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无奈的跟着我进来了,里面的音乐震耳欲聋,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轻浮的摸样。

"瑾大少,今天怎么想着进来玩了?"迎面走来一个略带轻痞味道的男人,看起来像是个经常混夜店的纨绔子弟。

"离我远点,一身酒气。"瑾瑜不给他好脸色,也对,瑾瑜怎么可能有他这种满身酒气举止轻浮的朋友。

"装什么正经人啊,你以前不天天这样吗?是因为带了这么个毛还没长齐的稚丫头吗?看起来像是个高中生,长得还挺清纯的,换口味了?"

他带着意味不明的眼神打量着我,抬手想要摸我脸。

"别碰她!!"瑾瑜一个踱步把我拦在身后,眼神犀利的看着他。

"这么护着她,我又不会吃了她,看你紧张的,小爷不和你玩了。"他搂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走远。

"吓着你了吧,他其实不坏,说话一直这个样子。"瑾瑜转过身来缓缓的说道,眼神中的犀利气息瞬间柔和了许多,我微微笑着点头。

"我们出去吧,这里真的没什么好玩的。"他拉着我就准备往外走。

"来都来了,那是什么?"我甩开他的手,往吧台跑去,指着调酒师手里色彩鲜艳的酒水。

"这是我刚灵感一来,即兴调的,还没起名字,既然你这么喜欢,你就给它起个名字吧!"

我看着那杯薄荷绿带着蔚蓝色的饮料,想起了林杨,淡淡的薄荷掺杂着忧郁的蔚蓝。

"薄荷之夏,你觉得好不好?"我带着期待试探的语气,问着这位表情神秘的调酒师。

"薄荷之夏?这个名字清新淡雅很适合这杯鸡尾酒,也很适合你。"看着他扬起的微笑对我这个薄荷之夏赞不绝口,心里还有点小害羞。

"送你了,看你这么喜欢!"他把饮料推到我面前,那种惊喜的心情,在心里荡漾。

"谢谢。"我拿起杯子就想要品尝一下,鸡尾酒到底是什么味道。

  L,酷b匠网正版◇首“发;a

"别喝!"瑾瑜一把我手中的薄荷之夏夺走,眼神带着严肃和不可抗拒的厉气。

"为什么啊?"我不解的想要尝试拿回那杯薄荷之夏。

"未成年喝什么酒!"他喝声厉气的,吓的我愣愣的。

"这是鸡尾酒,电视上说了鸡尾酒不会喝醉的。"我扯着试探性的笑容,想要改变他的立场。

"只要是酒你都不可以喝。"看着他的眼神我知道有他在今晚不可能喝到一滴酒。

"知道了,不喝了。"我失望的看着舞池中央随着劲歌热舞扭动着身体跳舞的男人和女人,他们是在过着怎么俗气低迷的生活,靠着一杯酒麻痹着自己。

"给她一杯果汁。"瑾瑜帮我点了一杯果汁,我拿在手上,并没有觉得多开心,心里还惦记着我的薄荷之夏。

"瑾瑜!"

"你先在这待一会,我遇见几个熟人过去打个招呼。"他像叮嘱一个孩子一样,眼神认真的嘱咐我,我看着他走向了一群和刚进门遇见的那个人一样气息的,他的朋友都是这样的吗?

眼神突然瞄到那杯薄荷之夏,逞他不在,邪恶的尹溪儿本质跑了出来。

端起酒杯一饮而进,味道酸涩却带有一点微甜,就像我对于林杨隐忍的感情。

"能给我再调一杯薄荷之夏吗?"

在瑾瑜回来之前,我一口气喝掉了五六杯薄荷之夏,感觉那种味道会不由的吸引我,然后像毒药一样渗入的血液,就像林杨。

"我不是让你不要喝的吗?"他一副叹气又拿我没办法的摸样,像极了林杨。

"我没喝,我只是尝了一下。"我摇晃着手里还剩一点的薄荷之夏,傻笑着。

"只是尝一下五六杯就下肚了?"他拿走我手中的那半杯薄荷之夏。

"赫赫~"我摇晃着要从椅子上下来,感觉地变软了,一脚踩空,还好瑾瑜扶住了我。

"你慢点!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家。"瑾瑜扶着我走出了酒吧,一身酒气,醉意醺醺的我像个神经病。

"那个小区A座506。"我胡乱指着一排住房说着我家的地址。

"为什么你是我哥??为什么?"我突然指着瑾瑜,质问着。

"我不是你哥!"说完这句话,眼前一黑,摇晃着倒下了。

迷迷糊糊好像是瑾瑜背着我,走了很久。

"为什么你是我哥?为什么你是我哥?"

我在他背上,不停的嘟囔着这句话,带着酸涩无奈。

门咯吱一声开了,瑾瑜把我放下,我摇晃着站不住。

"她把鸡尾酒当颜料喝,喝多了。"林杨眼神带着阴郁看着我像一滩烂泥一样挂在瑾瑜身上。

"回家。"他说着就要把我拖进去。

"不回,别碰我!"我勾着瑾瑜的脖子,不愿意下来。

"我说回家!"他语气变的坚硬冰冷,手上一用力把我拽了进来,轰的一声关上门。

我吓的立刻僵住,也不晃也不摇了。

过了几秒我看林杨没有再要发火的表情,歪头傻笑着看着他。

"嘿嘿,林杨。"我伸手就要拍他脸,他往后一退,看着我生生的摔在地板上,脸贴在地板上,像粘住了一样,起不来。

我着急气愤的爬地上哭起来,嚎啕大哭的。

"别出声。"林杨一把捂住我的嘴,我立刻止了声,定定的看着他,他的脸在柔和的微光里,依旧可以熠熠生辉,我看的有点出神。

突然身体一轻,林杨把我抱回房间,放在了床上,动作很轻很软,看我的眼神依旧灰暗冰冷。

"为什么你是我哥?"他把我盖被子的手,停顿下来,表情变得模糊。

"我不是你哥,但你是我妹妹。"他抬手擦掉我眼角的泪珠,语气带着无奈。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我对于他的感情一向难以启齿,以前我没说出口,现在连想都不能想,他是我哥,全世界谁都可以喜欢他,谁都可以嫁给他,唯独除了我。

  那种隐忍的感情会让我即使在睡梦中也会惊醒然后痛的无法窒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我们不可能像扬起的风帆那样,一生只追随风的方向,我们更多的是像船桨,需要水的推动,需要自己的努力,才能到达梦想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