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车窗外飞速移动的景物,由熟悉变的陌生,到后来的完全陌生。

  "溪儿,你到美国了还是可以经常回国来看你妈的,不要太难过了。"

  瑾叔叔突然抬手拍着我背安慰我,让我觉得异常的变扭,条件反射的躲开他的手,看着他僵硬的举在半空中的手和那尴尬的神情,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到有点过分了,毕竟从他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就一直对我好。

  "不好意思,我不是很喜欢别人触碰我。"我捋了捋耳边的碎发,坐好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自然一点。

  o看正…4版.`章节上酷匠《2网C

  "没事,毕竟你对我还不熟悉,时间久了就会好的,我不介意。"看着他神情恢复自然,我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叔叔,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我看着前方的座椅后背,犹豫着还是说出了口。

  "不用和我这么客气,有什么事情尽管和我说。"他笑着回复我,一脸的慈爱柔软,一点都不像一个身经百战的商场中人。

  "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林杨,我想你帮他磨平他进过派出所的记录。"

  我期待的看着他,我知道自己的要求违背了道德,我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但为了林杨,我管不了那么多。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啊,他进派出所时还差几个月才成年,而且他的情节不严重,也不是主谋,没留有案底,不会影响他以后的前途。"

  听他说完这大段话后,我悬在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沉沉的放下了。

  "那就好,但妈和伢伢……"我别过头,不再同他有丝毫眼神的交流。

  "你放心,她们一定会安全的待到你毕业回来,我会找人照顾好的,你不用担心,伢伢的眼睛后期恢复,以及林杨的学费我都会安排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这段话并不能让我安心,我不能看着她们,不再参与她们的生活,很多情绪我都无从知晓,而且,我的林杨,他那么高傲,怎么可能会要别人资助的学费。

  为了生活他还是会低头去送外卖,去做兼职,去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和家人,而这一切我都不能参与了。

  飞机上,瑾瑜已经在座位上坐好了,而我的位置需要越过他,自从那次他和我说了我的身世之后,我再没有见过他,我甚至害怕见他,我知道他现在对于我带着仇恨,从他一直看我的眼神就知道了。

  "溪儿,这是瑾瑜,你们认识的,他以后就是你哥哥了。"

  "我从来没有妹妹。"瑾瑜这话一出,原本脸上带着笑容的瑾叔叔立马变成了一副准备爆发的火山。

  "你说什么呢?"他突然声贝加高,我吓的颤抖了一下。

  "没事的叔叔,他不接受我很正常,我自己到现在也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拉了拉瑾叔叔的手,他也的确听了我的话,情绪缓和了不少。

  "呵呵,她不是到现在还叫你叔叔吗,根本没把你当成她爸。"瑾瑜这一声带着轻蔑冷笑的意味,让我大脑瞬间短路,气氛变的异常尴尬。

  "溪儿,你先过去坐。"

  透过窗户看着飞机飞起又降落,我到了另外一个国家,这里没有一个我熟悉的草木,没有一朵我见过的云,而我要从今天开始认识它们,熟悉它们。

  美国的医院设施装修和国内的有很大差别,看着这一个个穿梭在的人群里的医生护士,她们的皮肤头发和我都不一样,说着的语言,让我陌生,让我后怕。

  "溪儿,你奶奶就在里面,你做好进去的准备了吗?"

  我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的老人,是我奶奶吗?我犹豫着要不要靠近。

  "是溪儿吗?"她忽然唤了一声我的名字,字里行间吐露着艰难的气息。

  "嗯。"我重重的点头,脚步却未有丝毫的移动,病床上的她却笑了,那是我见过最慈爱的笑容,让我放下防备,不由的想要靠近,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是亲情的呼唤。

  "奶奶,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妈。"我慢慢移动到她病床前,她声音哽咽着和我说,我能感觉到那是发自内心的忏悔。

  "妈妈没有怪你。"我在病床前蹲了下来,她满是皱纹的手抚摸着我的脸颊,动作很轻,像是怕把我摸破一样,带着小心谨慎。

  "奶奶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拆散了你爸和你妈,让你在外流落了那么长时间。"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她这番话后,心里酸酸的,像是替妈难过,妈的青春终于得到了一个答复,一个正确的答复。

  "溪儿,可以叫我一声奶奶吗?我怕我会听不到了。"她手颤抖着,呼吸变的有些急促,旁边的仪器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显示屏变成了一条直线,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奶奶,奶奶,我叫了,你听见了没有。"我开始慌了,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呼喊着这个初次见面又最后一次见面的奶奶。

  医生护士瞬间挤满了整个病房,直到最后一张白布盖上了她的面孔。

  我像是傻了一样站在一旁,愣了很久,我不知道我的那声奶奶她有没有听见,到最后,除了她谁也没办法给我答案。

  办完葬礼之后,高考的最后一门已经考完了,我坐在这所诺大的房间里,想念着我那所狭小的家。

  "林杨,很遗憾没能陪你一起参加高考,很遗憾不能和你谈论高考时的心情。"

  我在电脑上打出这段话,搁置了很久也没有发出去,我们隔着的是整个太平洋,甚至于,我的白天是你的黑夜,你的黑夜是我的黎明……

  我把这段话发到了我的博客里,已经隔了很久没有更新的博客,以后它无法再记录我和林杨的点滴,只能录入我思念林杨的一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小作者放暑假喽,等着我爆更吧

《何以寄深念》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