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杨走后,妈面色沉重的进来,把门锁了起来,让我心里一悬,我都这么大了,妈该不会想要关上门打我吧。

"妈!"我服软的轻喊了一声。

"溪儿,妈觉得有些事情需要和你说清楚。"看见妈这么严肃的和我说话,我害怕到汗毛竖立。

"什么事?"

"是妈和你爸还有你林霖阿姨年轻时的故事。"

妈不再看着我,眼神虚着,像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妈和你爸是青梅竹马,你是知道的,那时候我和你爸一起上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我们的生活都是一起经历的,其实有一点,我没有跟你说,我和林霖是闺蜜。"

听到闺蜜时我在心里微微惊讶了一下,但前思后想之后也不无可能,怪不得妈和林霖一点都不像正常的小三和正房的关系,她们很像姐妹,这样一说,我反而明白了。

" 你爸年轻的时候,就跟现在的林杨一样,阳光也年少轻狂,很受女孩子欢迎,我们读大学的时候,林霖通过我认识了你爸,林霖和我说喜欢你爸,那时候我和你爸只是青梅竹马的发小,并没有什么男女之间的感情,也就答应了林霖撮合她和你爸。在刚毕业的时候,你爸答应了林霖苦苦四年的追求。"

妈停顿了几秒,像是在缓和情绪。

"那爸为什么没有和林霖结婚而是和妈结婚了呢?"

我像是在听故事,慢慢的陷入了剧情,忘了这个不是故事,而是妈的往事。

"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和你爸是书香世家,因为门第的原因,当时的封建思想捆绑着我们这一代人,最后林霖和你爸没能在一起。"

看着妈更加凝重的表情,我都不忍心再听妈说下去,但听故事的人,又怎么能理解说故事的人的心情。

"那妈和爸最后又怎么在一起的呢?"

似乎我这个问题戳中了妈的要害,她眉头紧皱着,嘴唇渐渐发紫,脸色灰白的吓人。

"其中发生了太多事情,说来话就太长了。"

妈深深的叹了口气,眼神里满是阴郁和无奈,调整呼吸,不愿意再提起。

"那林杨是怎么来的呢?"

我问出了我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林杨他比我大了好几个月,我对于他先于我的存在,充满疑问,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我知道林霖肯定是在爸妈结婚之前就有了林杨。

"林杨的存在,我和你爸并不知道,我知道这样说,你肯定会觉得你爸不负责任,在那个封建的年代,单亲妈妈是要承担多大的舆论压力,才能一个人生下孩子并一个把他养大。

我也是最近才听林霖说起,离开你爸之后独自一人生下林杨的事情,林杨是你爸和林霖喝醉酒之后意外有的。

那时候林霖也什么都不懂,刚好毕业之际,各奔东西,你爷爷奶奶也不同意他们,也因为各种原因,你爸和林霖分开没了联系。

林霖说他们分开三个月后,她才发现怀了林杨,她有想要找你爸,也想过把孩子打掉,但那个年代信息不发达,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最后林霖选择独自一人生下林杨,并把林杨抚养长大。"

妈停顿了许久,才又缓缓说道。

  酷●c匠{4网首l发$

"如果要说谁对不起谁,谁亏欠谁,我们最对不起的是林霖,你爸最亏欠的是林杨。"

妈的声音渐渐变的哽咽,知道爸妈和林霖的故事之后,我很震惊,我没想到林霖的命运这么多波折,也没想到不是林霖抢了爸,而是爸辜负了林霖,我抱着妈,安抚着。

"至于为什么林霖在消失那么多年之后又突然出现,其实命运就是这么爱捉弄人,我们也没想到,你和林杨是同学,你爸在参加你小学毕业典礼的时候,遇见了林霖,后又知道了林杨的存在。

你爸觉得很对不起林霖,把林霖带回家,是我和你爸商量之后做的共同决定,只是没有告诉你,本来你爸是要把林杨也带回家来,弥补这些年对林杨缺失的父爱。

你林霖阿姨一直都是和林杨说他爸在他没出生就死了的,所以也没有告诉你爸就是林杨的亲生父亲,只是以继父的角色,想要弥补对林杨的亏欠。

但林杨在看见了你的照片之后,死活不愿意和你爸一起生活,独自一人去了鸥立读初中,三年都没有回家。"

听妈渐渐把所有事情的原委都说清楚之后,我才明白了一切,明白为什么林杨明明说好要和我一直做前后桌,却选择去了鸥立,明白为什么我考上了一中,林杨在看见我之后对我如此冷漠,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这层关系。

我开始慢慢理解林霖,理解林杨,理解爸,理解妈,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都有自己的无奈,只有我自私的宣泄着自己的不满,伤害了林霖,伤害了爸……

"妈,对不起……"我低着头,鼻子酸酸的,对于自己的任性行为,深深的自责,我知道是自己错了。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而是你林霖阿姨。"妈拍着我的肩膀,我知道妈是什么意思。

我咬着嘴唇起身向林霖房间走去,我知道我应该和林霖说对不起,可心里还是会犹豫,会害怕,我知道她肯定会原谅我,但这种认错的心情是忐忑的。

"咚咚……"我叩了两声房门。

"进。"里面传来林霖的声音,就这一个字符我却能听出来,她心情的沉重。

我涩涩的开门,扭捏的往里走,我第一次进林霖的房间,一股薄荷清香扑脾而来,原来她和林杨一样喜欢薄荷的味道。

"溪儿?"她显然被我的出现惊讶到了,看着她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反而更觉得别扭了,扭捏着,喉咙像卡了块东西,发不出一个音节。

"过来坐,腿还疼吗?"她拍着床沿让我过去坐,我刚才才弄伤她,她现在却一点生气的情绪都没有,还关心我的腿疼不疼,我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

"阿姨,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和爸的故事,还一直骂你是破坏爸妈感情的第三者。"我低着头不敢看她,抽泣着。

"傻孩子,哭什么啊,阿姨没怪你。"

她上前给我擦着眼泪,那么温柔的语气,那么温柔的动作,比我妈少不了半分,相比更觉得自己过往的种种,太过分。

她把我拉到她的床上,我们聊了很久,她和我说起了林杨,她说她房间里的薄荷都是林杨亲手栽的。

我问林霖,为什么林杨那么喜欢薄荷?

她说林杨和她说,有一个女孩子送他的第一份礼物就是薄荷盆栽,不知道为什么,听林霖这样说的时候我心里暖暖的,却又痒痒的。

她还和我说起了林杨的名字,她说当时给林杨起名为单字杨的时候,是希望林杨可以像白杨树那样,在艰苦的环境下,依旧可以茁壮成长,可以不依靠任何人,也能活出一番自己的绿因高枝。

她说他不能给林杨一个完整的家庭,不能给林杨一个父亲,所以只能寄托他能像白杨那样,一个人也可以活的很好。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于眼前的林霖充满敬仰,对于母爱的伟大,对于爱情的忠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我是学生党,我想我的小读者们很多也是学生吧,追书点击怎么都不上涨啊,是我写的不好吗,好羡慕那些追书点击好多的作者们,我虽然是新手,知道自己的文还很青涩,谢谢我的小读者们,包容我,对我的不离不弃,愿意看我的文的都是真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