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古木街道的小巷,我有话和你说。"看着手机上新收到的一条短信,发件人是林杨,总感觉有点奇怪,林杨不喜欢发短信,有什么事情都会给我打电话,即使心中有着疑问,我还是去了。

傍晚的古木街道,微风吹过,带来一丝清凉,夕阳的余晖斜斜的透过树叶,从背后穿过。

带着期待,我往深处的小巷走去,自那次之后,我和林杨鲜少有过深刻的交流,也许这次,他是想和我和好也说不定,心里想着,情不自禁的雀跃。

来到约定的地点,夕阳已经完全落入西边,天灰蒙蒙的,带着一丝神秘。

我却被人从背后一推,整个身体撞在墙上,一阵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

"你干嘛?"我捂着胳膊被擦破的地方,看着关尔,她却依旧眉眼带笑,落落大方的样子,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些身强体壮的男人,看起来并不是善类,原来我中计了。

"尹溪儿,你挺会玩手段的啊,勾引自己的哥哥不成,就在背后无尽的诋毁我,是不是?"

她竖起中指,按着我的肩膀,一步一步的把我逼近巷角。

"我没有!"我推开她,她一改往常的优雅表情,扭曲的看着我,那恨不得吃了我的表情,让我觉得有点后怕。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突兀的响起。

"你如果没有,那为什么那次淋雨之后,林杨再也没有去过冰饮店,你没有为什么林杨现在躲着我。"我看着她恶毒的表情,竟觉得有几丝好笑,不禁轻笑出声。

"呵呵~因为你内心恶毒,因为你虚伪,因为即使我是他妹妹,但你依旧配不上他。"

我侧过她,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原来林杨并没有误会我,原来他也在刻意的远离我不喜欢的人,原来我的所有细微心思他都有察觉。

"尹溪儿,你以为你赢了吗?你输的彻彻底底,从你是他妹妹开始,你就输了,一败涂地。"

  “更b新:w最1,快q上H酷☆6匠}◇网A%

她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带着一丝嘲讽,她的话像根根利刺扎入心里,是啊,我输了,不管林杨在不在意关尔,以后肯定会有另外一个人,走进林杨的身边,而我是那个最没有资格陪他走下去的人……

我不再回头,只能带着倔强继续走。

身后却有一把大力的手,把我拽了回来,往墙上猛然一推,头颅剧烈撞击墙壁的声响,头晕晕沉沉的,像是提不起来,顺着墙壁一点一点的滑落,最后倒在地上。

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看着淡蓝色的窗帘随风吹起又落下,阳光虽大,却不炙热。

刚准备起身,额头却传来一阵一阵剧烈的疼痛。

"你别动!"突然一双大手,把我按回床上,我疑惑的看着他,他眉头微蹙,眼神里满是关心。

"瑾瑜?"我不解于他的存在,像是一个梦,环顾房间的格局才猛然发现,这并不是我的小屋,而是陌生的房间。

"这是哪里?"

"这是我家,昨天回家刚好路过那条小巷,就把你救了回来,你放心,我已经叫人处理了那些混混。"

他低眉拿着汤勺,吹着还冒着滕滕热气的粥,烟雾里,他的表情有点模糊不清,但他的每一句话都带给我安全感,我很相信他。

吃了粥之后,感觉自己好了很多,头也没有那么疼了。

"瑾瑜,我想回家了,昨天一夜未归,我妈肯定担心死了。"

"嗯,我等下就送你回去。"他端着空碗走出房间。

刚才没有仔细观察,现在才发现,这个房间很大,格局也独特,我起身下床,原来我是在楼上,楼下的大客厅,比我整个家都有大好几倍,原来有钱人的别墅都长这样。

但瑾瑜的家并不像电视剧中的豪宅奢侈,一眼望去,装修风格十分简约,除了大点,还真看不出来别墅的影子。

"走吧,我送你回去。"瑾瑜换了身衣服,我跟着他下楼,楼下沙发上坐着的人,却让我秉住呼吸。

"见到我你都不知道打个招呼吗?"他雄厚的声音响起,带着强大的气场,我吓的大气不敢出一个。

"你在这个家出入的次数,屈指可数,不知道还以为是谁个外人。"此刻瑾瑜的语气冷淡如水,感觉到丝丝寒意在身边环绕,这是个什么情况。

"你,我一年365天不停的忙工作不都是……"当他转身看见我之后,那惊讶的表情,是立即僵在脸上的,连原本严厉的气息也消失殆尽,眼神直直的盯着我看,看的我浑身不自在。

"她是我朋友,不是你在外面的小三小四,不要用那种色色的眼神看她。"瑾瑜把我拉到他的身后,听他们的谈话,这个中年男人像是瑾瑜的父亲,可是瑾瑜对于他的态度更像是仇人。

"你叫什么名字?"他一改刚才严厉的语气,表情柔和的看着我,我怯怯的回了一声。

"尹溪儿。"他在听到我这个名字时,神色变的异常冰冷,像是触碰到了他的往事……

瑾瑜把我送到我家楼下,我就让他回去了,我怕被林杨看见,更怕林杨误会我和瑾瑜有什么。

"妈,我回来了!"我推开门,客厅却安静的出奇。

"妈,我回来了,伢伢,林霖阿姨!"叫了好几声,并没有人回答我,看了眼时钟,下午两点,心想着也许都出去忙了吧,妈和林霖应该去上班了。

我拿了件衣服,去浴室冲了个澡,再次打开门的那刻,客厅却坐满了人。

他们的目光齐刷刷的看着我,看的我全身发毛,我看了眼自己,我穿了衣服啊。

"溪儿,你去哪了?"妈突然冲上前,紧紧的抱着我,抽泣的哭着,我却手足无措的看着站在一旁的林杨,他眼睛里充着红血丝,疲惫憔悴的不像样。

"妈,我没事。"我拍着妈因为抽泣抖动的背。

"你头上为什么裹着绷带?"

"没事,就不小心碰到了,不疼。"我笑着说,妈眼里也充着红血丝,应该也是一夜未眠。

"好了,既然人已经安全回来了,我们的工作就结束了,走吧。"

"麻烦你了,警察先生,杨杨你送他们下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不忘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