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突然凭空多出来一个哥哥,脑袋轰轰的,像炸开了锅。

"等一下医生,你是说是我哥哥给我爸移植的肝脏?"我瞪大眼睛,直直的看着他,手不由的用力抓着他的胳膊,他被我突然的举动,吓的僵了几秒。

"是的。"他调整好面部表情,缓缓的说道,似乎很是不能理解我这个做女儿的行为。

"可是我没有哥哥啊?"医生被我弄的也开始蒙头蒙脑,从一大堆档案袋里翻出了一本,打开细察。

"配型数据和DNA鉴定都显示是父子关系,没错啊。"

他把文件递到我手里,看着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鉴定结果高达99.9%为直系亲属,再回过头看鉴定人的名字——林杨。

那一瞬,大脑一片空白,如此惊人的秘密让我一时无法接受,林杨是我哥哥?我竟然还有一个哥哥?我暗恋那么久的人他是我哥哥?还有比这更让人觉得荒唐的事吗?

我拿着文件走出医生办公室,像俱傀儡,感觉像是压了千斤重的石头在背上,沉重的迈不开步。

我把文件甩到林杨身上,他先是一脸的诧异,打开看后更是青红白紫的变换着脸色。

我竟然笑了,我自己也没料想到在爸爸躺在重症病房,妈妈摊坐在椅子上抽泣,暗恋许久的人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在这种时刻我竟然笑了。

"你竟然是我爸的儿子,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呵呵,还有比这更好笑的事情吗,林杨?"

他清俊的脸庞,渐渐变的扭曲,就这样直直的看着我。

"林杨,我很好奇你知道我是你妹妹时,是什么心情,你不是说你爸爸在你没出生就死了吗?你不是说你没有爸爸吗?你不是说……"

我用力捶打着他的胸膛,像疯了一样。

他不还手也不后退,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承受着我用尽全力的拳头,直到我打累了,一点一点的摊坐到地上,大哭起来。

他顺势也坐在了地上,再也不是那个轻狂张扬的少年林杨,此刻的他颓废的像一个丧尸,透着对命运无奈的气息。

等我渐渐冷静下来,从地上站了起来,擦干眼泪,我似乎弄错了事情的轻重,现在最严重最需要解决的事情,不是自己的感情,而是爸爸的命。

"妈!我问了医生,医生说现在爸爸的病情最可行的方案,就是肝脏移植。"我把档案袋,递到妈妈手里,她面色灰白,才一个夜晚就让她看起来老了好几岁。

当里面的文件,渐渐清晰的出现在妈妈的眼前时,她的表情在我的意料之中,盯着数据结果看了一遍又一遍,复又恍然大悟的摸样。

"你的同学林杨是林霖的孩子?"妈妈抬头带着不敢确信的目光。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他的妈妈竟然是那个女人。"我咬牙说出的每个字都发出吱吱的声响带着恨意。

"他给你爸爸捐了肝脏?"

"嗯,但出现了排异反应,所以妈,我决定了,我给爸移植,我是爸的女儿,如果用我的肝脏……"我握着妈的手,眼神坚定。

"不行,你不可以!"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妈变了色的脸,弄的一阵愣神,带着一脸的不解。

"妈,为什么我不行,我是爸的女儿,少一个肝脏对身体没多大伤害的,而且这个肝脏可以救爸的命。"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赶紧回家,天快亮了,伢伢一个人醒来会害怕。"妈脸色冰冷,眉头像是掩藏着什么秘密,躲避着我的眼睛。

"可是,爸他……"我试图改变妈妈坚硬的态度,她却转身走了,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妈妈,如此陌生和冰冷。

我徒步走出了医院,凌晨的街道小巷显的异常冷清,偶尔有阵阵微风吹过,吹的耳边瑟瑟发寒。

"我送你。"林杨不等我回答就径直走在我前面,路灯下他的背影有规律的摇动着。

"我坐出租车。"我转身穿过街道,在路旁挥手招出租车。

"这个时间段,很少有出租车的,等你招到出租车,我们步行都走到家了。"他拉起我的手,往我家的反向走,他沉默着,步伐不停的加快。

同样的牵着我走,同样的沉默,这次的心情却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以前义无反顾牵着我的这只手是我喜欢的人,现在这只手却是我哥哥。

家里,伢伢还在房间里熟睡,发出阵阵安稳的呼吸声,我抚摸着她肉嘟嘟的小脸,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

她还不知道她日思夜想的爸爸现在正躺在医院里。

我轻轻的关上门,林杨站在我的书桌前,看着那张全家福,眼神里透着的那抹异样的光,我看不透。

"林杨,谢谢你给我爸移植肝脏。"

我给他倒了一杯开水,递到他面前,他眼晴和我凝视几秒,接过我手中还冒着热气的玻璃杯。

"我没起多大作用,我的肝脏并不适合。"他不再看着我,双手握着杯沿,手指不停的来回抚摸。

"给爸爸移植肝脏的那个时间,是我出事在监狱里的那段时间,对吧?"

我推算着,半年前,林杨突然消失,之后又突然回来,不肯告诉我他去了哪儿,所有的不解,在这一瞬,全都明白了。

"嗯。"他依旧低着头,那以为可以上天入地的林杨,这一刻,他的力量显的异常渺小。

"所以,你从那时候就知道我是你妹妹了?"

  看|。正☆版9|章YH节S(上●?酷匠|网)

"嗯。"听他如此肯定的回答,我却再也不知道怎么张口,喉咙瑟瑟的像卡了玻璃。

所以那之后你对我的好,全是因为我是你妹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