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说太阳温暖的人,一定没见过林杨的笑。——前言

  "你涉嫌非法交易,请先跟我们回派出所做个调查。"涉嫌非法交易?脑袋瞬间一片空白,林杨明明告诉我那是正当渠道弄来的钱。

  "警察叔叔,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林杨到底犯什么事了?"

  我拽着警察叔叔的胳膊,想要阻止他们带走林杨,我知道那个地方到底有多可怕,我不想林杨去感受那种被黑暗包围,不见天日的地方,不要他去体会孤独无助被反复询问的感受。

  "请不要妨碍我们执法,具体情况调查了才知道。"

  "不要怕,相信我,会没事的。"

  林杨依旧给我笑容,安抚着我,看着他被警察带走的身影,只是朝夕间,为什么这么多事情冲过来,引一发而动全身。

  我呆在原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远处缓缓走来一个身影,西装革履的。

  "怎么了?"他站定在我面前,带着一如既往的慈爱目光询问着我,而此刻的我却不能用往常的心态和他平和的交流。

  "你来这里干嘛?"没等我回答妈就从病房里冲出来,像是把他当做病毒一样和我隔离开来,弄的他有些尴尬。

  "我看见溪儿来找瑾瑜,才知道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看着妈急于想要打发他走的神情,还有瑾叔叔过度的想要弥补妈的心情不觉于表,这一切,不用他们亲口说,我都明了。

  "伢伢的手术费是你付的?"

  瑾叔叔重重的点头,明明是帮助我们的事,却被他表现的像是做了什么特别愧疚的事情。

  "我只是想弥补你和溪儿。"他眼神里带着无比的认真,那种发自内心的认真,我看的出来。

  "你赶紧走我不想再看见你,至于伢伢的手术费我会尽快还给你。"妈推桑着就要赶他走,像是极力隐藏着那个秘密。

  他欲要留下来的神情,定定的看着我,看的我心里一阵不是滋味。

  "妈!"我沉沉的叫了一声,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我,我却不敢看她的眼睛,过了好几秒,我才深吸一口气,重重的说道。

  "让他留下来吧,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低着头,看着地板上规则不明的纹路,来回摩擦着鞋子。

  "你都知道了?"妈双手握着我的肩膀,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直直的看着我,我却觉得此刻异常轻松,说出已经知道的秘密,公布不再需要隐藏的心情,就像是放下了心中悬挂很久的石头。

  "嗯,今天瑾瑜都和我说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妈在听完我这段回答之后,带着绝望的神情松开我的肩膀,眼神空洞的后退了好几步。

  我却突然想起刚刚被带走的林杨,瑾叔叔有钱有势肯定能有很多办法。

  ,看☆!正k版|章“节@/上酷}C匠网

  "瑾叔叔,林杨刚才被警察带走了,说他涉嫌非法交易,这其中一定有误会,求你救救林杨,我知道你人脉广,肯定有办法的?"

  我抓着他的手,像是握住了可以救林杨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不要急,他叫林杨是吧,我这就想办法了解一下情况。"

  他抬手想要安抚我有点激动的情绪,我却在他手臂快要触碰到我头发时下意识的躲开了,我还不能接受他是我父亲的事实,还不能接受他过于亲密的举动。

  他略带尴尬的收回手,扯着嘴角一抹弧度来缓解自己的尴尬。

  "喂,小李吗?帮我查一下一个叫林杨的孩子,刚被带走,说是涉嫌非法交易,现在应该到了派出所……"

  我看着他有条不紊的打着电话,帮我解决林杨的事情,表情甚至都没带有一丝波澜,心中暗暗叹到,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处变不惊的商场角色。

  过了大概五分钟,他才挂掉电话,缓缓的向我走来,面带慈爱。

  "我刚才叫李律师查了事情的原委,你那个朋友没什么大事,就是帮黑道打了一场地下拳击赛,赢了些钱,虽然地下拳击赛以金钱为赌注压上性命,在法律上是违法的,但是你那个朋友没有成年,这点李律师就可以帮忙解决。"

  听着他有条不紊的叙述着林杨的事情,脸上云淡风轻的,而我却听的心里一阵翻江倒海。

  地下拳击,这是我听说过的,需要双方签下一纸生死状,为了那十几万块手续费,林杨堵上的是性命,还好他活着回来,只要一想到,他可能因此丧命,后背就吓的一阵发凉。

  我松了一口气,重重的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短短的几天接连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还好都过了来,还好一切平安。

  伢伢第二天醒来了,眼睛绷带暂时还不能拆,手术到底有没有成功,还得拆了绷带才知道。

  期间我去派出所看了林杨,他依旧笑着和我说让我别担心,可是我又怎么能不担心,看着他面色憔悴。

  我知道那种隔几个小时就对他进行询问的感受,我知道那种对着冷冰冰的墙壁,不见天日的感受,也知道林杨只是不想让我担心,强装镇定。

  因为我的出现让林杨原本应该阳光、无忧无虑的初中、高中生活变得一团糟,先是给爸移植肝脏,低头打工,到现在为了伢伢去给人卖命签生死状,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林杨生命中的死劫、灾星。

  伢伢拆绷带那天,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是个大晴天,她笑着说,她看见了太阳。

  妈紧紧的抱着伢伢,我紧紧的抱着妈,喜极而泣的那种心情,在那一刻我体会的淋漓尽致。

  伢伢出院那天,瑾叔叔开着车来接的我们,他依旧一身西装革履,从上到下散发着成功人士的气息。

  "瑾叔叔,林杨什么时候可以出来?"我带着试探性的语气问着正在开车的亲生父亲,他微微扭头用余光看着我。

  "还得等几天,李律师正在整理资料上述最后一场论战。"

  还得等几天,看着日历,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而林杨已经进去了快一个月了,还能来得及参加高考吗?

  "不用太担心,他肯定能在高考前出来的。"他像是读懂了我心里的担忧,我惊讶的看着他,我这么细微的小心情他都能读懂,我开始对于他,充满好奇。

  他并没有骗我,在高考前四天林杨从里面出来了,我在门外站着,寻觅着他。

  直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缓缓的向我走来天空灰蒙蒙的,就像此刻林杨身上散发的那抹灰暗气息,那种嗜骨的气息,让我打心底里揪心疼痛。

  "我没事。"我低着头,眼泪顺着脸颊一颗一颗的掉落,这样的林杨让我心疼,嗜骨的疼。

  "傻丫头,哭什么啊,我不是好好的出来了吗?"他捧起我的脸颊,帮我把脸上的泪水擦掉,动作温柔如水,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在我幽暗的心中,仿佛亮起了一盏灯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