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若入梦

  请不要草草将我埋葬

  我是去寻找我的自由

  我曾一度迷茫悲伤

  是那里的阴郁让我懂得了欣赏

  我若入梦

  如能醒来

  我亦会

  给你讲讲那个世界的故事

  那里没有阳光

  可也从来不会心冷

  我若入梦

  一睡不醒

  亲

  那必是我亡在了那里

  我是个忧伤的人

  请你记得告诉人们,我的灵魂是死于这片最后的净土。

  一个由真实梦境故事改编的故事。

  楔子

  1

  不上夜自习了人还那么多.班里的灯管不知何时被换成了白炽灯,望着班里只剩下几个正在闲聊的同学,伏地提起书包向外走去.

  扬子也刚取到自行车,停在了台阶前,无奈的叹了声气后有掉转头向后门的平道飞驰而去.

  校门口的人也不是很多,有进有出的.校警突然拦住了了一个男生,说没穿校服不准进."但有那么多人不穿,为什么偏拦我,况且今天不上夜自习.""不准进!"校警用力推开了男孩.

  看来今天校警又有点火气.

  "我进去拿点书就走."男孩绝望道,语气中似乎有一丝乞求.

  "滚开!找死啊!"

  与此同时只见那男孩一声嘶哑的呼哮后,脸上出现了一片片的黑斑点,那脸也比原先的肿了些.他像一只被逼急了的野猫,威呲着周围所有看他的人.伏地像被什么东西拴住了似的,眨眼的瞬间便站在了离他三四米的台阶上,所有的郁闷,愤怒像是都要从发寒的毛孔中发泄出来.....

  走过一个30多岁的女人,顺口边走边不紧不慢的说了依据"他是煞王,你还不走!"

  那男孩的脸便很快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他像是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望了一眼吓的蜷曲在墙角的校警."切!"了一声转身走了.

  2羞叶望了望坐在一旁的伏地,见不起作用,无奈的笑了笑后随手抽了件刚脱下衣服中的单纱粉衣披在了身上.

  修长的腿仍在外边露着.

  婆洗瞅了一眼羞叶,说:"他是煞王,你别百费力气了."

  !}酷)f匠网^D唯一^正{版☆:,=其i他y都是"《盗版

  羞叶略带苦涩地笑笑道:"难道你们男人都不一样吗?还是你根本就没有欲望.见过我的男人都对我动了念想.""我也一样,只不过我忍住了,明白那欲望的线头,一旦自己放出去让人抓住,就没有自己.他们每次不都是心中的邪念重了还没碰到你便都成了木偶般的走肉了吗."

  "你也会有那么一天的,只不我会让你占有了后才汲取你的灵魂."

  "你像一朵...不红鲜艳;不冷的彻底;不热的高涨暖暖诱认得食魂花,却都不曾有付出了的人得到."

  "我没你那么幸运,做了平凡的人那么久,说是煞王便是煞王了."

  "嘁!我不还是这个样子吗?我得到了什么,金钱还是权利?连你都有我不可拒绝的危险,你说我还留有什么,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只比我低一点的灵魂和我共同存在,我好怕哪天我的力量压不住他了,拽不住了那线,崩溃了,失去自我."

  羞叶长长的吁了口气,穿好了衣服,坐在一边,说:"这只是场梦,梦醒了你就永远不会再做同样的一个梦,即使偶然是,也不会续上这段残梦."

  "那若是再想见到你呢>"我笑笑道.

  "梦醒了你就会模糊了我的样子,凭感觉吧!现实中也有我的."她像是流泪了.

  婆洗拨开帘子向外望了望说:"马车已经能够走了四天四夜了,还没到尽头."

  "有书吗?"我问."有一本<聊斋>."婆洗说.

  "鬼读鬼故事?哈!算了"伏地讪讪笑道。

  “你又不是鬼哈哈!”

  走在崎岖不平的土路上,拉车的牛头马面走的虽然很慢,可还是很颠簸。

  怅然若失的伏地抽出了一根与此刻场景风格完全不搭的阿罗牌香烟,含在唇边久久没有点燃。

  刹那的寂静过后,待好奇怎么不出声了的羞叶一脸忧伤的回头望去,就见坐在车尾部的伏地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你....怎么了,没事吧。”羞叶小心翼翼的轻声问道。

  长舒了一口气强颜欢笑的伏地擦了擦眼泪说:“就要离开,我忽然想回忆,我想起了拉我进大梦世界的魂,黑域大镇的老牛,古迹城的老杨,开吉普车的军官,嚣张跋扈的小白,灰袍人,我...我...”

  “你....是想阿罗了吧。”羞叶叹了口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