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瑜!"我扭捏着走到他的房间,他面对着窗户,像是在看什么虚无的东西,完全没有要理会我的意思。

  "瑾瑜!"我对着他的背影又试探性的唤了声,他的背影透着淡淡的抑郁,和蓝色的房间基调完全融合在一起。

  "有什么事?"他悠悠的声音在房间响起,微微转动着椅子,和我四目相对,眼底宛如深海,散着读不透的光。

  "我……我想知道越洋电话怎么打?"我低头看着地板,来回转动着鞋子。

  "你想打电话给那个叫林杨的对吧?"在他说到林杨这个名字时,我猛然抬头,心中最深的秘密被知晓的诧异恐慌感,蔓延全身。

  "你怎么……?"他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弧度,眼神于刚才多了一丝轻痞气息,是我第一次见他时的轻痞气息。

  "你喜欢他,我知道。"我没想到他就这么毫不顾忌的把我的秘密铺光在空气中。

  "不是的,我只是想打电话给我妈还有伢伢。"我紧张的语无伦次,想要极力辩解着。

  "不管你想要打给谁,我都劝你死心,我不会告诉你的,如果是想和那个林杨联系,更加的不可能。"

  他一句一句从牙缝中透出,传到我的耳边,丝丝凉凉的。

  "为什么我要死心,叔叔说过,只要我想回去,什么时候都可以的。"

  我情绪有点控制不住,对着他大喊了起来。

  "呵呵,他的话你也信,别忘了,他是一个商场中人。"他一脸的轻蔑笑痞,像是对我行为感到可笑。

  "为什么不能信,他一直都和我说我什么时候想回去都可以的,我现在就要回去,我不要在美国读书了,我现在就要回去。"听着瑾瑜的话,我感觉自己被骗了,恐慌到不知所措。

  "你回不去的。"他像是意识到了事态发展到了他无法控制的地步,急忙拉住了我的手。

  "我现在就要回去,你放开我。"我用力想要扳开他紧紧拉着我的手,哭喊着压抑很久的情绪完全崩不住了。

  "我胡说的,你可以回去,只是现在美国快开学了,你都办好了入学手续,明天就可以报道了,现在回去那边又没有学校可以给你读书,你想打电话是吧,我教你……"

  他看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面色慌张的给我解释着,而此刻的我只想一心回去,回到妈和林杨的身边。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回去,你放开我。"我用尽全身力气挣脱他紧紧握着的手,打开门就往楼下跑。

  "你别……"听着他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开始加快下楼的脚步,却没想到慌乱之中踩空了一阶楼梯,重重的翻滚了下去。

  "溪儿!"感觉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传来一阵阵被木板磕绊的疼痛,最后额头碰到墙角,滚落到地面上,看着楼上慌乱的不知所措的瑾瑜,头一阵昏沉,眼睛开始变得模糊,耳边响来一阵又一阵呼喊声,直到完全失去意识。

  "林杨!林杨是你吗?"恍惚中我看见了一个虚无不清的身影,像极了我的林杨。

  他转过身,对我微微的笑着,像是黑夜里的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世界。

  "林杨!"我轻唤着他的名字,笑着向他一步一步走去。

  他却突然变了脸色,像是嗜骨的魂魄,无论我怎么摇晃他,他都是一副躯壳摸样。

  "林杨,你跟我说说话好不好,你不要不理我,你跟我说说话,好不好?"我顺着他的衣角,一点一点在他的脚边瘫坐下来。

  "为什么你不理我?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啊!"

  "我没有不理你啊。"他在我面前微微蹲了下来,像是有抹阳光透过。

  "林杨!"我咧开嘴笑了,这么多天,第一次感觉到有林杨的安全感和喜悦。

  "傻丫头。"他抬手帮我把眼角的泪轻轻擦掉,是我的林杨,是我的林杨。

  我猛然用力抓住他的手,抑制不住的喜悦在心里漾开花……

  "好好生活……"他却像是一个泡沫一样,一点一点消散了,我开始慌乱,大声的呼唤着他的名字,用力的想要抓住他,随着他的消失,世界变的黑暗一片,他是我的太阳啊。

  "林杨!!"我用力一喊,睁开了眼,原来刚才那只是一个梦啊,如此真实又痛彻心扉的梦。

  "你终于醒了?"我扭头看向坐在一旁的南一,我还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你怎么在这?"我慌张的松开他的手。

  "我的大小姐啊,哥哥已经在这好几天了好不好,你不知道我的手这几天都被你握青了。"

  他把手抬到我面前,一脸的受委屈样,很是滑稽。

  "这,真是我弄的?"我有点不敢相信的问着他,他重重的点头,原来,那个梦中的林杨是你。

  我翻身背对着他,看着窗外树稍上的鸟儿,不停的宣叫着,它是美国鸟儿……

  "怎么才醒就对我这副态度?"他推了推我,我依旧如死人般不理他。

  "身上还疼吗?"他开始缓和了语气,但我不想和他说话,一点心情都没有,我甚至气愤自己,把他当做了林杨。

  "她是你妹妹,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爸对于她们母女很愧疚,想极力弥补她,你却让她从楼梯上滚下来,现在还昏迷不醒,你到底和她说什么了?"

  病房门外传来瑾盛对瑾瑜的呵斥声,我能想象出他此刻脸上的表情是多么的不堪入目。

  酷'匠网u$唯e一正`@版X,wq其cB他都D是*盗;版2{

  我翻过身,看着门口,心里一阵自责,瑾瑜他并没有对我做什么,是我自己不小心。

  "你爸从你出事那天起,每天都把瑾瑜拉出去骂一顿,台词我都能背下来了。"

  听着南一的话,心里更加的五味杂陈。

  "叔叔,瑾溪醒了。"南一喊了一声,门一下子就打开了。

  "溪儿,醒了?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我看着瑾盛满脸的紧张,心里一阵柔软,这一切的关心都不可能是虚情假意,而我却一直不把他当做是我的亲人……

  "我没事,不疼了!"我笑着回答他,这是我知道他是我父亲以来,最真心的笑容。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紧皱的眉头,大大的舒展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大家去支持《我的青春像昨天》,小作者很用的在写哦,希望大家可以去支持他。

《何以寄深念》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