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车站时,秦沁和林熙已经在等着了,和我预想的一样,他们对于这个在计划之外的关尔也是充满好奇。

  我们坐上了去往目的地的火车,我和秦沁坐一排而关尔和林杨刚好就坐对面,小熙则一个人坐在另一边,百无聊赖的翻着书本。

  “溪儿,为什么她会一起来?”秦沁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我。

  “昨天,林杨从我家回去的时候刚好碰见了关尔,然后她就跟着一起来了。”

  我抿了抿嘴,拿起桌子上的传单看了起来,不再理会秦沁的满脸不解,随着车子的行驶我渐渐睡着了。

  车子似乎开了很长时间,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已经灰蒙蒙的要黑了。

  我们打算夜游,买了一些吃的就跟着林杨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天已经完全黑了,舟车劳顿的我,也已经筋疲力尽了。

  “林杨,我们到底要走多久啊?”我停下来,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没有再打算起身的意思。

  “再走一段路,我们到前面的河边搭帐篷休息好吧。”林杨拿着手电筒看着地图,大气不喘的说。

  “我不管,我是实在走不动了,要去你们去吧。”小熙拧开瓶盖,递给我一瓶水,我接过,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我也赞成休息一会再说。”秦沁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放下肩上的背包,靠着我休息,林杨看着我们俩也毫无办法。

  “要不,我们就休息一下吧。”一直和林杨并肩走着的关尔,气息平稳的说,看着自己的狼狈摸样,难道她都不会累吗,果然跳舞的,耐力就是好。

  “那我们就休息一会再走,好吧?”我们都齐刷刷的点头,拿出包里的零食吃了起来。

  “溪儿,你尝尝我的。”秦沁把她手中的薯片递到我面前。

  “嗯,是挺好吃的,小熙你也尝尝。”我又递给了小熙,他只是意思一下吃了一口,黑夜里他笑的依旧和煦。

  “林杨,你要不要尝尝?”我走到林杨面前把薯片递给他。

  “我不喜欢吃薯片,你自己吃吧。”

  “不吃拉倒,好心当做驴肝肺。”我愤愤的转身坐回到石头上。

  “小杨,给,我带了你最喜欢吃的寿司,我亲手做的。”关尔大方的打开饭盒里的寿司,香味我在这里都能嗅到。

  “你还会做寿司?”林杨诧异的接过关尔手中的寿司,拿起一块就大口的吃起来,脸上满足的表情,即使在黑夜里我也能看的清楚。

  “知道你喜欢吃寿司,特意和家里的保姆阿姨学的,好吃吗?”关尔期待着看着林杨,吃的太急的他,听到关尔说是特意为他学做的寿司,差点没噎着。

  “咳……好吃。”

  “你慢点吃。”关尔打开她的水壶递给林杨,帮他拍着背。

  “谢谢。”林杨接过她的水,没有丝毫犹豫,而我却把这全看在眼里,我知道林杨是有轻微洁癖的,别人喝过的水他从来不喝,别人用过的东西他也是从来不碰,但是,关尔喝过的水,他却毫不犹豫的喝了。这让我怎么能不觉得关尔对于林杨,是不同的。

  我们吃完休息好了以后,就又重新出发了。

  “溪儿,你把背包脱下来吧,我帮你背。”小熙说着就要帮我解下背上的包。

  “我背的动,你帮沁儿背吧,感觉她的包挺重的。”我继续往前走着,小熙接过秦沁的包背在身上。

  走在最前面的林杨放慢了脚步,我和他的距离慢慢缩短。

  “我帮你背吧。”他说着就解下我背上的包,背在身上,拉着我往前走。

  我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任由他拉着,很快我们就到了林杨所说的河边,水流声蟋蟀声交织着,郊外的天空也格外的宽阔,点缀着繁星格外的闪亮。

