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转身准备走回房间,觉得此刻的我,就像是透明的。

"溪儿!"林杨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还是会不由的停下脚步,不争气的回头。

"关尔今天淋了雨,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今晚就让她和你睡一个房间吧。"他说的异常自然,像是理所应当,也不顾我愿不愿意,明明就是直接通知我的语气。

"不用了,这样会麻烦溪儿的,我还是睡沙发吧。"又是落落大方的摸样,我讨厌她这副样子。

"嗯,那你就睡沙发吧。"我板着脸,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把自己内心的想法不经过大脑就说出来,关尔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那你睡我房间吧,我睡沙发,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让你睡沙发。"我被林杨这段话惊的愣了几秒,他让关尔住他房间,他睡过的床,他盖过的被子。

"你让一个女孩子睡你房间,这样就好?"我轻笑着看着林杨,他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

"我想我还是回家吧。"关尔这话一出,我就成了彻彻底底的一个坏人。

林杨看着窗外晰沥沥的雨和黑沉的夜色,我知道他不可能让关尔这时候回家。

"你睡我房间,我和伢伢一起睡。"我拉着关尔进了房间,把房门一关,管他林杨是什么表情,什么心情。

我拿了件睡衣去了浴室,也不管关尔现在什么表情。

当我再次走进房间时,关尔正坐在我的电脑桌前,电脑页面是我的博客,那里面都是我写的一些零碎心情,以及喜欢林杨的种种。

"你干嘛乱看我的东西!!"我立马把电脑合上,对着她吼。

她却微笑着看我,一双桃花眼微眯着。

"尹溪儿,你真不要脸,喜欢自己的哥哥。"她带着轻笑的表情,慢慢逼近我,我心虚的后退,我知道我喜欢林杨这个秘密,不能置放在阳光下。

"我没有喜欢他。"我狡辩着,我不能承认,这么乱伦的感情,对谁我都不能承认。

"你没有,呵呵,你博客里记录的清清楚楚。"她每一字每一句都带着盛气凌人,我除了躲避,别无她法。

"我说没有。"我用力一推,她只是摇晃着退了几步,却在站稳之后,微笑着把我桌上的杯子还有林杨送我的那支手表统统摔在地上。

"你干嘛。"我上前就要阻止她继续破坏我的东西,我还没有碰到她,她却忽然自己跌倒在地,在我还被她突然的举动弄懵了,直直的僵在那里。

直到林杨气冲冲的进来把关尔拉起来,询问她有没有受伤,这一切我才恍然明白了。

我笑了,笑关尔虚伪,笑自己傻中了她的计。

林杨看着我,一副对我失望至极的表情,脸色黑沉着拉着关尔走了出去。

我不知道我在黑夜里站了多久,看着地上碎裂的玻璃渣,看着断裂的手表,这个夜晚空洞到没有感情。

我和林杨之间回不去了,对吧。

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去过冰饮店,也没再和林杨说过一句话,甚至一个表情。

"溪儿,把垃圾扔一下。"

"哦,我知道了。"我放下手中的遥控器,看着在厨房忙着做饭的林霖,现在我和她的关系算是真正和好。

楼下,正午的太阳,炙热的灼人,看着小区门口,没有他的身影,这个时间段,他应该在回家的路上,算了,不想他了。

"小大胆!"我突然转身,寻找着这个声音的来源。

"你怎么在这?"看着瑾瑜拎着大袋的东西,额头渗着细汗。

"来你家蹭饭啊,我说过的。"他邪邪的笑着,一点都不像大我三岁的大学生 。

"我以为你说着玩的。"我走到他面前想要接过他手中的东西,他却后退一步,笑着说。

"我自己拿就可以了,这个给你。"他费力的举着那杯柠檬水,样子有点滑稽。

  V\看√D正版√章、节W%上酷☆匠N网#{

"谢谢!"我接过他手中的柠檬水,心叹到他的细心,对于我喜欢柠檬水记得那么清楚。

"今天,我妈不在家,是林霖阿姨做的饭,她做饭可好吃了。"我说着拿出钥匙开了门。

"那我不是有口福了。"

"林杨哥哥你回来了。"伢伢冲上来,雀跃的表情洋溢着。

"怎么不是林杨哥哥。"当她看清是瑾瑜而不是林杨时,小脸离开耷拉下来了。

"伢伢,不能没有礼貌,他是姐姐的朋友,他叫瑾瑜。"

"哦,瑾瑜哥哥好!"她依旧一副不开心的摸样。

"你叫伢伢是吧,这名字真可爱,哥哥给你带了礼物。"瑾瑜从大袋东西里掏出了一盒芭比全套,看起来很贵的样子。

"是最新的芭比全套,我们班班长就有一个,她说是他爸给她从国外买的,谢谢哥哥,我也有了。"他一改刚才的冷淡,现在对于瑾瑜比林杨要热情多了。

"那岂不是很贵,伢伢不能收。"我说着就要拿回她护在怀里的芭比套装。

"不贵,小孩子喜欢就行,买都买了。"

他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忍心拿回她手里的芭比全套。

"我回来了!"门嘎吱一声开了,当林杨看清屋内站着的瑾瑜时,冷漠着打了个招呼,其实这顿饭我们吃的并不愉快,即使我想尽量让气氛活跃起来,可林杨冷淡的表情总会让气氛再一次,压抑至死灰。

吃完饭,我就把瑾瑜送下楼了,我不想他再待在这异常的气氛里。。

"不好意思,让你这顿饭吃的不怎么开心。"

"没事,我吃的挺开心的。"他揉着我的头发,依旧是那副放荡不羁的笑容,仿佛所有的一切在他眼里都不怎么重要。

客厅里,林杨面色沉重的坐在沙发上,我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准备转身回房。

"溪儿。"可他的一声呼唤,我还是会停下脚步。

"干嘛。"我不看他,也不给他好脸色。

"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再和他见面,你为什么不听?"他语气凛冽的质问着我,眼神带着怒气。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那我说以后你不要再和关尔见面,我不喜欢她,你会听吗?你能做到吗?"

我轻笑着说出这番话,对于林杨我越来越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即使我心里想着,不是我和他见面,是他来找我,即使我想解释,但话到嘴边就变了味。

我不敢看林杨此刻的表情,我害怕,甚至于不想要知道他的任何表情,不想再喜欢他了,很久以前就不想再喜欢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很多事情靠的就是坚持,我尝试过比别人努力一点,多坚持一点,成功真的就会比别人早一步,我需要动力,需要一个忠实的读者,小说没发表时,我觉得如果有一个人看我的故事,我就会很满足,可是当小说发表之后,我又希望多一些人看,希望自己的故事让更多的人知道,在这条道路上,想要的越来越多,却忘了,当初只是单纯的因为喜欢写而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