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熙送完日志回到宣传栏,看着这一片狼藉。

  “怎么了?溪儿和秦沁呢?”林杨清洗黑板的动作停滞下来,回头看着林熙,脸色黑沉,眸光带着不知名的情绪。

  “林熙,我想知道,我不在的这半学期,同学们都怎么对待溪儿的?”林熙被林杨的话弄的无措。

  “你真的想知道?”

  “全部都要知道。”林杨肯定的语气,不带有一丝质疑。

  “溪儿,她刚出来那会,追着我问你去哪了,我支支吾吾没有跟她说明白,我知道你不想让她知道,也就没有和她说,她几乎是跑遍了整座城市找你,后来她一个人去了上海旅行,她说她要去散散心,不让任何人陪着。”

  林熙顿了顿又慢慢说到。

  “之后她以为开学就能见到你,早早的跑来学校,可是知道你休学了,听秦沁说她躲厕所里哭了很久,之后就像把你忘了一样,再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提过你的名字,我们也不再敢在溪儿面前说起你,学校对于她打伤野子的事,都传的沸沸扬扬,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我和秦沁每时每刻都陪着她,生怕她听见什么,可是这种事情,就像是风一样,她其实都知道,只是她从来没有表现过一丝一毫的难过,她拼命学习物理数学化学。”

  “有一次同学捉弄她,把她作业本丢进垃圾桶,故意把她的杯子撞掉,摔碎了,慌乱之中被人推倒,额头撞在桌角上,流了很多血,那件事闹的很大,同学们之后再也没有找过她的麻烦。”

  “所以,今天是又有人找麻烦了是吗?”林熙说了大段话,轻轻拧开一瓶水喝了一口。

  “我不知道,这段时间会发生那么多事,我只是不想她受伤害,只是不想她知道我的身份,可没想到我这么刻意躲避,她还是会……”

  看着林杨在听完这些话时眉头拧成麻花,眼神忧郁的吓人,甚至连额头微微鼓起的青筋,都在跳动着。

  “林杨,溪儿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我知道你对于溪儿来说是特别的,也知道你是真心对她好,所以,只要溪儿开心,我祝福你们。”

  林熙拍了拍林杨的肩膀,接过他手里的抹布,把黑板从头到尾擦了一遍。

  “林熙,谢谢你。”

  “我和溪儿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玩,我非常了解她,你不用谢我,我比你还希望她好。”林杨看着林熙,眼里说不出的感激,还好溪儿身边有个他。

  “擦干净了,黑板报明天就检查了,而我只会写字,怎么办?”林杨托着腮思考,好像想到了什么,抬手打了个响指。

  “我想我知道怎么办了!”林杨眉头轻挑,笑的张扬。

  拿起粉笔在黑板画了一个坐标轴,另一个手拿着溪儿画的屈原画像。不一会功夫坐标轴就被密密麻麻不同颜色的圆点所覆盖。

  “好了,搞定,现在你只要把秦沁的故事抄上,我去叫溪儿来看。”林杨丢掉手中的粉笔,拍了拍手,向女生寝室跑去。

  夜色已经浓重,换好衣服,不得不说这是我洗的最认真的一次澡了,洗了好几遍,皮都快被我搓下来了。

  “与你相遇好幸运,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桌子上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溪儿,你手机响了!”

  “知道了。”我跑到桌前,拿起手机,来电显示的是林杨。

  “喂,”

  “溪儿,你赶快下来,黑板报搞定了,快下来看看。”林杨激动的心情,我隔着电话都嗅到了。

  “好,我马上就去。”我挂了电话,就往楼下跑,跑到一半的时候,发现自己穿的是拖鞋,复又跑了上来,换了双鞋子。

  “溪儿,怎么了,慌慌张张的?”秦沁拿着指甲剪修剪着指甲,对我的行为表示深刻的不理解。

  “回来再剪,林杨说黑板报画好了,让我们下去看。”我把她手中的指甲剪丢在桌子上,拉着她就跑,寝室门都忘记关了。

  “画好就画好了呗,又不会消失了,慢慢走不行吗?这么跑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别废话。”楼下林杨站在那里,来来回回的走着,好像也很迫不及待的样子。

  “磨磨蹭蹭怎么那么慢,小爷的画都快凉了。”

  “不行了,你们俩先去吧,我在后面慢慢走。”秦沁大口喘着气,赖着不走了。

  “那你快点来,我们先去了。”秦沁摆着手,要我们快点走。

  当我们赶到宣传栏时,林熙已经把东西都整理好了,站在一旁。

  “怎么样,小爷我画的还不错吧?”林杨摊开手,一副准备接受我膜拜的自大样子。

  当我打开手电筒,整幅画清晰的出现在我面前,屈原画像看的出来是我的原画,当我走进一看才发现,这幅画是由无数个小圆点组成的,就像是十字绣的原理。

  “林杨,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带着崇拜的眼神,看着他,被这惊人的创意吓到了。

  “很好奇吧,其实很简单,只要在黑板上画一个坐标轴然后把画像以(x,y)的形式,描出来就ok了。”

  听着林杨骄傲自大的一番话,一点都没有觉得讨厌,只是在心里无尽的佩服佩服再佩服。

  “我还是觉得,小熙的字更漂亮,走,小熙我请你吃饭。”我拉起一旁的小熙,在前面走。

  看T正版2k章节_上CN酷匠网=

  “那我呢,我的不好看吗?”林杨在我身旁跑来跑去,像个要夸奖的小孩子。

  “还行。”

  “那请不请吃饭?”林杨拽着我的胳膊,卖萌撒娇,真是男孩子撒起娇了要糖吃,也真的有够人受的。

  “请请请。”他立刻像乐开了花一样,笑意浓浓。

  “这就看完了?”秦沁漫步的和我们撞面。

  “看完了,准备去吃饭,走吧。”

  “可是我都还没看呢!”

  “明天看也是一样的。”我拉着她就准备走,她却一副不情愿的表情。

  “别看了。”我们四人并肩走着,路灯下,我们的影子拉的老长,谈笑风生一路惬意。

  后来,我们班的黑板报被评选为第一名,原因是创意满分和秦沁的小故事。

  当我代表班级上台领奖时,看着台下的人山人海,即使在那么多人群中我也是一眼就寻到林杨的位置,他对着我笑,肆意张扬的笑。

  林杨,这一次,我终于可以站在台上,光明正大的看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