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于我的出现也是一副出乎意料的摸样。

"关尔?"刚才还标准的微笑式服务,瞬间僵在脸上,表情甚至有点可笑。

"溪儿!"她生涩的唤了声。

  +!看nP正K"版o。章i节上?酷1X匠ze网√i

"我们要一杯你们店里的特色饮品,柠檬水,记得加一片薄荷叶,一杯草莓冰沙。"

瑾瑜行云流水般的说完,才发现气氛已经有点不对劲了。

"你们认识?"他看着我又看着关尔,一副不解的摸样。

"嗯,一个学校的。"我低头看着桌子上摆放的薄荷盆栽,无心回答。

"尔尔,一副冰镇柠檬水,蓝莓冰沙,一份果盘打包。"

门口穿着外卖小哥印花图案的林杨,头发被汗水打湿,紧紧的贴在额头上。

我们四目交接时,他的表情是震惊诧异眼神也在躲避着我。

"林杨,你在这送外卖?"

他并没有回答我,而是看向我身旁的瑾瑜,眼神冷漠着往后台走去,我怎么也没想到,林杨早出晚归是在冰饮店工作,我也早该想到,如果是和关尔约会,为什么会每天都是满身臭汗的回来。

"赶快吃吧,等会就化了。"被瑾瑜的这一声,我才缓缓回过神来。

"哦。"我手忙脚乱的拿起勺子,一个不小心,一杯一口没动的冰沙生生的掉落到地上, 看着这一地的狼藉,心里一阵可惜。

"没弄到身上吧?"瑾瑜紧张的把我拉起来,我尴尬的笑着摇头。

"服务员过来收拾一下。"

他一挥手,我此刻应该是什么样的心情看着林杨,他拿着抹布,蹲在地上,擦着我脚边溅的到处都是的冰沙。

我就这样看着他,看着他低头,我的林杨,不应该是这样的,他那么高傲张扬,现在却低头在我脚下擦着地板。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鼻子酸酸的,喉咙闷闷的像卡了东西。

"你起来!"

我拽着他的胳膊,声音哽咽着,我那么高傲的林杨,怎么能低头做这种事情,我的林杨是数学天才,我的林杨是站在主席台上发光的人。

"这是我的工作,麻烦不要打扰我工作。"他甩开我的手,继续着擦地板的动作,这么冷漠疏离的林杨,让我害怕,让我陌生。

我从冰饮店跑了出来,那种气氛,那样的林杨让我窒息。

"怎么了?"

"没事,就是遇见了两个同学。"我摆摆手面色平淡的说。

"只是同学干嘛反应那么大?"很显然瑾瑜并不相信我的解释。

"不说了,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带我去嗨吧!"他被我突然的反差弄的有点懵,但却很认真的在思考。

"你想玩什么?"

"我想玩刺激的,大胆的,新颖的,不要过山车不要鬼屋!"

听到我的一番规划框框,他明显缩小了范围,过了许久才悠悠说道。

"哥带你去开黑,去吗?"看着他邪恶又诡异的表情,我有点后怕。

"开黑是啥?和开房性质的一样吗?"

我充满着期待的眼神甚至于迫不及待的摸样,看着他,这句话却把瑾瑜的脸色生生憋的黑青,我都能看见他额头上的三道黑线。

"小丫头,瞎想啥呢?开黑就是去网吧包夜打游戏。"他抬手就是一个爆栗,感觉自己像白痴一样。

"哦。"我撅着嘴,一脸的失望,那有啥好玩的,我对于网吧的印象实在不怎么好。

"知道不是去开房怎么感觉你还挺失望的?"他语气轻佻的勾嘴笑着。

"是的呢,很失望。"我瞥了他一白眼。

"想好了没,去不去?"我前思后想了很久,决定去尝试尝试。

走进网吧我就后悔了,还以为网吧这两年会净化空气质量呢,依旧烟雾弥漫,恶臭袅袅。

"LOL玩过吗?"

他帮我把电脑打开,一系列熟练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来是常客,以为有着邪恶艺术家气息的他,会不玩这些游戏,事实证明男生都玩,不论你有什么独特的气息,进了网吧,你只有一种气息,那就是网瘾少年的气息。

"LOL是什么?好玩吗?"我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电脑屏幕不停的切换页面。

"LOL就是英雄联盟,我们通常都叫它撸啊撸。"

他给我解释着,有条有理的,但我并没有听明白什么是LOL,什么是英雄联盟,还有什么撸啊撸的,明明让他给我解释LOL,他却又说了两个我不懂的名词。

"还是不懂。"他无语的看着我,内心似乎在说我宛如一个智障。

"上手玩就知道了。"

我半信半疑的听着他的指令进了游戏页面,就听他一直不停的说着砍杀,你躲在我后面,我掩护你,快跑,你为啥要去送死啊。

"不玩了,真搞不懂有啥好玩的。"我把鼠标键盘一推,靠在椅子,他无奈的看着我。

"看不出来啊。"他仔细的端详着我,看的我有点发毛。

"什么?"

"看不出来你虽然长的一副伶俐样,实则宛如一个智障。"我第一次听人这么拐着弯说我笨,套路满满啊。

"你才宛如一个智障,不不不,你就是一个智障,不玩了。"我起身走出了网吧,谁说中国空气质量差了,和网吧一比不要太好。

"走吧,我送你回家。"他走在我前面,才一会功夫,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怪不得网吧喜欢以小时计费呢,原来是因为时间比外面过的要快。

没走多远我就被眼前灯红酒绿的大招牌吸引住了。

上面写着距离两个大字,还有解释:我们只有一杯酒的距离。

"那里是什么地方?看起来还挺繁华,挺热闹的。"

他停下来顺着我指的方向望去。

"那是酒吧。"酒吧?套路那么深,起先还以为是什么高档的餐厅,酒窖呢。

"好玩吗?带我进去看看呗!"

"你一个高中生不能去那里玩,那里不适合你,我还是送你回家吧。"他拉着我就要走,一副不愿意我涉足的摸样,很是扫兴。

"有什么不适合我的,不去怎么知道不适合。"我甩开他的手,撒腿就往里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我要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