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血染的太阳

  已修改血染的太阳

  匆忙赶到的伏地到了现场才发现,情况远远没有电视机里看的那么简单。

  人简直是太多了,里面的想出来,外面的想进去。

  旧社会时有围城让里面外面的人,无论怎样痛苦都能活在各自的命运里始终。

  如今没了围城的人,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相互践踏拥挤,所构成的就是相互僵持,想看的继续看热闹,不想看想走的,也继续看热闹。

  朝电视机画面中妹妹所在的方位,离北街口最近。

  伏地朝那个方向匆匆看了一眼,尽量让自己先保持镇定。

  现在自己离猜想的地方虽然只有短短二十多米,但面临的却是压根连埋一条腿的空隙都没有,更别提能否看到妹妹的残酷现实。

  耳廓里分分秒秒都在充斥着人群叽叽咋咋各色声调嗓门的吵杂声,甚是烦人。

  望着面前黑压压人头攒动,一颗颗黑色头发遮掩下的脑袋。

  胃里不由得一阵恶心,着急妹妹情况的伏地不禁心里微微燃起了带有怒气的小火苗。

  心里莫名的烦躁,厌恶,深深的厌恶。

  直至有些夹杂着恨意的情绪开始丝丝溢出,眉头紧皱的他才在深吸了一口气后口齿迅速紧闭。

  全神贯注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包括刚刚吸进去的那口未吐出的气,都往眉心处极力压缩成一个点。

  头痛欲裂的感觉顿时犹如潮水般阵阵袭来,情绪也仿佛要失去控制。

  精神处在极度集中的他用仅存的理智控制着微微发抖的身体,感觉到了像汽车半坡起步离合器放至恰到好处的瞬间,右手随即紧握。

  只见一条条细如发丝,形如游蛇般的黑色丝线隐隐出现在了拳头表皮,不消片刻遍脱离了皮肤,萦绕在了拳头周围。

  此刻的身体里就像有无数个自己在争夺对这幅躯壳的绝对领导权,眼皮重的几乎要抬不起,好想睡觉,仿佛闭上眼美美的睡上一觉对异常疲乏的自己是最好,最得解脱的解决方式,可了解自己情况的伏地断然是不敢这么做的。

  他自己再明白不过现在的感觉,就如同做噩梦时的半睡半醒,一旦你忍受不可疼痛困乏选择继续回到梦里,得到的不是解脱,而是更加报复式的加倍折磨。

  他怕来不及,这么多的人拥挤在一起,若是有人性,怕是妹妹早就被传递出来了。

  一旦拥挤加剧,几个才半人高的小孩子是绝对承受不住那样的挤压,甚至...踩踏。

  所以他决定竭尽全力用最简单最有效的方式救人,情绪激动之下他此刻完全忽略了情绪释放后不可收拾的后果。

  转身跑到身后三层楼高的商铺背后,顺着外露的PVC下水管道利索的没几下就攀爬上楼顶。

  刚站在楼顶平台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一块半砖也没来得及是否砸烂了谁的脑袋,因为维系着他的那份感情就在不远的脚下,为了她,为了他,他甘愿杀人。

  朝后猛退了二十几步的他弯腰的瞬间,先是开始奔跑,继而逐渐加速,在距离平台边沿一米多的时候一跃而起。

  首先发现头顶有东西落下的人,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听十几米处的人群中传来“嗵”的一声闷响。

  身如重锤落地的伏地无暇顾及脚下被从后背踩至前心的是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借着人群哗然散开的空隙,三步并作两步的起身跨至已经哭声接近嘶哑的妹妹和一起想跟的小伙伴身边,左臂搂住两个瘦小的身躯,然后迅速站直身体。

  “呜呜呜呜呜呜...哥..哥哥..对不起,我没听爸爸的话,我不懂事....呜呜呜呜...”

  被人群夹在其中,无人顾及过这几个因为好奇而误入人潮的弱小生灵吗?即使有人有也是自顾不暇吗?还是,这就是这里的规则,处处充满了自私,无视,愚蠢,忽略,充满了空白。

  “听话,别怕!从现在起,哥就是你们的墙,你们两面朝我怀里,待会儿记得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睁开眼睛看!”

  伏地没有试着吼一声让人群让开一条路,因为由于他突如其来的落地踩死人,人群已经开始出现骚动,眼看着踩踏事件即将发生。

  此刻若站在高楼顶,就可看到一副壮观宏力的奇景。

  密如蚁巢搬家的人群都在朝着同个方向的不同角度拼命狂挤,哭叫嚎喊声俨然一副人肉屠宰场的场景。

  这还不是重点,可从人群中偶有显露的空隙中或多或少,无论男女都会留下几句今晚出来自寻死路,运气不太好的尸体。

  面对千军万马比自己还要失去了理智狂压而来的人群,面无表情的伏地眼睛始终无神盯着一处,挥舞着黑丝萦绕的拳头,只见但凡碰到的人,都仿佛遇着了专撕人肉的高速绞肉机,触碰到拳头的身体部位立马血肉横飞。

  挥拳残杀人群带来的惨叫声均被淹没在比屠杀更恢宏的踩踏奔逃中喊叫声中。

  相对而言,那些早早进去了街里的抗议组织则幸免于此难。

  慢慢的,不知过去了多久。

  人潮慢慢开始退去,空旷无人的街道上如夜空中的星,零散的每隔几步就是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而在伏地一直寸步未离的身子周边,从高空之上俯视就像身处一轮红色的太阳之中。

