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病情渐渐稳定下来,医生说我们可以进去探望了,经过这翻折腾,爸的脸色更差了。

每次醒来就会痛的在床上翻身打滚,经常喝了点东西就吐了出来,高烧不退,种种症状频频出现,看着爸这么痛苦,而我却好好的站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为他做。

"妈,我要给爸移植肝脏,我不能再看着爸这么痛苦,我不能什么都不做。"

我拉着妈的手,声音哽咽着,她却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我不知道妈在犹豫什么?

对于林杨他都可以义无反顾的给爸捐赠肝脏,爸在他出生那么久,都未曾尽到一丝一毫做父亲的责任,他都能这么的义无反顾,而我这个他养育十几年的女儿为什么不行。

我带着满肚子的不解,看着妈渐渐柔软的神情。

"你爸他不会同意的。"她许久才无奈的蠕动着嘴唇,我知道妈也想救爸,比我还想。

"爸。"我爬在病床前,握着爸的手,他费力的睁开眼,感觉他的眼皮像是驮了整座山。

"爸,我给你移植肝脏,我希望爸可以陪我参加高考,参加我的大学毕业典礼,还有我以后结婚的头纱一定要爸亲手给溪儿带上,所以爸可以活下来吗?"

我期待着爸点头,爸那么爱我,小时候他冒雨只为给我买一只冰棍,绕几条大街就为了给生病的我带回我爱吃的香菇馅的包子,初中的晚自习他怕我怕黑,不论刮风下雨都在学校门口接我……

这次为了我,爸一定会想活下来。

但我没想到的是,爸的反应比妈更加激烈。

"爸不需要你的肝脏,你要是给爸移植,爸宁愿自杀。"

他干皱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眼神里透着我不容抗拒的肃气,从小到大,他的目光里总是慈爱,这样的目光,鲜少见到。

"爸,为什么林杨可以,我就不行。"我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像是我还不够资格给爸爸移植。

他眼神黯淡的别过头,不再看着我,许久才悠悠的说起。

"溪儿,爸对不起林杨,他在出生那么多年,我知道他的存在才几年,我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却移植了他肝脏,爸已经害了林杨,不能再拖累你!"

爸的眼角,一颗浑浊的泪珠滚落下来,在枕头上映开。

第一次见爸流眼泪,印象中的爸爸,总是什么事情都能解决,高大的挡了一大片天空。

他也有无奈,也有抵抗不了命运坎坷的时候。

"爸,溪儿想爸活下来!"

"移植肝脏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如果你坚持要给我移植肝脏,爸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爸眼神决绝,把我紧握着他的手掰开。

我在一旁抽泣着,心中千万的不明白。

难道爸不让我移植,我就不能给他移植了吗?

"医生,我要给爸移植,给我安排手术。"我气喘嘘嘘的抓着医生的手,每个字符都充斥着不容置疑。

"你先别激动,你是病人的直系亲属,按说配型成功率要高,但我们还是要做一下配型,如果合适才能安排手术。"

医生轻轻抽回被我紧握着的手,尴尬的远离我到安全范围,调整好面部表情,缓缓的说。

"那赶快给我安排配型,需要抽血吗?我有很多血,你们想怎么化验都可以!"我激动的撸起袖子,露出手臂,一副赶快抽我血的滑稽摸样。

"你先别激动,你成年了吗?我们可以安排配型,但手术需要亲属签字。"

他一句专业程序的说词,让我愣了几秒,我还未成年,爸和妈都不同意我给爸移植,她们不会愿意在手术上签字的。

我失魂落魄的走出科室,弄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同意我给爸移植,我是爸的女儿,为什么不可以。

我手足无措的坐在椅子上无奈掉眼泪,爸现在每天都被不同的肝癌症状折磨着,我什么都不能做,我该怎么办?

"给!"林杨在我身旁坐了下来,从口袋摸出一袋纸巾递到我面前。

"你说,爸为什么不同意我给他移植?"无助的我,看见谁都像救命稻草。

"叔叔不同意,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除了肝脏移植肯定会有其他办法的,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

他抬手帮我把脸上的泪水,轻轻擦干,语气轻缓的说,浑厚的嗓音带着和爸一样的安全感。

"还有什么可行的方案啊?"我抬头看着林杨。

"我们去问医生,除了移植肯定会有其他办法的,我一定会帮你爸救活,不会让你没有爸爸的。"

他拉着我,他说那是我爸,他只是唤他叔叔,他为了救爸移植肝脏,却只喊他叔叔,他还没原谅爸。

"医生,除了肝脏移植还有什么其他可以治疗的方法吗?"

林杨把我放在医生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来。

"肝脏移植是唯一的可以根治肝癌的方法,除了这个,当然也可以选择放疗……等一些延长病人生命的办法。"

当听到医生说其他的方法只是延长爸的生命时,脑袋轰轰的,身体不由的打了冷颤,瑟瑟的开口。

"那如果选择放疗,爸还能活多久?"我以为自己没有勇气问出这个在心里疑惑很久的问题,就像针猛扎心口。

"最多六个月。"六个月180天,爸最多只有180天的生命。

"不行,爸不能死,我要给爸移植肝脏,我要去求妈同意。"

我疯了一样跑到病房,爸难得安稳的睡着了,伢伢在病床前给爸悠悠的唱着睡眠曲。

"妈,求求你了,让我救爸。"我跪在地上,妈被我突然的举动,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溪儿,不是妈不同意你,而是你的肝脏不适合。"我摊坐在地上,不愿意相信这个从妈口中说出的消息。

  C更C新最@快)6上(酷☆"匠网f$

"怎么会,我是爸的女儿,而且我还没有做配型,你怎么知道不适合?"

妈转身走到爸床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棕色文件夹,表情凝重。

"已经做过了。"我接过妈手里的文件夹打开,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配型不符。

我捏着文件的手不由的发抖,怎么会不符,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肝脏和爸的会不符。

"这是什么时候做的配型?为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带着疑惑看着面色依旧灰白的妈妈,她眼神躲避着我。

"你爸说他刚知道自己生病的时候,就已经做过了配型,发现不符合。"

妈说着,但我依旧觉得不可信,拿什么做的,这些都没有逻辑。

"我不信,我要去找医生,让他重新给我和爸做配型。"我说着就往病房外走,妈却把我拉了回来。

"你闹够了没有,上面白纸黑字写的那么清楚,你为什么还不信。"她抬手给了我一巴掌,声音刺耳的在病房响起。

"妈妈,不要打姐姐!"伢伢吓的跑过来摇晃着妈的手,眼泪唰唰的流。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妈,她从小到大就没打过我,不管我犯了什么错,她都舍不得动我一根头发。

"溪儿,妈对不起你!"她捂嘴流着眼泪,那种不忍心又心疼的表情,让我看着似刀割般揪心。

"妈,我不移植了,既然不适合我就不移植了,肯定会有其他办法的,我们再想其他办法。"我抱着妈还有伢伢哭做成一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