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了。"瑾瑜推开房门,说着就要扶我去吃饭。

  "我自己会走。"我躲开他的手,不想理他。

  "还是我扶着吧,万一又从楼梯上摔下去,我爸还不把我杀了啊。"我拗不过他,被他像搀扶智障一样弄下楼。

  "今天,叔叔没回来?"我看着桌子空空的,只有我和瑾瑜两人。

  "他说今天有事走不开,让我们先吃。"他给我拉开椅子让我坐下来,完全把我当成智障。

  "哦。"我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胃口很好。

  "其实爸他真的对你很好,以前他几乎一年都不会在餐桌上出现几次,但自从你进入这个家之后,他几乎每天都会回家吃饭。"

  听着瑾瑜的这段话,心里也是软成一滩水,我知道他对我很好,可是我还没有办法完全接受他。

  "我知道。"我看向门外,想着他是那么一个每天为各种上百万上千万的合同忙破头的公司董事,却还要顾及我的心情。

  "瑾瑜,我什么时候可以去上学啊。"我问出了心中一直的疑问。

  "爸说了,你伤还没痊愈,需要再修养一段时间,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出去走走。"

  他无暇顾及我的问题,一个劲的吃着自己饭,一点都不像是那个印象中在画板前熠熠生辉的瑾瑜。

  "我去的是哪所学校?"

  "耶鲁大学,是美国一所很有名的美术学校,我让爸给你报了美术专业。"他微微抬起头和我说着,我却在心里暗暗的柔软,他还记得我喜欢画画,他比我了解自己。

  "你呢?"我又打断了他专心吃饭的心思,继续问到。

  "我发现你今天问题很多哎,和你是同一所学校。"

  他不再理会我,开始继续投入专心致志的吃饭行列,却没有发现,瑾瑜对我的态度又回到了以前,他开始和以前一样耐心的给我解释着问题,照顾着我。

  n酷匠网正|q版_首22发u@

  在房间里对着电脑的日子太过无聊,我下楼走出了这栋大房子,在花园里的秋千上坐了下来,随着秋千不停的摇晃,微风轻轻吹过耳边,扬起几根碎发,痒痒的。

  天空中飘着几朵云,美国的天空像是比中国的要大,而我却感觉在这里把我的心衬的更加狭小。

  "嘿!"突然的一声,着实把我吓着了,看着南一一副奸计得逞的坏笑摸样,心里一阵咒骂。

  "怎么不理我啊?"我别过头不再看他,继续悠荡着秋千,心里仿佛净存着许久未曾有的安宁。

  "喂,瑾溪!"他似乎并没有打算善罢甘休,捡起一块石头扔向我,差点砸到我。

  "你想干嘛,想砸死我?"我从秋千上跳下来,一瘸一拐的向他走去。

  "我不是想让你搭理我嘛!"他挠头傻笑着,我知道他并不是想要用石头砸死我。

  "你为什么在我家栅栏外边?"我带着奇怪的眼光,上下打量着他。

  "我住你家隔壁啊,我们是邻居你不知道吗?"他抬手隔着栅栏弹我脑门,一副笑我智障摸样。

  "我怎么知道你住我家隔壁啊!"我打开他的手,不再理他,一拗一拗的往家里走去。

  "你怎么走了?怎么不和我再说会话?"他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加快了脚步,想要尽快远离他,第六感莫名的告诉我,他我最好不要惹。

  他却一个翻身从栅栏里跳了进来,拉住了我的手。

  "干嘛?"我甩开他的手,和他保持在安全距离内。

  "怎么感觉你不是很喜欢我啊?"他用他那琥珀色的眼睛看着我,看的我有些慌乱。

  "不是感觉,就是不怎么喜欢你!"我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但是我还挺喜欢你的!"听到他带着羞涩语气的告白,脸色还微微泛红,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瞎了或者耳朵也坏了。

  "神经病!"我加快脚步,走进了房间,却没想到他随后就跟了进来,像是口香糖,怎么甩也甩不掉,就这样死死的粘着我。

  "你到底想干嘛?"我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他却一脸坏笑轻浮摸样,我竟然会觉得他像林杨,那时的我肯定是疯掉了。

  "我就是想和你交朋友,没别的意思。"他立刻把笑容憋了回去换成一副认真摸样。

  "可是我不怎么想和你交朋友。"

  他被我的话弄的有些尴尬,我也在想自己是不是太不礼貌了,毕竟他是瑾瑜和瑾叔叔的朋友,我这个样子……

  "你还在想那个叫林杨的吗?"我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提林杨,他是怎么知道林杨的?他像是看出了我心里的不解。

  "你昏迷那段时间,嘴里总是迷迷糊糊的喊着这个名字,还好几次把我当成了林杨,拽着我不让我走。"

  我不知道怎么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我以为这些天,已经让我习惯和接受了没有林杨的生活,却没想到,别人这么直白的和我说着林杨的名字时,心里依旧像是沉入了大块石头,溅起大片波澜。

  我没有再理他,关上了房门,我没有林杨的联系方式,我不会打越洋电话,甚至于我连林杨的QQ号都没有。

  我现在想要知道他的消息,犹如在浩瀚的星空中寻找一颗还未命名的行星。

  "你会不会打越洋电话?"我打开门,看着还愣在门口的南一他见我好像没有再生气,脸上立刻漾开了花。

  "我会,你告诉我他的电话号码,我告诉你怎么打!"我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口气把林杨的电话号码背了出来,他的号码我一向烂熟于心。

  电话拨通之后,我听着那头嘟嘟的声音,心里犹如千万只蚂蚁吞噬,念叨着一定要接一定要接。

  "喂!"只是这轻轻的一声,仿佛牵动了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喂?请问你是哪位?"喜悦之中我慌乱的忘记了说话,愣了好几秒,才颤颤巍巍的开口说了那句,默念千遍的名字。

  "林杨!"电话那头在听见我的声音之后,没有回声,只是听到平稳的呼吸声传过,隔了好几秒才不敢确信的问到。

  "溪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今天又加更一章,以后尽量每天都加更,都没有小可爱给我解封评论啊,心里有点小忧伤。

《何以寄深念》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