里,头发和衣服也都已经被鲜血浸湿。即便气喘吁吁,汗与血均如雨下,也丝毫减慢不了他们挥杀的进度。

  惨遭厄运的闯入者更是没有发出一丝叫喊。

  才趴在窗口看到此幕的伏地心里不禁微微有些动怒,像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凝聚成了一头五味杂全的小野兽,难受不已——即便这座城市里的人有愧于你们,可有愧也不能成为为所欲为直至疯狂的理由和借口啊。

  这不单单是祭祀,更是报复,升级为变态的行为。

  先前只是想了想,但亲眼看到时,伏地还是有些淡定不住了。

  没等自然而然的叹息出口,更惊人的一幕就如AV里高潮数次的女优,又是一个潮喷。

  原来待闯入者被屠杀殆尽,之前在屠杀开始就冲在前面,站在一旁的白衣小矮人如蚁潮般朝着死状凄惨的尸体围了过去。

  只见从高处可见,外围的小矮人在驱离比较近还站在原地怒气横发的玛拉街祭祀人员。

  围在尸体中央的小矮人则均摘下包裹脑袋的白布,露出了一颗颗类似蛤蟆。

  跟传说中灰袍人追随者有七八分相似的脑袋,头上没有犄角,双腿同追随者不同的是会像人一样交叉跑动,个头也比追随者小上那么一号。

  挤在最前面的小矮人从并无利齿的嘴里伸出一条墨绿色的长舌头,速度极快如吃雪糕般的舔食着地上的尸体,但凡舌头碰到的部位,连血肉带衣服都像是被强酸腐蚀般的被吞食进肚。

  里外的小矮人不停轮替,之前在里面的换至外围时也都重新用白布包裹住了那颗丑陋不堪的脑袋。

  没一会儿功夫地上就少了十几具尸体。

  这时追击伏地并不傻的那几个人也终于找至了伏地所在的屋子。

  大约有五六个身形明显健硕的男子,手持各式利器一拥而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