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热的阳光照在脸上,头昏昏沉沉的,拍着头迷糊的翻身下床,昨晚的记忆却卡顿了,迷迷糊糊的记不得是怎么回来的,看来鸡尾酒确实能喝醉人。

"伢伢,你林杨哥哥呢?"坐在客厅沙发上看动漫的小丫头,暑假过的挺悠闲的啊。

"林杨哥哥早出去了,就姐姐大懒虫一睡睡到下午。"下午?看了眼手机,下午两点了,我这是睡了多久啊。

"这是林杨哥哥给你煮的汤,说你醒了让我告诉你。"小丫头最近对我的态度不友好啊,说这话的时候看都不看我。

"哦,不要总是看电视,暑假作业写了没?"我端起桌子上的醒酒汤,往屋里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暖暖的。

"林杨!"我站在冰饮店门前,大声叫他,他回头看我的眼神带着冷漠,本来挺热的天气,瞬间传来一丝寒意。

"你来干什么?"他缓缓走到我面前,许久才面无表情的说了这么一句平淡的话。

"我也想在这里工作,这里还缺人吗?"我双手背在身后,伸头往店里看,他却抬手把我的头,拽了回来。

"这里不缺人,你回家。"他说完话就转身走进了店里。

"我才不相信,瑾瑜昨天和我说了,这里供不应求,肯定缺少人手!"他却在听见瑾瑜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钝住了脚步。

我撞在他背上,鼻子疼的闷哼一声。

抬头对上他的目光,凛冽的锐气直直的看着我,像是有怒火在中烧。

"以后不许和他出去,不许和他去网吧,更不许喝酒。"他一字一句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带着厉气,慢慢的逼近我。

"你怎么知道我去网吧了?"昨天喝酒因为有酒气,那我去网吧他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真的把网瘾少年的气息带回来了?

他并没有回答我,而是进店里拿了杯冰镇柠檬水给我。

"回家吧。"我看着手里的柠檬水,这是几个意思,把我当伢伢哄了吗?难道我是为了这杯柠檬水来的?

"我才不回家,我要在这里工作,我这就去问店主。"我拿着柠檬水,对他做了一个鬼脸跑了进去。

"关尔,哪个是你们店长?"关尔显然不欢迎我的出现,板着脸指着坐在柜台前的一个红衣女子,单单一个背影,我就觉得这个女人并不好惹。

"姐姐,我想问一下你们店里还缺人吗?"我尽量把语气都拿捏的柔软一点,这样第一印象会好很多吧。

"你想应聘?"她带着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一副轻蔑的意味。

"嗯,我什么都可以做的,我不怕累!"我大声的说着话语里带着中气,希望这样积极向上的语气,可以让她选择我。

"这里没有适合你的工作,你回家去。"林杨突然出来打断我们的对话,刚才我都看见了她想要留下我的表情。

"关尔都可以,为什么我不行!"我甩开他的手,难不成他是怕我打扰到他和关尔,才死死阻止我。

"我说你不行就不行,回家。"他拉着我就要走出店门。

"不行,我今天就要在这里找份工作。"说实话我要是脾气倔起来,什么后果我都不会想要去想。

"姐姐,我这么有决心,你店里缺少什么人,我都可以的。"我坚定的看着她,她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的我有点怕。

"有是有,你确定要做?"听到她说有的时候,我感觉心情瞬间上升了一个台阶。

"我确定,我什么时候工作,今天行吗?"她被我这么积极的态度,震惊到,愣了几秒,看了眼林杨,缓缓的说道。

"店里早上六点,下午两点,晚上停止营业前大概九点的样子,你这几个时间段来就可以了。"

我不解的看着她,为什么我的工作时间这么特殊。

"我要具体做什么?"我试探性的问。

"拖地。"听到这项工作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关尔负责端送饮料,林杨送外卖,怎么到我这就是拖地了。

  看、,正&f版/章"…节上酷匠s网…

"你不愿意吗?"

"不不不,我愿意。"我扯着笑容,却感觉脑袋有点大,虽然说拖地没什么不好的,但是和关尔林杨的工作比,实在没什么可好的。

"那我晚上九点再来吧。"我转身侧过林杨,他没和我说话,看着店主,意味不明的。

此后的每天里,我和林杨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本以为可以和他一起享受工作带来的辛苦,可事实却是,我早早出门到店里在营业前把地拖好,桌子擦干净,我下班时,林杨刚好上班,林杨下班时,我刚好上班。

我甚至怀疑,店主是不是故意的。

这天夜晚,我乘着夜色去工作,林杨却和关尔乘着夜色下班,和我擦肩而过,我看着她们,并肩行走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天气闷闷的,没过一会就下起了大雨,我跑着刚好进了店里,心里想着,关尔和林杨还没到家,肯定淋了个落汤鸡,心里别提多泄愤了,让你们惬意绵绵的悠闲散步。

可是当我工作完回到家的时候就傻了。

看着鞋柜里多出了一双白色帆布鞋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认的那双鞋,是关尔的,客厅里并没有人,妈和林霖阿姨应该已经睡下了,伢伢房间的灯也已经关了。

可是关尔林杨呢,鞋在人去哪了?

我四处张望着,寻找他们的身影,林杨房间的门半开着,里面传了一阵又一阵笑声和谈话声。

站在门外,看着林杨和关尔靠在窗户旁,关尔端着我送给林杨的那盆薄荷盆栽,笑的灿烂,头发湿湿的还滴着水,身上穿的是林杨的T恤,心里突然闷闷,脑袋轰的一声,喘不过气,而我就像是窥探了别人秘密的小偷。

我准备转身走回房间,不想在看,现在的我,没资格对他们有任何异样的不愉快。

门却被我转身的动作弄的咣当一声开了,屋内传来一声破碎的声音,我知道那是什么掉落到地上的声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被突然的声音吓到了。"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摸样看着林杨,林杨却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那盆随盆栽。

"没事,一个盆栽而已。"一个盆栽而已,原来他那么不在乎我送他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爱而不得最属兄妹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