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愿意再这样看着他们,一个人独自走开,垂头丧气的拿着树枝四处搜索着,出于好胜心的趋势,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猪笼草。

  无意间看见远处的大树旁,长着类似于猪笼草的植物,我怕又把豌豆荚看成了猪笼草就拿出清单仔细核对了下,发现就是真真切切的猪笼草,顾不得什么,抬腿就往猪笼草跑去。

  没跑几步就发现脚下软软的,再抬脚发现身体在不断的往下陷,我才知道我是误入了沼泽地了,我吓的不敢再乱动,整个人都慌了,我不会是要死在这荒郊野外了吧,还一身污泥,说不定根本没人发现我再这里,我越想越怕。

  怕的我浑身发抖,止不住的抖,身体还不停的往下陷,我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谁想到这破地方,根本就没有信号。

  “林杨~小熙~沁儿~我掉沼泽地了,快来救我……”我越喊越慌,一眼望去四周连个活的东西都没有,哪来的人,沙哑的声音在这片森林里回荡再回荡,荡的我心里更加的发慌。

  身体还在不停的下陷,我连呼吸的速度都尽量慢下来,对于死亡的恐惧,袭入肺腔,就像是被人捂住了嘴鼻,窒息慢慢向我袭来,看着污泥渐渐覆盖到我的胸口,我便放弃了呼救。

  “溪儿……”在我几近绝望的时候,总会有林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瞬间燃起希望。

  “林杨,我再这,快来救我。”我哽咽着向他挥手,突然下陷的速度加快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死亡的恐惧让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林杨听到我的哭声慌了,撒腿就要跑过来救我,却被关尔拉住了。

  “那是沼泽地啊,你去也会陷下去的,会没命的!”林杨抽出被关尔拉着的胳膊,清俊的面孔变的惨白。

  “就算死我也要把她救上来。”他像疯了一样的向沼泽地跑来。

  “林杨,不行,你不能过来,这样你也会陷下去……”他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向我跑来,抓着我的手。

  “溪儿,别怕,抓着我,我不会让你死的。”

  他眼神坚定紧紧的把我拉到他的身旁,我看着他,他应该也很害怕,额头不断有豆大的汗珠流下来,我抬起已经满是污泥的手,想替他擦掉那颗在眼睫毛上岌岌可危的汗珠,却又放下了手。

  我怕他担心也怕他慌,忍着内心的恐惧直掉眼泪却丝毫不敢出声。

  他紧紧的抱着我,在生命的垂死关头,也没有放开我的手。

  我们的身体在不断的往下陷,关尔不停的喊着救命,吓的嚎啕大哭。

  原以为我会和林杨就这样慢慢陷下去,然后窒息死亡。

  林杨却奇迹般的掏出一根长绳系在我满是污泥的腰上,另一头向远处的树枝甩去,甩了几次也没有成功,我已经彻底放弃了,他却一次又一次的想要把绳甩到树枝上,可能我们命不该死于此处吧。

  我们顺着那根绳子,用力的往那棵树旁移动,渐渐的我没有了力气,林杨却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样把我拽到了树旁,我们逃出了那片沼泽地,他松了口气用力的抱着我。

  “我差点就要失去你了。”他声音嘶哑的可怕,像是老了几十岁,眼眶温热的液体像断了线的珠子,滴落在我的背上。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林杨这样,心中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

  林杨把我抱着,跑到了一条河边,让关尔帮我把身上的污泥洗尽。

  虽然我已经从沼泽地中脱险,可那靠近死亡的余悸在心中久久挥散不去。

  看着林杨本该清澈的眼底蒙上一层厚厚的阴霾,清俊的脸庞也拧巴的不像话。

  关尔似乎是被这样的林杨吓到了,木衲的点头,看着林杨满是污泥的身影走远。

  过了很久林杨才重新走回这里,把我背着不知道往哪里走,我任由他背着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酷、f匠1网u首Nd发W

  来到他扎起的帐篷旁,他把我放在了一块石头上,捡了树枝升起火,脱下外套给我披上,帮我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

  关尔一瘸一拐的跟在身后,眼底是我读不懂的情绪。

  不知道是不是在沼泽地里泡了太久的缘故,感觉头昏昏沉沉的,胡乱吃了几口面包就躲见帐篷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做梦,感觉有双手放在了我额头上,冰冰凉凉很舒服,之后就感觉有人进进出出。

  夜里好像下雨了,迷迷糊糊的听见雨水打落树叶的声音,身体却异常躁热,当额头和手臂被一阵湿凉的东西擦过,才感觉舒爽了很多,渐渐睡沉了。

  第二天醒来时,额头上搭着一块毛巾,还是湿的,才发现昨天晚上的感觉都不是做梦。

  走出帐篷时林杨已经把自己的帐篷收了起来,整理着东西,他看起来憔悴了不少,眼睛周围有着黑黑的一圈,好像没有睡好。

  “小熙和沁儿他们呢?”林杨抬头看着我,欲言又止,我心里就更没底了。

  “他们昨天没回来?”林杨不再看我,轻轻点头继续收拾着东西,过了半响,才微微张嘴。

  “你不要担心,我们收拾好东西就去找他们。”我怎么能不担心,如果他们遇到了和我昨天一样的事情,那后果,我想都不敢想,又或者其他,而且昨天还下了雨。

  我在原地来回的走动,心中像热锅上的蚂蚁,忐忑不安。

  “溪儿,”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猛然回头,小熙搀扶着脏兮兮的沁儿,看起来狼狈不堪。

  “沁儿,你怎么了?”我跑上前检查着她,她只是尴尬的说着没事。

   我们收拾收拾往回走,这一路林杨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黑沉着脸把我和关尔的包背在身上,走在最前面。

坐上返乘的火车,我才小心翼翼的问了秦沁,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说昨天和我走散以后,小熙就没再找林杨清单上的植物,而是一路向北寻找着我,我知道小熙和沁儿都没有什么方向感,说是一路向北,却不一定在向北,肯定是越走越远了。

她又说他们好像迷路了,想要返回我们约定好的地方,却怎么走也走不回了,从白天走到了黑夜,累倒不是很累,就是那种迷路和担心你万一出什么意外的心情,让我们俩都手足无措。

后来天黑下雨了,路滑我就摔成现在这副摸样了。我们不知道走了多久,累了就休息一会,之后再继续走,从天黑走到天亮……

看着秦沁很轻松的和我说着,脸上挂着笑容,我知道她昨天肯定又冷又害怕,强烈的自责让我心沉了又沉,我把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轻轻拍着她,让她休息,没一会她就睡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