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到医院时,爸爸躺在一大堆仪器旁,他不再是我记忆中强壮的父亲,眼前的他骨瘦嶙轩,颧骨突出,双目凹陷,像一具干瘪的僵尸。

“爸!”我哭着扑了过去,爬在病床上紧紧的抱着他,他的骨头竟然咯的我胸腔一阵锥心刺骨的疼。

“溪儿,不哭。”他费力的抬起手想要像以前那样抚摸着我的头发,安慰哭泣的我,却还没摸到我的头发,手就重重的倒回原地,他竟然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爸,对不起,我都不知道你生病了。”我紧紧的抓起他的手放在脸颊上,抽泣着,眼泪像断了弦的珠子,不停的掉落。

“溪儿乖,不哭。”他苍白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发出微弱的声音,那声音一把刺刀就像直直的扎进心里,锥心刺骨的痛,像毒液蔓延全身,站在我身后的妈妈早已泣不成声。

看着坐在角落里的林杨和她妈妈,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我和他又多了一层奇怪的关系。

爸爸的情绪有点激动,抽搐着原本苍白的脸突然变的通红,双手不断的扒拉着,氧气罩被他扯落。

"爸,你怎么了,爸!"我紧紧的握着爸爸的手,想安抚他抽搐的身体。

林杨飞一样的跑出病房,带着医生和护士进来,医生镇定自若的从荷包里拿出手电筒,对着爸爸的眼睛照射,转而神情严肃的对着身后的护士说。

"把病人送进手术室,准备手术。"看着他们慌乱的把爸爸推出病房,一阵急促的轮滑声在地上响起,我跟在他们身后往手术室跑。

"病人需要做手术,家属请在外面等候。"我被护士的这句话硬生生的堵在门外,束手无策,看着手术中几个红色大字醒目的亮起。

妈妈摊坐在地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林杨的妈妈也同样那副摸样,倒是林杨面无表情的看不出心里在想些什么。

"爸爸生病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抢走爸爸,为什么不照顾好他?"

手足无措的我跑到那个女人面前,抓着她的衣领像疯了一样质问她,她只是不停的说着对不起,抽泣着。

"我要杀了你!!"我把爸爸生病的原因全强加在她身上,以及以往的种种,仇恨吞噬着我的理智,我掐着她的脖子,用尽全身力气,只想杀了她。

她原本哭的惨白的脸,因为呼吸困难而憋的通红近而发紫,眼神也直直的睁着,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思,反而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样子。

"你闹够了没有?"林杨一把把我拉开,她身体摇晃,带着粗重的呼吸倒在林杨怀里。

"妈,你没事吧?妈?"林杨摇晃着她的肩膀,额头青筋微起。

许久她才微微睁眼,脸色也渐渐变的正常,林杨把她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他抬头看着我,眼神里有着和我一样的仇恨,那眼神我见过,曾经他也这样看那个欺负我的野子。

理智才渐渐苏醒,我开始害怕甚至恐惧,我刚才差点把他妈妈掐死,被仇恨吞噬的自己让我觉得后怕。

扶起摊坐在地上的妈妈,在林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眼睛盯着手术室的大门,一想着爸爸在里面有着生命危险,我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力不从心,除了干坐着,我别无他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心情如热锅上的蚂蚁,医生护士进进出出,却没有一个人肯告诉我爸爸情况如何。

渐渐的我也不再问,只是感觉门外的每分每秒都度日如年。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原本来来往往到处是哭声的医院,现在寂静的可怕。

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医生说手术很成功,爸爸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我悬在半空中的石头,重重的落下了,看着爸爸被推往重症病房,安睡平静,看不出来就在刚刚还与病魔做过一场殊死搏斗。

经过这一番情绪的大起大伏,我坐在重症病房外,心里胡乱的想着,那些和爸爸在一起的美好回忆,一点一点的在脑海里浮现。

温热的液体,溢出眼眶,我想这一天应该是我人生中情绪起伏最大的一天。

地面上出现一双白色球鞋映入眼帘,我抬起头看着这双鞋的主人,他伸手递了一张纸巾给我。

我抬手把脸上的泪抹干,倔强的没有接,他悬在半空中的手,机械的抽回去,放进了口袋。

"对不起。"他在我旁边坐下,那声对不起涵盖的信息量太多,多到我不知道他的对不起指哪一件事,或者所有。

  e4酷匠kz网6永久H免、1费》看小Ck说8

"我那么信任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看着他,他深不见底的眼眸放射着愧疚,像城市的雾霾。

"我怕我告诉你,你就像今天这样。"他许久才轻启着唇,带着无奈和受伤。

"林杨,这层关系注定我们只能这样。"我起身走到妈妈身旁,抱着依旧抽泣着脸色灰白的她,现在的我有多痛苦,她比我只多不少。

"医生,我爸他的病有什么可行的治疗方案吗?你看我能不能起什么作用?"

医生双手合十放在桌前,带着严肃的神情,缓缓开口。

"肝癌常见的治疗方法有:介入治疗、肝移植、肝切除、联合分子靶向治疗、射频消融、转基因病毒等。结合你爸爸现在的病情,我介意再做一次肝脏移植。"

他有条不紊的说出这一大段话,而我却抓住了那句再做一次,爸爸做过肝脏移植?谁给爸爸移植的肝脏?

"肝脏移植手术是治疗肝癌中晚期唯一的根治性外科手段,通过手术植入一个健康的肝脏到病人体内,使中晚期病人肝功能恢复正常水平。"

我被这段专业术语弄的晕头转向,他似乎看出了我的不解。

"简言之,就是切除病人病肝后,依照人体正常的解剖结构将供体肝脏植入受体(病人)原来肝脏所处的部位。病人的儿子移植过一次,中间有一段时间以为手术很成功,但半年之后出现了排异反应,显然你哥哥的肝脏不合适,你是患者的女儿,你可以去做一个配型,几率比较大,如果合适的话,就可以安排手术了,患者的病情,越快进行手术几率越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