  真实的太阳着着的是火,而这,流的是血。

  挥拳挥至最后已然没有眼皮沉重束缚的他同妹妹一样,也闭上了眼睛。

  待睁开眼看到眼前的场景时也不禁莫名的心惊。习惯性的想努力找寻可搪塞自己满胸空虚的理由。

  莫名的伤心外是空荡荡的大脑,不是吓傻,也不是接受不了。

  只是在麻木的知觉河流中,不知不觉,悲伤的点点细雨已经逆流成河。

  泪水不由自主的划过被风吹过凉且苍白的脸颊,下坡蚯蚓爬过后的皮痒之后是拉出的一条条湿润的线。

  翻滚过嘴唇,顺着下巴流到脖子。

  最后在光逐渐消失的地方滑落至一片空虚黑暗的胸膛深处。

  他想不到任何可搪塞自己的理由,也不愿去想。得到必会意味着失去,他们失去了生命并不意味着我维系住了自己所执着的感觉同时,也什么都没失去。

  当他看到事后的人们仿佛记忆跳格,直接跳过了他所制造的惨剧,麻木如蝼蚁的那些已经安全无恙的人群竟然没有任何举动。

  什么话都没有说的伏地上手楼抱起两个小家伙就朝家的方向走去。

  人不能总靠别人施舍,给你让路,给你安全,给你...一切,更多的还是要靠自觉。

  若没有了保护你的规则存在,你是能生还是死;若身边没有同你来自一处你认为的同类,面临执着,你又是否愿意亲手执刃挥戈他们去往生。

  对不起....我极端了,我..应该真诚的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头脑渐渐清晰的伏地这一刻,正在说着这一声声的对不起,可是又说与谁听呢?

  #…看√正版章J节上`酷DS匠网-(

  无尽的夜空暗黑无界,昏黄路灯是此时映照黑暗一切唯一还在的光。阵阵冷风袭来,凉且抚过寸寸皮肤却不入骨。

  街道之上的尸体早已被人搬运一空。

  唯有浓浓刺鼻的血腥味还在如死死执着纠缠住了的索命鬼魂,久久弥漫在空气中不愿散去。

  妹妹和那个孩子已经各自送回了家。

  父亲在看到满身血迹的他也没有多问,出了街更没有想象中的报复在等待。

  整件事仿佛只是在伏地这里从头到尾的发生,或许对这个世界而言不过是又多了一片跟他有关的空白记忆。

  浩大的世界轻描淡写便可带过一场血腥的事件,那..一个渺小的人呢?

  夜已很深,纸屑垃圾塑料袋四处横飞游走在空旷无人的街道上今夜孤独布满了整座城市,或是称之为,这个世界。

  驻足侧耳细听只能听见风从而过耳过发出的口哨声,似乎在与他诉说,这条外围烟雾电流缠绕的古怪街道,有可能是他离开这里能更快的跟上魂逃离的唯一方法。

  累的时候,也不禁有想过留下来。

  可自己不能停的理由就像是在给自己找一个还活着的借口。

  掏走的心可以遗忘,不在乎,要的魂可以不去追。

  可要是选择停下脚步去享受沉溺其中某处的美好而变得无法自拔。

  伏地是不管怎样都说服不了内心深处无数个各种各样的自己,他要不停的跑下去,慢慢把混沌的自己给跑明白,为了忘记为了莫名去经历更多,以此来坚定自己。

  明白关键时刻自己要做什么,才是该有的冷静。

  在街角路灯下已经蹲坐了很久低头沉默的伏地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全因忽地想起了曾在旅途中碰到过的一个自称疯子诗人说过的疯话——

  现实,我从不属于你,因为你予我不能承受的平凡;死亡只是一种现象,你拿什么来让我消亡,我的存在,自由在每一处想踏足的空间,你们这些沙比靠什么来理解。

  不明白的,得慢慢明白。

  等找到能回去的路或许会多少明白些。

  即便是场普通的游戏,可也不是说走个过场想回去就能回去的。

  想罢此刻的伏地双手托住膝盖站起身来。两只略微冰凉的手慢慢的插进大腿外两侧的裤兜,心怀一点光的向传说中的玛拉街走去。

  此时的玛拉街内全然是另一番诡异景象。

  入眼可望长达五百多米宽三十多米的宽阔街道入口处,站着之前叫喧各种不怕死和探索精神的百十个人。

  没有想象中的吵杂声,那些人只是单单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映入眼帘的恐怖景象已经远远超出了众人之前猜想中所谓的祭祀场景。

  这里并未见神,也未有青面獠牙的厉鬼,这里只有密密麻麻在夜色下显得尤为瞩目的身高不到一米,全身上下包裹在白色布袍里看不清真实样貌上百的白衣小矮人。

  唯一可算是裸露的是白嫩如婴儿般的小手,小手中均握着各种各样日常生活中随手可得的尖锐工具:

  改锥、剪刀、削尖的铅笔、十几公分长的长钉....

  街道正中央摆放着一尊高约七八米,赫然就是传说中的灰袍人。

  灰袍人雕像旁边不可缺少的也有一只站起来像癞蛤蟆的怪物,满口利齿,宛若是真。

  雕像的脚下搭着一个很大很大高约两米的简易舞台,舞台上正上演着一场无声的话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