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下楼吃饭了。"张姨的话打断了我飘向远处的思绪。

  "哦,我知道了。"我穿上拖鞋跟着张姨下了楼,瑾瑜和瑾盛已经在餐桌前坐好了。

  "溪儿,来。"我走到瑾盛的身边,他递给我一张身份证,上面的名字改成了瑾溪。

  "为什么把我名字改了?"我把身份证举在半空中,一脸的无法接受,他被我过于激动的情绪弄的有点不知所措,复又耐心的给我解释道。

  "你以后要在美国上学,所以户口要移到我的名下,而且本来你就应该叫瑾溪。"

  我看着他的脸,心里五味杂陈的,我现在移到了他的名下,跟了他的姓,我再也回不去那个家了对吗?养了我十几年的父亲,至死都在为我保守着秘密,而我却这么快,连名义上的女儿都不再是了。

  "我先上楼了。"我拿着身份证,一脸的不开心,也不管此刻瑾盛的脸色是多么的不堪入目。

  "你到现在还不能接受他是你爸是吗?"瑾瑜突然拉住我的手,眼神里满是恨恨的目光。

  "我……"我抽出被他紧紧握着的手,带着慌张不看他的眼睛。

  "你还不明白吗?你不可能再回去那个家了。"我诧异的看着他的脸。

  "为什么?"他正准备张口说出原因。

  "瑾瑜!!"瑾盛突然呵赤一声,让原本就要说出的话,硬生生的憋回了嗓子眼。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可能再回去那个家了?"我拽着瑾瑜的胳膊,非要他给我一个答复,第六感强烈的告诉我,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溪儿,你别听瑾瑜胡说,你想回去什么时候都可以。"瑾盛带着一如既往的慈爱笑容和我温声细语的说着。

  "赶快吃饭吧。"他帮我把椅子拉开,一个在那么多人面前威风凛凛的公司董事,却对我从来都是慈爱,绅士,我突然觉得自己对于他太过苛刻,毕竟我从来没有给过他真正属于女儿对父亲的尊重。

  这顿饭,我吃的异常压抑,虽然我来美国也有一段时间了,但和他们的相处一直不够自然。

  "瑾叔叔!"门外响来一声响亮的呼唤,仅仅这一个声音,我就听出来他是一个喜欢嬉笑挑逗的人,所谓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渐渐走近的身影,果不其然验证了我的猜测。

  他有着和林杨以前同样的轻狂不羁,像是一个混血儿,有着琥珀色的瞳孔,深邃到像一湾月光下的湖泊。

  "南一,你来了,叔叔可是很久都没有看见你了。"他径直走到餐桌前,很是自然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张姨,加双筷子。"

  "好嘞!"我盯着他看了很久,恍惚间我像是看见了林杨的影子。

  只是我的林杨多了一丝稳重,更加的阳光。

  "叔叔,这位可爱的小姑娘是?"他把目光投向了我,看的我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微发烫,像是被烈日轻啄一般。

  "她叫瑾溪,是叔叔的女儿。"当他听见,瑾盛这样介绍我是,脸上明显有被震惊到。

  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

  "女儿?叔叔什么时候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我怎么不知道?"

  他这话一出,让原本就压抑万分的气氛,现在犹如冰窟。

  "咳咳!"瑾盛轻咳几声掩饰尴尬,南一也意识到自己这个问题问的不大好,忙吃几口饭。

  "张姨最近手艺又见长了。"他嘻笑着仿佛刚才的尴尬,像是做梦一般,我开始对他的印象加了一分,突发状况的应对毫无压力。

  "我吃饱了,先上楼了。"我起身走上楼,关上门,打开电脑看着博客下面,读者大段的回复。

  心里莫名的一阵酸楚,捏着手中焕然一新的身份证,瑾溪,从此以后,我叫瑾溪,以前喜欢林杨的尹溪儿,现在叫瑾溪。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了很久,多久了,妈和瑾盛年轻时的心愿该是完成了,盛瑜瑾溪,终于变成了现实,可是妈却依旧只是瑾盛的年轻,而瑾盛却成了妈一辈子的遗憾,若没有爸,或许,妈会像林霖阿姨那样,等瑾盛一辈子。

  "咚咚咚!"叩门声阵阵响起,我还在疑惑是不是张姨又有什么事情。

  "进。"我随意的一句话,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却丝毫没有发现进来的人,并不是张姨。

  "情感博客啊!"他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带着微微轻蔑的语气。

  $x更q-新最{☆快上!酷(?匠Q网

  "怎么是你?"我立马关上了电脑,对他竖起了十二分的警戒。

  "我又不吃人,干嘛把我当贼一样防着?"

  "我……我……"大脑一时被他弄的无法正常运转,或者可以说秘密被窥探的恐惧感。

  "看你那副脸红心跳的表情,我不会和别人说的,我叫南一,是瑾瑜的发小。"

  他一改刚才的轻痞气息,很是绅士的向我伸出友好的手,我看着他,再看着他的那双骨骼分明的手指,犹豫着要不要去握。

  "我叫尹溪儿,不,现在叫瑾溪。"我如蜻蜓点水般握了他的手就松开,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眼前的这个人,我有种莫名的特殊感觉,他身上散发的那种气息,让我有点窒息的气息。

  "真特别,和我认识的那些娇贵小姐一点都不一样,很开心认识你。"

  他对我相视一笑,像落日前的那抹余晖,悠悠的让我入迷,清俊的面容一点都不让人讨厌。

  "吆,这么快就想要勾搭我这个凭空跑出来的妹妹了?"瑾瑜突然的一席话,让我对面前的南一已经搭累的印象,渐渐坍塌。

  "瑾瑜,你胡说什么呢?"他略微有点尴尬,抬手揉着头发,就像是用力抹盖后的面具被人一点点撕下的无力感。

  "她不是你外面的那些女朋友,劝你不要对她有奇怪的心思。"

  与其说现在惊讶的是眼前南一印象的突变,倒不如说瑾瑜话语中句句的维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小作者今天为十年小可爱加更一章了哦,她也是一个作者,我很喜欢她笔下的《我们的青春像昨天》这本小说,那种青春热血的感情,一群朋友为了梦,为了爱,那种我们都曾有过的青春年少,我的小可爱们,可以去看看,真的很好看,不管笔风还是人物性格都是我特别喜欢的类型,我想我的小读者也一定会喜欢的,看吧,去看看吧,每天继续加更哦。

《何以寄深念》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