  我和秦沁还有关尔捡了一些树枝,堆了一个火堆,漆黑的郊外一下就明亮了许多,飞蛾在火焰上不停的环绕。

  不一会功夫林杨和林熙就把帐篷搭好了,我们三个女生睡一个大帐篷,他们两个男生睡一个小帐篷。

  早已疲惫不堪的我们,甚至是下一秒就钻进帐篷睡觉了。

  A(酷匠网C*永k久$免X费H看7小$说u

  大概是凌晨时间,我被轰的一阵水声惊醒,狭小的帐篷里挤了三个人,热的我满头大汗,身旁的关尔,秦沁却睡的依旧很香。

  “沁儿,你听外面怎么了。”我推了推睡在我旁边的秦沁,她嘟囔着几句翻了个身继续睡。

  好奇心重的我,还是忍不住打开手电筒,走出帐篷,外面就比帐篷里要清凉许多,微风吹过还带有一丝阴森,我吓的打了一个冷颤,抖了抖肩膀,鼓起勇气,蹑手蹑脚的在帐篷周围搜罗着。

  水面有一丝波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还冒着气泡,我慢慢靠近湖边,握着手电筒,照向那冒气泡的地方,水面咕噜一下惊起一片水花。

  我被这突然惊起的水花,吓的我跌坐在地上,捂着嘴差点叫出声,当我看清楚水中到底是什么时,狠不得扔个石头下去。

  你会想到是林杨吗?游泳还是洗澡我弄不清楚,我咽了口口水,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男生光膀子……,身材修长,比例也匀称,真的是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

  反正我也没见过其他的,也没法比较,为了避免尴尬,我赶忙拍拍屁股,起身往帐篷方向走。

  “啊~”

  好死不死,脚一滑我跌进了水里,我不会游泳啊,扑通扑通在水里乱抓一片,呛了好几口水,在我就快沉下去时,一双手抓住了我,把我从水里拎了起来。

  “溪儿,别慌,别乱抓,抱着我的胳膊。”听到林杨的声音,顿时安心了许多,按他说的,我不再乱抓一片,而是抱着他的胳膊,被他拖上岸。

  我坐在岸边,用力咳嗽,惊魂未定的我吓的哇哇大哭,他轻轻拍着我的背,要帮我把呛进肺里的水咳出来。

  “没事了,没事了。”渐渐不那么难受了,我稳好情绪,深吸口气,看着光着榜子的林杨,害羞的低下了头,却还是忍不住用余光撇了几眼。

  “你大半夜的不在帐篷里睡觉,咋想起跳河了?”他语气带着呵斥,我刚才可是才从鬼门关走一圈回来,听他这么一说,感觉委屈极了。

  “还不是因为你,大半夜不睡觉,你游什么泳啊,我不是听见有声音,所有才出来看的嘛。”我抽泣着,打开他给我拍背的手,扭头生闷气。

  “哦!原来不是寻死啊,是偷看哥哥我游泳啊!”他语气轻佻,勾起嘴角浅笑。

  “谁偷看你游泳啊,变态!”我起身踹了他一脚就往帐篷走。

  “哥哥我都被你看光了,你不负责任啊?”

  林杨追着我,大步拦住了我的去路,我被他调戏的满脸通红,虽然天黑他看不见,可我还是觉得羞愧的无地自容啊。

  “我……我为什么要负责,你又不是什么都没穿,而且我又没对你做什么?”我伸手就要推开他,手触碰到他时,我傻了,我……我摸的是他胸啊,大哥呀!

  “还说没对我做什么?”他忙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抱胸,他这动作,让我满脸黑线啊。

  “那…我不是故意要……”我尴尬的抽回手,甩了甩,感觉像是沾染了病毒,这只手放哪里都觉得不对。

  “不行,你还是得对我负责。”我是看出来了,林杨他今天晚上是赖上我了。

  “行,怎么负责?”我双手环抱在胸前,直勾勾的看着他。

  “满足小爷一个愿望。”

  “什么愿望?”依旧直勾勾的看着他。

  “愿望呢,等我想到了就告诉你,不是我说,你一个女孩子,跟谁学的这么盯着人看,我感觉都快被你看穿了。”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就要教育我。

  “切,有什么看点。”我不再理他,走回了帐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印青春说:

青涩时光的我们,对于感情总是把握不好尺度,我喜欢你,目光就会被你的一举一动牵引,你看别人一眼,我都会在心里默默的疼上几秒,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那种情绪叫做喜欢,只知道,我想每天都看见你,想和你说话,和你在一起的我,没有什么不想说话的时候,学生时代的喜欢,好像就是一张小纸条,上课的小动作,课桌下的窃窃私语,长大后的我们更怀念那份,咬着耳朵的小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