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开心的眼,仿佛把我推到悬崖边缘,距离就算再靠近眼前,我们依然没交点。——《听见》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却有一双手猛然把我拉了回来,车子从我身边擦过,扬起的裙角划过车身。

"尹溪儿!你疯了吗?"林杨摇晃着我的肩膀,那嗜血的眼神,直直的看着我,我像是一副丢了魂的躯壳,眼神空洞的看着他。

"我不要伢伢看不见,你放开我,只有这样才能给伢伢移植眼角膜。"

我欲要从他怀里挣脱,他却突然松手了。 "你站着,我去。"

他说完就往川流不息的车辆中走去,我慌了。

"不行,不行。"我从背后换抱住他,死死的扣住,我不能让他去死,我很自私,我知道看着重要的人死去,要比自己经历死亡痛苦千百倍。

他转过身,像是受惊过度还带着惊魂未定,抬手机械的摸着我的头发,像是庆幸我还在他身边。

"答应我,不要做啥事,肯定会有其他办法的。"我看着他,眼眶酸涩,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我狠狠的点头。

病房里,妈带着心疼的神情,那种母爱,那种担忧,让我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愧疚。

我站在一旁,看妈泣不成声,原本爸的离开已经把妈磨的苦不堪言, 现如今,因为我的疏忽又让伢伢……

我走到妈的身旁,从背后环抱住了她,带着那种自责和想要汲取母爱温暖来填补我现在空洞的心情。

"妈……对不起。"我许久才艰难的开口,却明显的感觉到妈的身体抖动了几下,那种感觉比我此刻的空洞要来的更加嗜骨。

"妈知道,你比谁都疼爱妹妹,发生这种事,应该吓坏了,妈不怪你,不要自责。"

妈转过身,捧起我深埋怀里的脸,帮我擦掉了满脸的泪水,那在这种时刻还温柔如水的动作,让我感到充足的安全。

我每天还是会去询问医生有没有适合伢伢的眼角膜,以至于现在医生见到我都躲着我。

但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等到了,让我盼到了。

"刚送来一位出了车祸的小女孩,经抢救无效已经死亡,病人家属同意为你们捐赠眼角膜,我们现在就需要安排手术,但手术费,你们需要去交一下。"

听到医生说有人愿意为伢伢捐赠眼角膜时,那刻,感觉压抑了几天灰暗的天气,终于照进了一缕阳光,可是当听见需要先交昂贵的手术费用时,整个人像是掉入了万丈深渊。

"医生,可不可以先给孩子做手术,孩子等不了,手术费我们后天补?"

看着妈带着充着红血丝眼睛望着医生,那种祈求,为了孩子放下一切的祈求,心里一阵苦不堪言。

"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们,而是医院有规定。"

看着医生为难的表情,从妈的手中抽回胳膊,准备走,准备放弃给伢伢移植眼角膜的机会。

妈却轰的一声双膝跪地:"求求你给孩子手术,费用我们一定会补齐的,求求你先给孩子手术。"

妈你起来,我拉着哭成一滩水的母亲,看着医生为难又只能带着冷漠的神情,我知道在这里求医生根本没有任何用。

  eQ酷匠;d网q唯{~一v正?版*,D'其e'他都:I是盗)版}B

"阿姨,你先起来,钱的事,我去想办法。"林杨把妈拉了起来。

"你还是个孩子,你能有什么办法,可怜我的伢伢……"

林杨飞奔着出了医院,我不能坐以待毙,搜寻了大脑里所有可以来钱的方法,跑出了医院。

看着这一旁的古木,我就他一个比较有钱的朋友,只要我求他,只要我和他说明事情,他人那么好肯定会答应借钱给我的。

我拼命的按门铃,响了好久,门才缓缓的打开,瑾瑜手插口袋,一副慵懒的摸样走到我面前。

"瑾瑜,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我有急用!!"我像个疯子一样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寻求这最后一根稻草。

"我们关系什么时候近到可以借钱的地步了?"他带着厌恶还有些许嘲讽的眼神看着我,从我手中抽出胳膊,轻轻拍打了好几下,感觉我像个病毒。

"我不懂?"我木衲的僵在那里,不解的看着他,我不敢相信那个是瑾瑜,那个眼神那种语气是瑾瑜。

"呵呵,你不懂吗?你难道不知道你的亲生父亲就是我爸吗?"他突然的一句话,如雷贯耳,刺穿我所有现有的逻辑和记忆。

"我是爸的亲生女儿,从出生那天开始我就是爸的亲生女儿。"我拼命的想要推翻他的观点,他给的消息。

"你是你妈和我爸的女儿,是你妈破坏我爸妈感情害死我妈之后生的女儿,至于你那个倒霉父亲,只是一个替别人养了十几年女儿的傻子。"

他眼底充斥着仇恨,说出的每句话都咬牙切齿,我要怎么来吸收消化这个充满信息量的一段话。

"我不相信,你是胡说的,我妈那么善良她才不会做破坏别人家庭的事。"我用力一推,瑾瑜重重的撞到门上,因为疼痛而拧在一起的五官。

我跑走了,脑海里却一直反复出现瑾瑜的那句话,我深信不疑我是爸的女儿,十几年了,但瑾瑜为什么会突然对我这副面容,瑾叔叔为何又突然找到我,还有他那个故事。

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空穴来风,我即使现在头脑乱麻一片却依旧有着清晰的分辨率。

当我以为伢伢就要生生的错过这次手术时,医生却告知我们可以进行移植手术了。

看着伢伢被推进手术室,看着红灯亮起,心里一波石头掉落一波石头升起。

我紧紧握着妈的手,安抚着妈,林杨气喘呼呼的跑来。

"伢伢可以手术了!"他咧嘴笑着,却一脸的伤,嘴角还挂着血迹,眼角也受伤了,胳膊还留着血。

"你干嘛去了,怎么弄的?"我看着他一身的伤吓的手足无措,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出去,这么弄成这样。

"没事,钱,我们有了。"他一手的血迹斑斑,拿着的那包钱在此刻却显的无比可笑。

"杨杨,你是不是去干什么傻事了?"林霖阿姨这话一出我整个人都慌了,傻事?抢劫吗?如果正规渠道弄来的钱怎么会一身伤。

"林杨,你别吓我。"我看着他有些躲避的眼神,我心里沉了又沉,重重的跌做到地上。

"伢伢已经进手术室了,这些钱……"林霖阿姨情绪崩溃的垂打着林杨,妈瘫坐在一旁说不出一句话来,林杨像是一抹游魂。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等候手术室门打开了,伢伢被推进了病房,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但具体情况还得等伢伢醒了才知道。

暂时先松了一口气,看着坐在一旁的林杨,颓废的不成摸样,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无所不能的林杨,变的如此脆弱,变得面对命运毫无办法。

"林杨,告诉我钱从哪里来的?"我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我不相信我的少年,会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不相信我的林杨会做犯法的事情。

"不要害怕,我不会有事的,这个钱是我挣的,用体力换的,不违法。"

他嘴角上扬想给我一抹笑容,却不知道此刻的他,怎么笑都依旧狼狈,依旧让我心疼。

我问医生要了点药水帮林杨清洗了伤口,一息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我一时无法接受,瑾瑜的那个秘密在心中久久无法平复,我不是爸的女儿,也就不是林杨的妹妹了。

"请问哪位是林杨?"迎面走来两个身着制服的检察,那一刻脑袋轰隆隆的不成样子,我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林杨,他却异常轻松,是视死如归吗?

"我是!"林杨站了起来,从我身边站了起来,原本只有几厘米的距离,而我却感觉我抓不住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