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亮林杨就摇晃着帐篷叫我们起床,昨天走了太多的路,一起床发现腿不能动了。

  “沁儿,快来拉我一把,我起不来了。”我平躺着用力,动作丑的要死。

  “溪儿,我也起不来了。”她也一样和我乱抓一片却怎么也直不起身。

  到最后是关尔帮忙把我们俩拉起来,很奇怪,她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走了那么久的路,却还像一个没事人一样。

  “关尔,你的腿就不会酸痛吗?”秦沁坐着轻柔着小腿肌肉。

  “我每天都要拉韧带跳舞,这点运动量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她弯腰蹲着系鞋带,说的异常轻松,而我和秦沁却对她刮目相看,原本以为她就只是一个柔弱的花瓶,却没想到她有这般惊人的毅力。

  收拾好帐篷后,我们洋洋洒洒的向森林深处走去,一路上都是翠绿的参天大树,虽然是热三伏,但在森林里却异常的清凉,总有不断的微风吹过。

  “林杨,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哪里啊?”林杨拿着一个放大镜,左看看石头纹理右看看树上的蚂蚁,一副侦探摸样。

  6…看3正版章:u节‘上.●酷匠r?网`

  “额,先走走看看吧。”听他这么一句毫无信息含量的话,本就兴趣不大的我,瞬间降为负值了。

  “你说我们是来冒险的,可是你看这一路除了树就是树叶,有什么惊奇的事物出现吗?”我拿过他手中的放大镜,放在左眼上学着他的摸样。

  “要不我们来玩个刺激的?”他凑近我,眉头挑了挑,一副神秘摸样。

  “神秘刺激的?”我睁大眼睛,充满着好奇的看着他,他清了清喉咙,拍着手掌。

  “都过来,我们现在打算玩些刺激的,游戏规则就是,我们分成两个队伍,分别寻找我列出的这张单子上的植物,然后拍照记录下来,比赛看哪个队伍先完成,好不好?”

  他不知道何时列了一个清单,给我们人手发了一张,大家的兴趣瞬间提了上来。

  “好好,我赞成,这样才像是冒险嘛!我要和溪儿一组。”

  秦沁拿起单子,跑到我身旁,欢呼雀跃,一副迫不及待的摸样,我笑着摸着她的头发。

  “我也和秦沁溪儿一组吧,她们两个女孩子不安全。”小熙向我走来,我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干的漂亮的摸样。

  “那我就和关尔一组,现在是早上七点,我们天黑之前回到这里,看谁找的多,用时短。”

  他抬手看了眼手表,条理清晰的说,而我的目光全在他的手表上,不由的看了眼自己手上的手表,心情莫名的跳动。

  “好!出发吧!”秦沁抓着我的手向前冲去,小熙在后面担心的叮嘱着。

  “慢点跑,别摔跤了,这里石头多。”虽然嘴上说着要我们慢点,但身体却很诚实的和我们一起跑。

  走到一条河边时,我们停了下来,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了,大自然的力量果然鬼斧神工。

  “我们这样盲目的寻找完全没有头绪,也浪费时间,这样吧,我们分工,每个人各找五样?”

  小熙帮我把被风吹掉的帽子,捡起来重新戴好,慢条斯理的说。

  我们拿着手机和林杨列的清单开始分工寻找,没一会功夫我就找到了清单中的猪笼草,激动的手舞足蹈。

  “沁儿,小熙,你们看我找到了猪笼草,你……”我指着猪笼草回头,没有一个身影,原来我们走散了。

  笑容僵在了脸上,偌大的森林里,我就显的渺小很多。

  重新鼓起信心之后,我拿出圆珠笔,在猪笼草后打了个勾,给它拍了照,继续寻找下一个植物。

  “小杨,你看我找到了芍药。”远处关尔手里拿着一束芍药花,跑到林杨面前,大概是被脚下的树枝绊了一下,重重的摔倒。

  我急忙跑了过去,林杨已经扶起了关尔。

  “找到就找到了,你跑那么快干嘛,它又不会跑掉。”林杨帮她拍掉衣服上的树叶,检查着她膝盖上的伤。

  “我看看,还好,只是轻微的擦伤,应该上点药就好了。”我掏出背包里的急救箱,熟练的进行一系列的急救措施。

  “啊……”我给她消毒的时候,她疼的叫出了声,吓的我不敢再给她消毒。

  “你轻一点,她学芭蕾的,腿上不能有疤。”林杨眼神里有我读不懂的情绪,我心却往下沉。

  “消毒肯定都会有点疼,忍一忍就好了,不然发炎问题就严重了。”我调整好心情,重新开始消毒,她又适时的惨叫一声,弄的我好像真的很用力。

  “我来吧。”林杨接过我手中的消毒水,帮她小心的上药,她却没有再喊疼,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嘴角却微微上扬,含着笑。

  “你怎么一个人,林熙和沁儿呢?”他把急救箱的东西装好递给我。

  “走散了吧。”我撇撇嘴,接过急救箱不给他一丝好脸色。

  “那你和我们一起吧,你一个人不安全,你找到什么了?”他偷瞄我手中的的清单,我立刻护在胸前不让他看。

  “就不告诉你,休想试探敌情。”我带着警惕的目光看着他。

  “有什么好试探的,我给你看我们找到的,鼠尾草,延龄草,还有刚才关尔找到的芍药。”他得意洋洋的给我名列着他们的战果,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啊。

  “我还找到了猪笼草呢,你看!”我把刚拍到的照片递到他面前,一副得意摸样。

  “哈哈……你是猪吗?还猪笼草……哈哈……”我被他笑的莫名其妙,不敢确信的又看了眼自己拍的照片,明明就是猪笼草啊。

  “你笑什么啊,我这明明就是猪笼草啊。”他咽了口口水,调整一下面部表情,憋着笑,很认真的给我解释。

  “你拍的是豌豆荚,不是什么猪笼草,你是不是傻,豌豆荚和猪笼草都分不清。”他抬手拍了我的头,一副看弱智儿童的表情。

  我又仔细看了一下我拍的照片,和林杨清单上的图片确实有不一样的地方。

  “谁叫豌豆荚和猪笼草长的那么像呢。”我为自己的尴尬扯些理由,林杨也不打算继续嘲笑我。

  “关尔你能走吗?”我越过林杨不再搭理他,扶着关尔。

  “我可以的,走吧。”她努力的站起来,强撑着走了几步,膝盖的伤口就渗出了血。

  “还是算了吧,我背你,别跟小爷出来冒险回去把腿给报废了。”林杨弯腰把关尔背在身上,我接过关尔的背包,背在身上尽量帮林杨减轻一点负担。

  看着林杨的额头渐渐渗出一些细汗,步伐也慢了下来,找植物的冒险也只能强行停止。

  “小杨,把我放下来吧,我能自己走。”关尔抬手,用衣袖帮林杨擦拭着额头的细汗。

  “没事,我不累。”林杨笑笑继续往前走着,我怎么感觉我特别多余呢,那么多细微的事情,都在说着关尔对于林杨的不同。

  在关尔出现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林杨这样关心别人,虽然说林杨对谁都很热情,对谁都好,可这和对关尔是不同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小可爱,你们想故事往什么方向走,可以评论告诉我,我们一起不断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