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踌躇之心的琴弦上跑过去,奏出忧郁的乐声。

the world rushes on over the strings of the lingering heart makingthe music of sadness. ——泰戈尔

学校的流言蜚语,莫名其妙的就冲向我,让我毫无防备。

我和往常一样,下课去开水房打热水,林杨也刚好出来,我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一米六几的身高在他身后,矮的我都觉得自己像是个小学生。

"林杨,这次模考你又第一,真棒!"我歪头看着他,对他竖起大拇指,他只是淡淡的笑着。

"你也不赖,数学这次终于及格了。"他这话说的,是在明着夸我,暗着骂我吧。

"还要多谢林大学神的帮忙压题补习。"我撅着嘴,给他翻了个白眼。

身后却传来悉悉邃邃的声音,看着情况有些不对。

我转过身,却感觉她们不在像是在说我,可是我不看她们,声音就又会响起。

"怎么了?"林杨帮我拧好冰盖,一脸不解我回头转身再回头的行为。

"没什么。"看着一路同学看我和林杨的眼光有些和平常不一样,属于女孩子的第六感,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开始。

"沁儿你回来了,去哪了,隔壁寝室刚有人来找你。"我看着和关尔前后脚进寝室的秦沁,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对,关尔则是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摸样。

"你是林杨妹妹这件事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个问题问的我猝不及防,我从来没有想过如果别人问起我是林杨妹妹这件事,我要怎么回答,我甚至想要瞒一辈子。

"沁儿,我……我不知道怎么说。"我低着头不敢看她,紧张的揪着衣角。

"你不知道怎么说?我暑假的时候是不是问过你,可你呢,你装不知道,我们难道不是好朋友吗?"

我知道我没有和她说,是我的错,但是我有点不理解为什么她的反应那么大。

"对不起,我不是想瞒着你,只是觉得没有说的必要。"

"以后你也没有必要知道我的事了。"她丢下这么一句决绝的话,转身走出寝室,关尔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追着秦沁出去了。

看来,我又再一次失去这个朋友了。

我和林杨成为兄妹的各种版本,在学校新鲜出炉了,有人说我妈是小三抢了林杨的爸爸,让林杨从小就失去父亲的,也有人说,其实我们只是打着兄妹的名义同居,再加上高一那年,林杨林熙主动要求和我坐同桌的事情,各种烘炒,我和我妈成了她们口中名副其实的狐狸精绿茶婊。

可是妈明明就是爸明媒正娶的妻子,虽然林霖在爸妈结婚之前就有了林杨,可这不能代表妈抢了爸啊。

在这紧张学习的阶段,我应该是成了她们宣泄学习压力的工具吧。

心想着,这些只是同学们茶余饭后的get点,只要我不说话,不解释,也不理采,她们觉得没意思了,自然而然就不再说什么了。

夜晚我伴着徐徐清风,拎着水瓶去开水房打水,林荫小道旁的路灯忽闪忽闪的,像是经过岁月的打磨,带着病痛呻吟着,衰老不堪。

开水房却异常的灯火通明和那灰暗的路灯现成鲜明的对比,我就像是那路灯,林杨则是那耀眼的灯火通明。

  酷.}匠网唯》.一¤正S版{¤,其}"他:都n是Z~盗版K

再经过那条小路时,路灯已经彻底灭了,让夜晚显的更加神秘。

"你们看,那是姐姐说的那个坏女孩。"突然对面围过来一群六七岁的孩子。

我吓的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我像是一只大猩猩一样被她们围的死死的。

"我不是什么坏女孩。"我无奈的扯着笑容,希望语气柔软一点可以哄哄这群孩子放过我。

"你就是坏女孩,抢别人爸爸的坏女孩,我们要消灭她。"不知道是哪个熊孩子,开的头,捡起地上的小石子就往我身上砸。

"你们干嘛,信不信我揍你们?"我举着拳头威胁着她们,他们却直接无视我。

起初只是砸我衣服上,我还能勉强抵过去,可是越来越多的石头飞过来,砸在我的额头上,疼的我直冒冷汗。

"我看谁还砸,信不信我用水瓶把你们炸死。"我气的火气窜窜的往上冒,一副准备要和他们同归于尽的摸样。

他们愣住了,我以为这招有效,心里暗自给自己点赞呢。

"把你自己炸死吧!"

不知是哪个孩子,踹了我一脚,用力推我,重心不稳,我重重的摔到在地,拎在手里的开水瓶在落地那刻"嘭"的一声炸了,开水伴着碎瓶渣溅的我满身都是,灼烫感在身体的各个角落散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席卷全身。

那群熊孩子被这水瓶炸裂的声音吓的哇哇大哭,还有几个被溅起的开水烫着了,坐在地上蹬腿大哭。

他们的哭声成功的引来了他们的家长,看着他们一脸紧张的检查着自己孩子的身体,完全没有看见躺在地上疼的动也不敢动的我。

"你怎么打水的,没看见有孩子在吗?你看把孩子烫的,留疤了你负责啊!!"

其中一位家长拉着还在哭泣的孩子,指责着我,脸上的表情看的我心如冰窟,随着第一位家长的指责,其他家长也都纷纷指责我,唾骂我。

我没心情反驳她们,只是感觉皮肤火辣辣的疼。

她们也许是骂累了,拉着自己的孩子纷纷走了。

从始至终没有一个人问过我有没有受伤,要不要紧,这一刻我真的不相信什么人间有爱 那只对于你爱的人,多的只是人性的冷漠。

我手按在地上想要起来,却恰好按在了碎片上,那划破皮肤,割开血肉的声音,在这个黑夜里,响的一点都不突兀。

我已经没有办法描述我是怎么忍着疼痛一步一步走回寝室的,只知道这一路是我走过最漫长的路,没有人陪我。

只是我好想林杨,好想打电话给他,划开界面又关上,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这一夜,我没有发出去一个字,只是彻夜无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我在时光里享受温暖,我在流年里忘记花开。

把岁月酿一杯美酒,多年以后,我提着它去找你,笑着和你说着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