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杨运动会光荣负伤,我们应该去医院探望他,以表我们对他的敬佩之情还有我们高一一班的友谊,大家说好不好?”

“好!”

随着同学们集体赞同的热情,我很感谢这次探望,我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去医院看他,现在终于有个理由可以让我光明正大却又不突出的去看望林杨。

说实话我很害怕,我怕看见关尔,在她面前我总觉得林杨像是我捡到的物品,现在主人来了,这个物品就得物归原主了。

周末,我们高一一班一行人,带着各自准备的小礼物,洋洋洒洒的来到医院,把这个小小的病房围的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而我却被同学挡在门外,里面的情况我一点也看不见,只是听见一声又一声笑声响起,我努力挤了进去,站在墙角,默默看着关尔坐在床前,大大方方的像一个家属。

“林杨,这是我送你的小饼干,我亲手做的。”我以前的室友王茜双手拿着包裹精致的粉色礼品盒,脸颊上点缀含羞的红晕,头埋的低低的。

“谢谢,盒子真漂亮。”林杨浅笑着接过王茜手中的礼品盒,瞬间一旁的同学都像起哄似的,一片唏嘘声。

弄的原本就已经红透半片天的王茜,捂着脸娇羞的躲到人群里,林杨则是一副说不透的神情。

“林杨,这位小美女是谁啊?”随着某位同学的声音,所有人都看向了关尔,她却并不像王茜那样娇羞的含笑捂脸,而是落落大方的微笑着看着林杨,眼神里满是信任,毫无距离感。

“她叫关尔,我们学校的转学生,是我幼儿园时的朋友。”林杨倒是解说的平平淡淡,没有一丝暧昧情分。

“哦,原来是青梅竹马啊,林杨的小青梅。”随着这番起哄声,又是一阵唏嘘声响,我不知道我是带着什么心情,像一个观看话剧的局外人。

“你们不要乱说,我们只是朋友。”关尔依旧一副淡雅从容的摸样,林杨也只是笑而不语。

“溪儿,你怎么不过去?这个小礼物你不是做了很久吗?”秦沁穿过同学,来到我的身旁。

“看他们聊的很开心,我倒有一点融入不进去的感觉,我想我还是先回去吧。”我低着头,看着地上带着些不规则纹理的地板,来回的摩擦着鞋子。

“瞎说什么呢?你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林杨的短信电话也都不回,他都问过我很多次,怕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你没发现吗?林杨从我们一进来就在四处寻找你的身影吗?你站在这个不透风的角落里,能看见什么?”

我抬头看着秦沁,不敢确信的再次看着她眼睛。

“那个尹溪儿没来吗?”林杨张望着四周。

“来了,来了。”秦沁拉着我穿过同学走到病床前,我不敢看他,低着头木衲的站着也不说话,也不抬头。

“你可舍得来看小爷我了,你就说说吧,这些天干嘛去了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的?”我没想到林杨会当着同学们的面,就这样毫不顾及的问我。

“我……我手机坏了。”我急忙扯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别人都给我带礼物了,你的呢?”林杨看着两手空空的我,眼神里尽是失望。

“我……忘了。”我呵呵笑了一声,看着对面的关尔,她依旧眼角带笑,落落大方。

“她没忘哦,在我这,给你。”秦沁拆台拆的果断,也不管我此刻尴尬的神情。

林杨接过秦沁手中的盆栽,仔细的端详,刚才还阴郁的眉头,此刻舒展的云淡风轻。

“为什么是薄荷?”林杨把薄荷盆栽递到我面前,一阵薄荷清扑面而来。

“薄荷薄情啊。”我没经大脑就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气氛瞬间就压抑了几个度,林杨刚才还面带浅笑,此刻却脸色黑沉。

“溪儿肯定是开玩笑的,不要当真。”关尔轻轻拍了拍林杨的手背,这么细微的小动作,在我眼里却异常刺眼,我甚至讨厌她这副圣母的样子。

“我没有开玩笑,薄荷就是薄情,送你薄荷就是这个意思,不喜欢就扔了。”多日积聚的复杂情绪,在看到关尔的那个小动作之后再也忍受不了了。

我带着同学异样的眼神,摔门而去,所有人都不解我的行为,而我也开始不懂了。

平凡如薄荷,沁人心脾,悠扬淡雅就像林杨对于我,长久却淡雅的爱情,不失唯美的暗恋,从一开始就注定他不一样。

林杨,你我要怎么说,要怎么说出口我一直以来淡雅的暗恋。

  林杨出院时,我没有去接他,那次探病之后他也再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也未有一条短信。

他回学校那天,班级所有同学都大张旗鼓的去校门口迎接,诺大的教室就只剩我一个人,空落落的,就连翻书这么细微的动作我都会觉得十分刺耳。

“你怎么不去接林杨?”小熙在林杨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看着我,面目平静。

“不就出个院吗,那么大张旗鼓的,我本来就不是爱凑热闹的人。”我继续翻着书本,每页的内容我连半个标点符号都看不进去。

“你和林杨到底怎么了?”小熙抬手合上我的书本,眼神坚定,眉宇间透着丝丝心疼,竟会是心疼。

“我和他能怎么,大家不是都知道吗,我送礼物送的。”我别过脸看着窗外风吹过,树叶阵阵波动。

  酷u匠`s网2首u…发

“溪儿,如果只是因为那盆薄荷,我想林杨并不会在意,他应该快到班级了,不要伤了感情。”

听着小熙语重心长的一段话,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林杨不能极限运动,却为了我想要在运动会上拿第一,而我却因为什么都还没有的事情,一个人在这里独自忧怜。

“我知道了,小熙谢谢你!”我明朗的笑了,仿佛这些天的乌云瞬间就散了。

“跟我还客气,就知道你爱钻牛角尖,进了死胡同,没人拉你,你就打算在那里居家过日子了。”

小熙抬手帮我把耳边被风吹落下的几根碎发别到耳后,抿嘴就是一抹和煦的笑。

门口一阵热闹声响起,我扭过头,看着林杨,他似乎瘦了不少,还杵着拐杖,周围围着一群同学。

我们目光交接时,他刚才还扬起的笑容,瞬间就黯淡至死灰。

我不知道现在应该要用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话语,以至于我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低着头看着书本,上面写的到底是些什么,我无心知晓,只是尽量用余光撇向林杨。

他杵着拐杖艰难的走到位置上,和林熙说了几句就坐了下来,我下意识的往边上移了移。

我感觉到他在看着我,我不敢抬头,他也没有主动和我说话,只是默默的拿出书桌里我帮他整理好的试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