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高考还有55天

我却半点紧迫感也没有,模考成绩也不是很理想,难不成我不想让大学了。

"林杨。"坐在书桌旁的他,微微抬起因为帮我整理错题而忙的不停歇的目光,看着我。

"嗯?"我只是微微笑着,没同他说什么,他一脸不解的继续低头给我整理着资料。

"林杨。"我又唤了他一声。

"有什么话就赶紧说。"他停下手中的事,眼神定定的看着我。

"你想去哪读大学?"我犹豫了片刻才缓缓说道。

"我……我还不清楚,打算高考过后好好想,你想去哪?"他这么一问反而让我觉得有点慌。

"我怕自己考不上大学。"我低头看着桌子上的模考试卷,满屏的红色叉叉,心里一阵不争气。

"你会考上的,我刚看了一下你所有的试卷,你的问题不是智商就这一点我就可以很肯定的说,你能考上大学。"

我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看了我这么多试卷才确定我不是智商有问题,难不成以前他都是认为我是智商有问题?

"如果能考上大学的话,我想选择一个靠海的城市,想有灯火通明的夜晚,缓缓升起的日出……"

"你说的那个地方是哪个城市,靠海的城市有很多啊?"

我知道那个地方是什么城市,但我不想告诉他,因为我还要留有余地和他去同一个城市。

"先不说这个了,你肯定能考一个好的大学,你想过选什么专业了吗?"看着他回我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有想过但还不确定。

林杨给我开小灶补习的日子过了很久,我甚至有点不希望高考走近,希望他能一直给我补习,这样的时光,真的能让我中毒。

校门口,竖立着一个背影,那个背影很熟悉很熟悉,但我就是想不起来是在哪见过。

出了校门正准备坐上林杨的车走,那个背影却转身叫住了我。

"尹溪儿!"我一脸的不解,指着自己,意思是说,你是在叫我,他像是看懂了我的意思,点着头,一脸的慈爱,我才在脑海里突然想起,他,原来是瑾瑜的父亲。

"怎么了?"林杨回过头,看着站着不动的我。

"你先回家吧,我看见了一个朋友的家长,过去和他说几句话。"林杨顺着我的目光看到了,西装革履的瑾瑜父亲。

"我陪你一起。"看着林杨一脸不放心的摸样,还真有点心里暖暖的。

"你先回去,我没事的。"我推着他,让他走,他拗不过我,只能碰一鼻子灰的往家的方向去了。

"瑾叔叔,找我有什么事吗?"我缓缓走到他面前,微笑着问他,对于这位奇怪的叔叔,我还是存着一丝警备心的。

"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上次在家里看见你,觉得你和我年轻时的一个朋友长的很像,很亲切,想和你聊聊。"

他眼神眉角都带着无比的慈爱,完全没有那天和瑾瑜说话的横眉冷对。

"哦,叔叔想和我聊什么呢?"我看着他,他看着我,才终于明白他第一次看我时的神情为何带着淡淡的忧伤,原来我真的勾起了他年轻时的回忆。

"前面有家咖啡馆,我们进去坐着聊聊,叔叔请你吃东西。"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个十分高级豪华的咖啡馆,我进去会不会站不稳啊!

"叔叔,这里面的东西是不是特别贵啊?"我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四处张望着,特别的没见世面。

"这是我旗下的一所小咖啡馆,我在这里吃东西,不要钱,以后你可以带同学来,都当我请你。"

他一脸的耐心,丝毫没有觉得我给他丢脸,我开始对他的印象有所改变。

这天,他跟我聊了很多,都是关于他那个和我长的很像的朋友。

"溪儿,你知道你名字的由来吗?"他突然问起我的名字,让我一时间不知如何解释,我从来没有问过爸妈为什么给我取这个名字。

"我不清楚,我从来没有问过我爸妈,也许我是在小溪边出生的也说不定!"我笑着打趣到我自己的名字,他却爽朗的笑了,特别洪亮的笑声。

"溪儿,我跟你说说,哪个和你很像的朋友吧。"

他一脸的认真,作为一个爱听故事的人,别人主动和我说故事,我有什么理由不听呢。

"嗯。"我重重的点头,他开始娓娓道来。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我那个朋友时,她还在读大学,阳光活泼的像个舞者,我那时候妻子刚刚去世,带着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她真的帮了我很多。"

我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被他的故事莫名的吸引,就想卸下所有防备,听他说完。

"后来,我和她在一起了,她刚大学毕业那年,我带她去见我的母亲,我想要把她娶回家,我以为母亲会喜欢她,但没想到母亲却强烈的反对我们在一起,母亲说她家境配不上我,我那时候还只是一个靠着家里混吃等死的富二代,为了能和她在一起,我很狗血的为她放弃一切断绝母子关系,但是她却不愿意成为我和母亲之间反目成仇的原因,执意要和我分手,执意要离开我。"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轻轻端起桌子上的咖啡微抿了一小口,复又缓缓说道。

"我因为这个和她大闹过,但我始终没有放弃和她在一起,直到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医生告知我,这个病去美国还有一线希望。我想带着她一起去,但她却拒绝了,我说让她等我,我给母亲治好病就回来,就回来娶她,她狠狠的点头,可是到了美国我才发现,母亲的病一朝一夕之间根本不可能好,甚至需要三年五年的样子,我不能耽误她那么久,既然她不能来美国,我又暂时回不去,倒不如放她走,于是我就写信告诉她,让她不要等了……"

我看他停了下来,没有打算继续说的样子。

"后来呢?"故事是没有结局的,只要说故事的人还在,就没有结局。

"没了后来。"他语气带着无比的沉重,在这一刻,我仿佛看见了他放弃一个很爱的人时的心情,大概就是那种像大火一把烧了你住了很久的房子,你看着一地的残骸,你知道那是你的家,只是再也回不去了。

那种感觉要比我对林杨隐忍的感情要来的刻骨铭心。

他跟我说完这个故事之后就把我送回了家,我不解为什么他要和我说这个故事,不解为何对我这个才见过两次面的人,卸下防备,商场中人不是最忌讳别人看见他的软肋吗?

难道就因为我和他爱的人很像?

"妈,我回来了?"我在进门处换了鞋子,却并没有听见妈的回声,这很不正常,往常妈都是会迎上来,给我拿书包,问长问短的这次怎么……

我正懊恼着,抬头看见妈就直直的站在我面前,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把我着实的吓了一大跳。

"妈!"我调整好表情,笑着看她,她却依旧面如死灰,像是火山爆发前的那抹宁静。

"你去哪了?"我后背隐隐的发凉,妈的声音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冰冷。

"我遇见了一个朋友的家长,就和他聊了几句。"我一脸委屈的说着,不解妈为何反应那么大。

  酷匠网正版$2首发Ex

"什么家长你和他聊这么久,以后放学不准在外面逗留,给我立刻回家,你今天见的人,以后不准再和他说一句话。"

妈甩下这句话走进了房间,晚饭也没出来吃,我一脸的懵圈,我干嘛了?妈知道我见谁了?她认识那位叔叔?

"妈你和爸当初为什么想要给我起名为溪儿?"

我走到妈的房间,妈在绣十字绣,却在听到我的问题后,把手给扎了。

"我给你拿创可贴。"我跑到客厅就是一阵乱翻。

"溪儿,妈希望你永远留在妈身边。"妈摸着我的头发,语气中满是不舍,我所不能理解的不舍。

"我是妈的女儿,当然会永远陪在妈身边啊!"

妈却不说话了,就只是这样看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不忘初心,放得始终,为我加油吧,我亲爱的小读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