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推开病房时,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刺入鼻腔,病房内一片白色,林杨则安稳的躺在床上,长睫毛轻轻的睡在眼睛上,匀称的呼吸声,平稳地响起,我才确定他已经脱离危险了。

完全想不到,刚才的他还面目狰狞脸色铁青的躺在地上翻滚,我感觉心中的大石头沉沉的落下了。

当我意识到关尔做在林杨病床前,带着我不懂的神情看着林杨时,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林杨受伤时,我却不是第一个陪在他身边的人。

关尔意识到我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一旁很久了。

“你是尹溪儿?”她惊讶的抬头,声贝提高几个层次。

我轻轻的点头,勉强勾起嘴角微笑,表示友好。

“我们出去说吧,小杨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她轻轻起身,在我先一步走出病房,动作和那天舞蹈教室一样优雅,甚至不带动一丝风。

她叫他小杨,那么亲密的称呼,我和林杨认识那么久我也只是唤他全名,他们认识吗?

心中不尽的疑问迫使我跟着她的脚步走出病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也是高一一班的,我应该早想到你们认识。”她先开口和我说起林杨,漫不经心的,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丝毫波澜。

  F更H/新最;J快07上酷h匠3:网G

“他是我同桌。”我没有再看她,而是抠着手指,甚至每个字眼我都咬的异常清晰,和她说话总让我很紧张。

“我和小杨是上幼儿园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他也是我同桌,他一直都很优秀,幼儿园时就智力突出,所有的小朋友都喜欢和他玩,我因为害怕和人接触,所以总是躲的远远的,是小杨,第一个靠近我,说要和我玩。”

我不知道怎么来形容,我听她说起她和林杨的故事时的心情,看着她每说一个字脸上洋溢着的除了幸福还有优越感,她比我认识林杨在先,就这一点,就足已我羡慕一辈子了。

“后来,幼儿园毕业以后爸妈送我去了舞蹈学校,我和小杨就没了联系,那时候我还抱着小杨哭了很久,死死的抓着小杨的衣服不愿意走,我以为和小杨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了。”

看着她说起和林杨分离时,眼神渐渐黯淡,我甚至看见类似于泪花一样的东西在她眼眶里打转,为什么我开始对这个和我一样默默喜欢林杨的女孩子有那么一丝……就像喜欢上同一首歌的共鸣,她所有的感受我都能理解。

“偶尔听到同学说起一中有一个天才满分录取的人,名字叫林杨,溪儿,你知道吗?那感觉就像是昨天落下的太阳今天又重新升起了。”关尔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激动的神色飞扬,希望我理解她的感受。

“我知道,我都知道。”

她和我说了很多,一开始我带着敌意听她和林杨的故事,到后来我开始慢慢理解她,她只不过是一个和我一样默默喜欢林杨的女孩。

当我们再一次进入病房时林杨已经醒了,关尔甚至下一秒就越过我跑到林杨床前,急切的询问着,那紧张林杨的举动完全不亚于我丝毫。

“小杨你没事吧,可把我吓坏了,你小时候腿受过伤,明明就不能做极限运动,为什么还那么拼命?”

她说林杨不能做极限运动,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还央求着他参加。

“你是?”林杨不解的看着关尔,像是真的不认识她,我也被林杨的举动吓着了,难道他失忆了?像很多小说里的故事情节一样,摔一跤然后失忆了?

“我是尔尔啊!你不记得了吗?”她握着林杨的手,急切的询问,眼神里满是焦急。

“尔尔?尔尔?尔尔……”林杨反复的念着关尔的名字,像是在脑海里搜寻着什么。

“幼儿园的笨丫头尔尔?”林杨笑着不敢确信的呼喊着,看的出来他心中洋溢着许久不见的喜悦。

“你竟然不记得我了,好伤心啊。”关尔低头梗咽,眼泪瞬间滴落在白色的被子上映开一大片,那可怜摸样,我看着都心疼。

“不是时间太久了吗,而且你的样子和小时候变化太大了,我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好了,好了,不哭了。”林杨轻轻揉着关儿的头发,温声细语的哄着。

原以为那个揉头发的动作只属于我,现在想想,他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林杨。

这个病房,我从进来那刻起就像是透明的,也觉得既然他安然无恙的醒了,而且身边有关尔照顾,我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准备转身走出病房。

“溪儿,你准备去哪儿?”林杨叫住了我,弄的我全身一顿。

“看见你没事了,我就先回学校了。”我也没有再听林杨说什么,迅速的跑出病房,靠在门上贪婪的呼吸的空气。

  我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只是出现一个比我先认识林杨的人,就让我这么惊慌失措,我被自己的反应吓到,这么不冷静的我还是尹溪儿吗?

我深吸一口气,平稳心情,准备走出医院。突然病房的门打开了,弄的我措手不及,面部表情都有点不受控制。

“溪儿?你没走吗?”关尔提着水瓶站在我面前,神色有些惊讶。

“在门口休息了一会,就准备走了。”

我尴尬的捋了捋耳边的碎发,牵强的扯着笑容,她似乎信以为真了,微笑着点了点头。

“哦,那我先去给小杨打瓶开水,就不送你了!”

她提着水瓶向医院的开水房走去,看着她的背影,再透过门看着做在病床上的林杨,怎么也没想到,两个原来毫无关系的人,却有过一段我怎么跨也跨不过幼儿时光。

当我回到学校时,运动会早已结束了,操场也不复刚才的热闹,整座校园都静悄悄的,晚风轻轻吹过耳边的碎发,摩擦着脸颊,痒痒的。

“溪儿,你回来了,林杨怎么样了?”我一进门,秦沁就跑上前来,抓着我的手,眼神里满是紧张。

“没什么事,就是小腿韧带受伤了。”

我胡编一些理由搪塞着,从看见林杨到从医院出来,我和他就说了一句话,对于他的具体情况,我即使很想知道,可我不敢问,不敢在关尔面前表现的太明显。

“那就好,本来想和你一起去医院的,可是你速度实在太快了,我刚到学校门口,车就开走了。”秦沁一副心有所愧的摸样,让我不敢和她说明,今天,我知道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