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正式进入生活,看着同学们奋笔疾书的摸样,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太过轻松了,对未来一片迷茫,毫无头绪。

"小熙,你的梦想是什么?"我把笔杆架在嘴上,看着一旁低头看书的林熙,清俊的侧颜,就连翻书这么细微的动作,他都做的异常优雅。

"我想考一所音乐学院,我想当音乐家,想做属于自己的音乐。"他看着我,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都放着光,果然有梦的人,都是发光的。

"这样很好啊,你钢琴弹的那么棒,也懂音乐,很适合你。"

"你呢?"他微微扭头看着我,我却一时语塞,脑袋一片空白,我的梦想是什么?

"我不知道,以前我觉得好好学习,考个好成绩,这就是梦想,现在却发现,这些所谓的成绩只是通往梦想这道门槛的统一售票,拿着的票价格不等,梦想的价值也就不等……"

我翻着发皱课本,想着那叫梦想的东西。

"那我们就争取到一张最贵的票,实现自己最好的梦。"

看着他认真的摸样,鲜少出现在他脸上奋斗昂扬的气息。

高三开始晚自习会上到十点半,现实已经不允许走读,我和林杨也都办了住校手续,不在同一个班,寝室方向也是相反的,我们所能碰见的场合,最属下课的开水房,放学的食堂,但却鲜少有交流。

自从那次事情之后,关尔一直躲着我。

"溪儿,林杨让我告诉你,他在楼下等你,让你收拾好东西就下去。"秦沁提着大袋零食,气喘呼呼的从楼下上来。

"好,我知道了,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嘛?"她的脸恨不得贴在风扇上,样子有点毁形象。

"我周末不回家了,爸妈有事不在家回去也没人给我做饭,所以打算在寝室过,当然得屯点粮了。"

"哦!那我先回家了。"

我转身往楼下走去,其实我很想说,周末去我家吧,我妈会做好多好吃的,可是,家里有林杨,如果她去了,就肯定会知道那个林杨多出来的妹妹就是我,出于莫名其妙的私心,我不想告诉她……

楼下,林杨停靠在自行车前,手半插在口袋里,仿佛我又看见了我那个轻狂张扬的少年林杨。

"走吧。"我淡淡的说了声,不顾他,抱着书包直直的往前走。

"你打算自己走回去啊,上车。"他快步拦在我前面,我看了眼四周,人来人往的,对于我们的行为,吸引了不少驻足目光。

"哦。"我坐上他的自行车后座,风的速度,带着薄荷的清香,这气味对于我不亚于曼陀罗和罂粟。

我们穿过那排古木,恍惚间我好像看见了妈的身影,在她面前还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看起来有点眼熟的中年男子,好像在争吵着什么,林杨一个拐弯,他们便消失在了视线里。

回到家时,妈并不在家里,让我更加确信那个人,是我妈妈。

"妈,你去哪了?脸色怎么这么差?妈你是不是生病了?"看着妈的脸色有些泛白,眼神也带着丝丝疲倦,像是经历了什么巨大的事变。

"妈没事,刚去楼下超市买酱油了,可能天气有点闷,所有脸色不是很好,不用担心。"看着妈两手空空,说话间眼神也在躲避着我。

"妈,你买的酱油呢?"

"下去了才发现忘记带钱包了,我这就去拿钱包。"看着妈走进卧室的背影,总感觉妈今天怪怪的,像是故意隐藏什么。

书房里,看着这一堆头疼的数学符号,突然间有一股邪恶的力量促使我要把书吃了撕了销毁了,就是不想再看一秒。

"听说你这次期中考名次又降了是不是?"林杨把一冒着热气的牛奶放在书桌上,说话时眉宇间透着一股失望,像是知道自己成绩下降是的表情。

"你都听说了何必还要来确认呢,而且名次也代表不了什么。"

我特别不争气的在作业本上画着乱七八糟的图案,完全无心学习,也无心在意他的情绪,每时每刻我都告诉自己,不要看他,不要搜寻他的身影,不要观察他的微表情,不要再对他有一丝超过兄妹的波澜。

"你再不好好学习,就没时间了,以你现在的成绩,连一个普通的三本大学都考不上。"

他表情严肃的说着,这个感觉很熟悉很熟悉,爸小时候都是这样教育每次成绩下降的我,突然鼻子酸酸的,胸口闷闷的像是有刀在不停的搅着。

"你哭什么,我不是就说了你两句,至于吗?"

他在我旁边坐下,语气立马软了下来。我却觉得没有比这更让我觉得暖心的了。

"林杨,我想爸,好想好想。"我用力的抱着他,像是宣泄着对爸的思念。

"没事,都过去了。"他轻拍着我的背,像是安抚一只受伤的小鸟,温柔的像清晨的那抹阳光,带着暖暖的温度。

过了很久,我似乎是哭累了,从他怀抱里,微微抬头对他笑了,爸去世后,第一次我笑的这么纯粹。

"林杨,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他看着我眼角还挂着未干的眼泪,嘴角却扬着大大的弧度笑了,被我情绪一阵悲一阵喜弄的苦笑不得,揉着我的头发,轻轻的说。

  &看R^正2=版-章z》节4上酷匠网

"不会,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看着他笃定的语气,认真的神情我信了,他说的话我有几句不曾相信,却忘了,世间哪来的永远,往往说着永远的时候,分离就在悄无声息的靠近。

"好了,把牛奶喝了,我帮你整理整理不会的题,易混的题。"

我接过那杯还温热的牛奶,看着他埋头认真的给我梳理着数学题,那摸样和以前一模一样,好像他还是我记忆中的少年,好像我还可以对他心动,心里暖暖的。

高三不知不觉过去了大半,最近却发现总有人鬼鬼祟祟的跟踪我,可是回头却什么也没有,让我觉得莫名其妙,难不成我患了被害妄想症?

"瑾瑜?"我叫住了前面低头百无聊赖走着的瑾瑜,暑假过后已经很久没有再看见他了,他在听见我的声音之后,很奇怪的没有转身,我甚至有点怀疑我是不是认错人了。

"瑾瑜,我刚叫你你怎么都不理我。"他的视线并没有看我,但我却看出他眼底不一样的情绪,我认识的那个瑾瑜眼里从未出现过的情绪。

"我没听见。"他冷冷的甩下这句话,准备转身就走,我被他的举动弄的手足无措,我什么时候得罪他了吗?

"瑾瑜你怎么了?"我拉住他的手,明显感觉他此刻的氛围不一样。

"不用你管,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他甩开我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到底怎么了?以前我和他说话的时候他总是热情洋溢的,现在怎么如此冷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