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儿愿为一朵云。云儿愿为一只鸟。thebirdwishesitwereacloud.thecloudwishesitwereabird.——泰戈尔

  收拾好东西之后,我瘫坐在床沿,看着还有未装进行李箱的荼蘼花标本,那是林杨送我的礼物,那是陌路之花,不由的想到那首诗:百花开尽到荼縻,一片春心又欲归,可恨东风留不得,漫教啼鸟怨斜辉……

  起身走出房间,在林杨房门前站了很久,很久,我不敢抬手敲门,也不敢和他道别。

  就在我准备转身走回房间时,门突然开了,对于站在门外的我,对于刚打开门的他,我们四目相对,沉默了很久,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变的有些稀薄,脸微微有些发烫。

  “进来吧。”林杨把门打开,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迎面扑来一阵淡淡的薄荷清香,我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那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走进他的房间,却没想到明天就要走了。

  “林杨,我……我明天就要去美国了。”我低着头不敢看他,吞吞吐吐的说着。

  “嗯。”我不敢置信的抬头看他,他只是喉咙轻轻滚动发出了一声嗯,表情淡淡的,没有看出来丝毫的不舍和难过,而我却在心里揪心了很久,揪心要怎么和他道别……

  “我可能要在美国读大学了。”这句话我是直直的盯着他说出来的,我想从他脸上看到我想看到的神情,就算有丝毫眉头眼角的变化也好,但是没有。

  “我知道,你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毕竟那儿不是其他城市,而是隔着整片汪洋大海的异国他乡……”

  我不想再听他说下去,不管他是出于什么角色,出于什么心情和我叮嘱这翻话,我都不想再继续听下去,我怕我忍不住会抱着他大哭,我怕我会舍不得。

  “林杨,我们不是兄妹了。”我打断他的话,这次我终于看到了他表情的细微变化。

  “你再也不用因为责任而照顾我,再也不用熬夜给我补习,再也不用为我带冰镇柠檬水了……”

  ¤%酷J匠9网%首“发

  我越说情绪越崩溃,喉咙痒痒的,眼睛涩的睁不开。

  “我从来不是因为责任。”他抬手帮我擦掉眼角的泪珠,我睁大眼睛不敢确信的看着他,我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幻听了。

  “林杨,你说什么……?”他停下帮我擦眼泪的动作,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林杨不再轻狂张扬,变得沉稳冷漠。

  “不管你是不是我妹妹,不管你以后去了哪里,只要是溪儿,林杨都愿意。”

  他突然一把把我拉入怀里,像是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和坚强,只为这么紧紧的抱着我,我愣了很久,才不顾一切的抱紧他,我即将要离开的他。

  “林杨,我会回来的。”我看着窗台上的那盆盆栽,在阳光和微风里盛开着淡淡的小花,它还在,他没扔。

  原来我和林杨真的像薄荷和荼蘼那样,隔着春末夏初的距离,我是4月微冷的溪儿,他是五月灿烂的林杨。

  第二天一早瑾盛就开车到了楼下,说要接我去机场,我知道我就要离开了。

  “妈,你就送我到楼下吧,我不想你看着我坐上飞机。”妈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像是在用尽力气想拉住我。

  “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再半夜起来喝冷水……”

  “妈,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美国,我看到出来他对你的感情一直没有变。”妈听到我的这段话后,脸渐渐变了颜色,眼底也被无奈所笼盖。

  “很多事情经过岁月的沉淀早就变了味,而且我和尹尚已经结婚有了伢伢,和他再无可能。”

  看着妈决绝的大段话,所有的心酸苦楚只有她自己知晓,到底是不是岁月改变了感情,还是感情败给了岁月,归根结底无疑是缘分已散,挥手再见。

  “溪儿,妈对不起你……”看着妈隐面哭泣,心里一阵酸涩,我知道会是这幅情景,离别都会有眼泪。

  “妈没有对不起我,我会回来的,四年之后会有一个更好的溪儿回到你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

  我抱着妈安抚着她的情绪,站在楼梯口的林杨,就这样定定的看着我,眸光里是我一直以来都琢磨不透的神情。

  “好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只是去上个大学而已。”

  我帮妈擦掉眼泪,给她一个大大的笑容。

  “姐姐要去哪,不要伢伢了吗?”看着拽着我衣角,撇嘴嘟囔着的小鬼,心里一阵柔软。

  “姐姐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读书,只要伢伢再拿四个新年红包,姐姐就回来了。”我摸着她的小脸,看着她数着手指,等我再回来时,怕她已经长大了。

  我笑着走到林杨面前,接过他手中的行李箱,转过身背对着他,我不敢再多看他一眼,我怕我会不顾一切的留下来。

  却没想到在转身的那一刻,眼泪是会比身体要来的诚实和无所顾忌。

  “溪儿!”这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所有人中,我最喜欢的声音,只是这么轻轻一声就足以让我在心里荡开一抹花来。

  “嗯?”我回过头,抿嘴笑着,我知道此刻的表情是多么的不自然。

  “我等你回来!”他的这句,我等你回来,让我彻底崩溃,不想再在意面子,世俗,和他人的眼光,就这样冲上去,拥抱他。

  “我会回来的,在这之前你要照顾好自己,还有我妈,伢伢,林霖阿姨都交给你了,还要记得变得更优秀。”

  我说完这句话,不等他的回答,不看他的表情,松开紧紧抱着的他手,转身跑进了车厢里。

  车子发动,缓缓开了起来,她们的身影透过后视镜,变得越来越小,直到一个转弯彻底消失在视线里。

  “再见了,林杨,再见了,这个国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我想呈现给读者的是那种温淡如水,舒适如风的感情,不知道我心中的林杨和溪儿和你们眼中的林杨和溪儿一样吗?她们那种感情,你们喜欢吗?逛逛评论区,留下点动力,夸夸我吧,不然我真的要爆发洪荒之力了。

《何以寄深念》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