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对于林杨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都无比的好奇,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当着林杨的面说什么。

  “马上就到端午节了,学校要求每个班都要以端午节为主题,出一次黑板报,校门口的宣传栏和班级的黑板报就交由,宣传委员尹溪儿负责没有异议吧?”

  台下同学都低着头写作业,这种苦差事,不用自己负责谁会不愿意?

  “尹溪儿,你找几个人和你一起负责这块内容,我希望你们可以认真弄,学校很重视这次黑板报,会评选出前三个班级,着力表扬。”

  这完全就是亚历山大啊,画的好没有人说什么,我要是画砸了没有评选前三,那还不是千古罪人?

  “老师,我希望和尹溪儿一起负责黑板报。”林杨似乎看出了我的为难,举手要和我一起负责,这种苦差事,别人逃还来不及,他却往里跳。

  “那就林杨尹溪儿一起负责,还有谁要一起的?”班主任笑眼眯眯的看着林杨,一副你的表现让我很满意的摸样。

  “你能帮我什么?你又不会画画,尽添乱。”我拽了拽林杨的衣角,示意他不要胡闹。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而且小爷的脑袋完全可以顶你十个,捡到宝了还不知道。”我翻了他一个白眼,一副静静看你装逼的摸样。

  “老师,我也要和溪儿一组。”秦沁也站了起来,给我助阵,我回过头看着她,她笑着给了我一个ok的手势,像是在说,有我在完全没问题。

  “老师,我也是。”小熙也参与其中,我看着他,他依旧是那副温暖和煦的笑容,永远给我无尽的安全感。

  “好好好,没想到同学们集体荣誉感那么强,那这次黑板报就交给你们四个人负责,都坐下吧,现在正式上课,我们把课本打开到105页。”

  我的小心思被一阵翻书声覆盖。

  “来来来,我们来讨论一下怎么把这个黑板报,弄的既新颖又不跑题。”

  我敲着桌子,集合,林杨放下手里的游戏,秦沁合上了小说,林熙也放下了转动的笔。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

  “你们看着我能看出什么,提意见,说主意,尤其是你林杨,大话都放出来了,好脑子该上场了。”我们都齐刷刷的看着林杨,他却一脸懵逼样。

  “我只是……”

  “别说你只是说着玩的。”我打断了他的话。

  “看你激动的,小爷我开玩笑的,怎么可能虎你玩呢,只是我从来没有接触过黑板报,太矫情了……”他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废话,都没有看见我恨不懂吃了他的表情。

  a#看O正版,(章"节h《上,K酷6F匠^网eD

  “林杨,你再说这些没用的,信不信我给你丢出去?”我说罢就拾起秦沁的小说书要砸他。

  “溪儿,这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书,不能……”我的手悬在半空中,打又不好,不打又没面子。

  “打吧,打坏了我赔,别把自己憋坏了。”看着林杨把头伸到我面前,笑嘻嘻的,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的火气顿时消了大半。

  “懒得打你。”我把小说书放回了秦沁的桌子上,她像保护宝物似的抱在怀里,生怕我再想打她书的主意。

  “好了,别闹了,我们说正经的,要想把传统节日端午节弄的新颖还不能跑题,确实有点棘手。”林熙单手托腮,皱着眉头,一副认真摸样。

  “那我们来分工一下吧,林杨你鬼点子多,你负责想创意,秦沁你天天看小说,心里肯定超多玛丽苏,你负责想一下黑板报和宣传栏的主色调,林熙你字写的好看,你负责黑板报的字,我呢,就负责把你们想的画出来,这样分配怎么样?”

  看着她们对我一副佩服摸样,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遵命,宣传委员。”他们整齐的向我敬起军礼,认真摸样,还真让我心里一阵欣慰。

  傍晚,同学们都各自回了寝室,教室里就只剩下我们四人。

  我站在讲台上,她们则一副听课摸样,整齐的趴在桌子上。

  “咳咳,”我清咳了两声,调整了嗓音,别说,我还真有点上台发言的紧张感。

  “快说啊,我们都等着急了,再不说话,台下可要扔鸡蛋了。”林杨挑衅的口气,眉头轻挑,嘴角勾勒一抹坏笑,完全一副看大戏的架势。

  “林杨,你别吵,听溪儿说。”小熙一副替我主持公道的样子,和他的年龄丝毫不像的班主任摸样,弄的我只想笑,憋笑实在是太难受了。

  “安静,我开始说了,现在先听林杨说,林杨你想出什么鬼点子了?”我把接力棒传给了林杨,他丝毫没有准备。

  “为什么从我开始啊?

  “因为所以尹溪儿道理,快点说别废话。”我扬起拳头示意他赶紧说主意。

  “从我开始就从我开始,你们可要仔细听好了。”

  “嗯,我们洗耳恭听。”我,秦沁,林熙异口同声的回答,给足了林杨面子,他开始得意洋洋的说道。

  “端午节,大家都知道是用来纪念屈原的,我们不妨从这个节日的男主角身上下手,秦沁你看的小说多,就把屈原的故事整理出来,然后再用屈原的口吻叙述一下他自己的故事,尽量有趣点。”

  秦沁接到命令,立刻拿起手机百度屈原的故事,开始动笔写了起来。

  “还有吗?”我看着林杨,他一副我讲完了可以光荣退场的摸样。

  “没有了,我讲完了啊!”他耸耸肩,拉开凳子做了下来。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我应该做什么啊?”

  “活动是你在策划,画画这方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窍不通,能给你什么建议呢?”看着他无奈的表情,也我不好再追问些什么。

  才一会儿功夫,秦沁的本子上就写满了文字。

  “好了,我的故事编完了,你们看看。”她把笔丢在桌子上,一副大功告成的架势。

  “那么快?”我不敢确信的接过她的本子,内容写的条理清晰,也很有趣。

  “写的怎么样?”

  “写的超棒,沁儿我觉得你都可以去写小说了,故事叙述的那么生动传神。”我对她竖起赞赏的大拇指,她被我夸的脸一阵红。

  “哪有那么夸张啊,我只是看的小说多了,随便写写。”她娇羞的挠头,还不知道这丫头还会害羞,真是长见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